2003年,我到美國念書,開始體驗西方的各式各樣的節日。其中我最喜歡的是萬聖節。以前在台灣看了很多美國影集跟電影,很羨慕外國小孩可以在萬聖節時打扮得很可愛出門要糖吃。到美國後,才知道,原來大人也可以玩萬聖節!而且,萬聖節的服飾,不是以恐怖邪惡為主,可以很可愛,也可以很性感。

在丹佛,萬聖節常是第一場雪的來臨,所以那時已經很冷了。可是美國人似乎很不怕冷,依然穿著布料又薄又少的萬聖節服裝在大雪紛飛的街上亂走。好強壯。才初到美國的我,還很害羞放不開,在丹佛的兩次萬聖節的裝扮都非常簡單,第一年用羽毛圍巾打混過去,第二年進步了一點,買了巫婆帽外加一身黑,整體造型差強人意。

在紐約,萬聖節變成每年的重點節日。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在台灣南部長大的。南部人的早餐以現在的我來看,是很油膩的。早上我會吃米糕+味噌湯,或菜粽淋上醬油膏跟花生粉,或是最愛的屏東蒸肉圓+魚丸湯。是的,這些不易消化又油又鹹的食物,都是我們南部人的早餐。離家多年後,每次回到屏東,正在度假的我會硬撐著睡意起床,出去吃個屏東肉圓再回家睡回籠覺。因為,過了中午就吃不到肉圓了。它是早餐,過了中午就沒賣了。

到外地上學,上班後,早上我會到當時居住的附近的美而美買早餐,最常吃的是烤火腿蛋三明治+冰奶茶。台式三明治夾上小黃瓜絲實在是絕配。我也愛吃蛋餅。但是很有人情味總會記得我愛吃火腿蛋的老闆娘,每次一看到我走進店門口就會開始準備我的慣例早餐,讓我想換點別種口味時都很尷尬,不知該如何對老闆娘啟齒。

在美國時,有次跟美國同事到附近的日本餐廳吃午飯。我點了親子蓋飯。同事看著鋪在飯上的蛋說,「 這好像早餐。」似乎對美國人來說,蛋是早餐才吃的食物,比如美式蛋餅(omelette)或是水煮蛋之類的。仔細想一想,倒真的想不出任何西式料理在早餐之外有蛋的。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每週五下班後我跟同事們都會去酒吧喝一杯,抒發五天工作的壓抑情緒。通常我們是到附近的Vodka Bar或是Barolo喝。

上週我們去了一個比較fancy的酒吧「Armani Bar」。我知道Armani有不同客戶群跟價位的服飾,比如Giorgio Armani, Emporio Armani, Armani Exchange, Armani Jeans. 我也知道Armani有咖啡店,甚至有Armani Casa家具店,但我還不知道有Armani酒吧呢!   聽說香港這間是全球首家。

P1000248.JPG   <Armani Bar室內吧台區>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我開始戴起眼鏡。

我從小學一年級就開使假性近視,進入霧裡看花的模糊世界。小時候一直帶著老氣的金屬框眼鏡,大大的鏡框很笨重,壓得耳朵跟鼻子好痛,臉頰兩側也被壓出鏡框的白痕。小時候常發生跟同學玩耍時壓壞眼鏡的意外,我爸三天兩頭就要帶我去眼鏡行報到。

每次遇到學校的視力測驗,我總是先戴著眼鏡背下上面幾行的C的左右方向,因為我不想要其實什麼都看不到的事實嚇到同學們。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前在台灣時我是幾乎滴酒不沾的。我不喜歡啤酒的苦味,覺得喝酒是一件無法理解的事情。為什麼會有人喜歡苦的東西?「喝酒是大人的表現」這個聲明我只覺得很矛盾及幼稚。

在丹佛念書時,同學們在每週的設計課結束後會到學校附近的酒吧喝一杯。那時也會因為社交因素而跟著過去。鮮少喝酒的我,酒量非常淺,總是會點調酒喝,試圖以甜甜的果香壓抑這個所謂大人的味道。我只要喝一杯就會滿臉通紅,酒局結束後就像酒鬼一樣全身通紅的坐公車慢慢晃回家。

美國同學告訴我,亞洲人的基因不適合喝酒,他們容易感到不舒服。所以亞洲人比較少有酒鬼,因為在那之前就會因為身體不適而停止喝酒。而美國人(或西方人種)比較沒有這種困擾,再加上他們的喝酒社交文化,所以造成許多酗酒的習慣而成為酒鬼。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家裡有一台現在是古董的蘋果電腦。當時唯一可以玩的遊戲是小蜜蜂。只有玩小蜜蜂卻讓我假性近視,演變成後來的千度近視,實在很神奇。而非常愛打電動的我哥,最後只有五百度的近視。

我從小就滿口蛀牙,而我哥卻是美齒寶寶,一直到三十五歲才出現人生第一顆蛀牙,還擔憂的說,「可以不要拔掉嘛?」傻孩子,蛀牙不代表要拔牙好嘛?你妹嘴裡的補牙都可以鑄成一個銀戒指了。

同一個媽生,吃同樣的食物長大,體質卻差這麼多,一直讓我感到很困惑。我甚至還沒我哥挑食! 向我媽提出這疑問,只見我媽開始喃喃自語起來。經過我逼問的結果,才知道,因為我哥是長子,又是長孫,再加上有個當中醫的爺爺,她懷我哥的時候當然一直進補,所以生下頭好壯壯的他。而我呢,身為第二胎,所以我媽整個很隨便,甚至還一邊懷胎一邊嚼冰塊(不知為何她那時很渴望嚼冰塊的口感),所以生下體質很差的我。從嬰兒時期我就常生病,我有記憶以來,曾數次發高燒到四十度。我想我腦袋在那時燒壞不少,不然現在應該是台大+哈佛,而不是東海+丹佛吧!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小我就很喜歡慶生這件事情。

小學時,我總是邀請一堆朋友到家裡慶生。家中客廳擠滿一群小女生,吃著糖果嬉鬧,我爸則在旁邊幫我們攝影,實驗他買的新玩具。常收到的生日禮物是杯子。大家似乎一致覺得這是可愛又實用的小禮物。

高中時,生日會跟好朋友找家牛排館慶祝。倆人自覺優雅的切著牛排,嘴裡講的是各自班上的八卦。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21 Thu 2010 19:45
  • Frozen

這天看了一部電影Frozen,香港翻譯作「冰凍36小時」。內容敘述三個年輕人去滑雪,意外困在纜車上的故事。

frozen.jpg <image from IMDB>

雪場關閉了,所有工作人員都下班了,下次開放是五天後。仍在纜車上的三人,必須想辦法離開這裡,不然很可能會凍死。很簡單的故事,主要場景就是在這個小小的纜車空間中。電影劇情編排很不錯,有些意想不到的轉折,也很容易讓人設身處地的去聯想這場景。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到香港的第一個月的某一天,我跟Renee一起去郊遊。

Renee是以前在紐約的朋友,同樣在去年回到亞洲。我到上海工作,她則是直接到香港。之前到香港出差時,也曾找她一起出來吃飯。現在我搬到這,我們理所當然的成為一起探險的好朋友了。

這週末Renee的媽媽來探望她,所以我們就三人成行出遊去,目的地是位在大嶼島的昂坪纜車跟天壇大佛。從香港站坐地鐵東涌線,最後一站東涌,就到了。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家對於香港的印象,多是擁擠的人潮、高樓林立,鳥籠般的公寓。香港是逛街美食天堂,所有香港人都身戴名牌。這裡有從小看到大的港片,周星馳,劉德華,還有鄭浩南跟山雞古惑仔。

800px-Discovery_Bay_location_map.jpg

還記得2001年到香港三日遊,看到中學裡有人踢足球,就興奮的喊著「少林足球!!」早上一定要去吃粥,喝維他奶,跟星爺一樣。玩了三天,留下的回憶大多只跟逛街有關。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香港分成許多區域,主要為港島,大嶼山,九龍及新界。大家在電影裡看到的高樓林立的港口畫面,多半是港島。對岸則是九龍。這兩區是觀光客最常去的地方。 

週六去的是位於大嶼山的愉景灣。愉景灣(Discovery Bay)是一個類似度假區的住宅開發案,裡面有高爾夫球場,遊艇俱樂部,私人海灘....等。整個社區管制汽車進入,裡面的代步工具是高爾夫球車及接駁公車,是零廢氣污染的社區。

P1000014.JPG <Discovery Bay, View from Ferry>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多年前的某一天,在台北,我聽到了愛的魔幻。接下來數月,This Is Love專輯在mp3 player裡反覆播放,陪著我一起坐捷運,陪著我等掛號門診,陪著我等待補習班開課。

 love-psychedelico_this-is-love-psychedelico.jpg

多年後的某一天,我跟R走在尖沙嘴的街頭,等著電影開場。我看到Michael Jackson的 This is It 海報,說起曾經去看MJ在台灣第一場演唱會的故事。他說他不愛看演唱會,他唯一看過的演唱會是愛的魔幻。「你知道愛的魔幻嗎?」R問我。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 dreamed about you last night.

Everything is vivid in the dream. We are happy together, as the way we were.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多年前Edward Nortan與Richard Gere一起主演過一部電影,Primal Fear(台灣片名好像是驚悚),內容是敘述有雙重人格的Edward Norton在不知道自己的另一個人格犯罪下被關入監獄,而Richard Gere飾演的律師則用此去與法庭抗爭,使其得到無罪釋放。當時Edward Norton的招牌無辜表情真是騙倒很多人,讓所有人相信他雙重人格的存在。最後他的陰險表情卻是讓人不寒而慄。

 Primal Fear.jpg (image from IMDB)

大一的時候讀了一本關於人格分裂的書「二十四個比利」。人格分裂,多重人格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從原來的溫文儒雅,變成暴唳粗魯。我可以了解因為受到壓抑,或是恐懼,壓力,因而衍生出另一種性格來保護自己,這件事情。但在二十四個比利中的比利,他擁有的多重人格不僅有不同性格,還會有不同性別,不同國籍,不同年齡,不同語言口音?這是怎樣?令人不禁覺得是跟靈魂轉世,靈體附身相關。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是秋天吧,陰鬱的天氣讓人整個想犯憂鬱症。

photo.JPG

來到香港兩個多月,新家整理的差不多,工作很輕鬆,整個人很閒散,生活似乎開始進入一成不變的規律。上班下班,回家煮飯上網看電影。空虛又開始進來了。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3年,我開始流浪。不對,應該是更早之前。我的浪子生涯好像要追溯到更久遠之前。

身為南台灣小姑娘,註定要浪跡天涯去打拼。大學跑到台中,應該算是最早的離家記錄吧。畢業後當然爾的到台北工作,一待就是四年。不過認真說起來,這些都不算是真正的獨立其實。大學靠家裡資助,在台北工作時住在阿姨家,還是很不負責任的小孩生活方式。

台北工作兩年後,生活開始乏味,所以決定出國深造(深造聽起來好嚴肅啊)。總之,準備兩年後我到了丹佛,科羅拉多州。認真念書兩年畢業,又受不了閑靜的中西部,所以來到紐約。這一待就是四年。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