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星期天,天氣晴,我去逛監獄。

在熱鬧的中環荷里活道東段底端,有這樣的古蹟建築:臨著荷里活道的舊中區警署,及位在警署後面,臨著奧卑利街的域多利監獄 (Victoria Prison, 常讓我不小心就順口講成Victoria Secret) 。

DetourHK_01c.jpg  DH.jpg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進富聲酒樓裡,我拿裡電話正要撥號,就看到Renee向我招手示意。他們選到窗邊的好位子。

FS_01.jpg 

Renee的朋友來香港玩,今天的行程是吃飲茶,因此Renee邀請我一起參加。飲茶要人多才好點菜,我想我兩都很開心有觀光客來訪,才讓我們有機會可以出來吃飲茶。這天來的餐廳是Renne來過幾次,很推薦的「富聲魚翅海鮮酒家」。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我被西市河中的小船,及客棧主人整理貨品的喧鬧聲吵醒。盥洗完畢後,我到客棧中的飯廳用早餐。在國外住了很多年,很久沒有吃到中式傳統早餐了,看到這樣的白粥配花生、醬瓜、荷包蛋的清淡早餐,我感到很興奮。

WJ_50.jpg 

中午就要離開烏鎮了,所以吃完早餐,整理好行李後,我們把握時間外出,看看早上的西柵。西柵的建築為明清風格的江南建築,其中到底有多少成分是真正的古蹟我不是很清楚,不過看著美麗的建築與雕花,即使是假的,我也很樂在其中就是了。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烏鎮的西柵是耗資十億人民幣,歷時四年重新規劃整建的旅遊景點。與較早整治開發的東柵不同的是,西柵中的原居民皆已被遷移,使其環境更加清幽閒靜。西柵景區範圍比東柵大很多,整個西柵好像一個大尺度的電影場景一樣,走在裡面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西柵中的主要河流為西市河,往西流至京杭大運河。從地圖中也可看到,整個西柵被水系包圍,更有水鄉澤國的意味。

WJ_map02.jpg 

<http://www.wuzhen.com.cn/big5/jqjs/jqjs_yldt_2.htm>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上海工作前,我買了兩本上海旅遊書,幻想著要每週末出去探險。結果,生活被工作佔滿,我的活動範圍只侷限在從家裡走到公司的那幾個街廓。若好不容易有空閒時間,卻常因為太累而只想待在家裡靜養,看一整天的PPS作宅女。

我決定出門走走。以前在美國的時候,我總會抱著「一生一次」的觀光客心態,趁著長週末跟朋友外出旅遊觀光,因此遊歷了不少地方。我應該要繼續這種心態,才不會浪費在中國的這些時間。

時值清明節連假,我忽視同事們所說的「連假時中國遍地都是人」這件事,一意孤行的說服了台灣人同事Kevin一起出遊。Kevin的女友剛好也來探望他,所以我們就三人成行郊遊去。我一直想要探訪江南水鄉小鎮,上海附近有幾個著名的景點,比如周庄、同里、西塘....,經過Kevin的推薦,我們決定去烏鎮。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前在紐約時,星期五下班後,我們一群台灣人會一起晚餐聚會,那時最常吃的就是拉麵了。日式拉麵算是較平價的食物,十元美金可以解決。我們最常去的是位於東村的Menguyite。飯後,可以就近到珍奶店仙跡岩續攤,繼續天南地北的胡說八道。

在東村的第五街有另一家拉麵店叫作Minka,他的拉麵是濃郁的豚骨湯底。記得第一次在Minka吃麵是在夏天,像滷汁一樣濃的湯頭很好喝,但是實在與炎熱的夏天不合,吃完只覺反胃很不舒服。若是寒冬時過來,這湯一定可以馬上讓我暖上心頭。

第一大道跟第八、第九街之間也有另一家拉麵店叫作Ramen Setagaya,據說是得過日本電視冠軍的拉麵。這家店是鹽味湯底拉麵,配上半熟蛋,非常清爽好吃。這是夏天吃的拉麵。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得第一次到旺角,是R帶我去的。那天我們要去添好運吃點心,要排很久的隊才能進餐廳,所以他決定帶我在旺角街頭逛一逛。我對於旺角的第一印象,是那邊的路名。

IMG_0382.jpgMK_01.jpg  

台灣的路名大多以中國的地名為名,比如甘肅路,青島路之類的。我屏東的家就在廈門街上。而台灣每個縣市,似乎都有建國路跟中正路,大概跟當初我們偉大的領導帶領大家在這裡建國有關。教導大家做人端正的忠孝仁愛信義和平路,也是常出現的路名。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前在紐約的時候,尤其是春夏時分,我很喜歡在住家附近散步。即使只是趁著等洗衣店中的衣服清洗完畢的小空檔,我也很享受在格林威治村漫步的時光。運氣好的時候,會遇到街頭市集(Street Fair)。每次看到街頭市集開始出現,我知道,夏天來了。

我喜歡街頭市集。

我想起小時候,每到過年,家附近的公園會出現這樣的市集,我們叫它「園遊會」。裡面去除販賣小東西、生活用品,還有很多小食跟遊戲可以玩。很像日本的廟會。我們常會在園遊會裡玩擲圈圈的遊戲,換回一些莫名其妙的陶瓷擺飾品。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記得小時候表弟到我們家玩,一群孩子很開心的吃肯德基,吃飽撐著的時候,表弟卻問說,「那什麼時候要吃晚餐?」 對他來說,沒吃到米飯,就不算吃到正餐。我想,身為民以食為天的華人,米是每餐不可少的東西。

當年要出國唸書時,我上BBS研究出國應該準備什麼。很多人都說大同電鍋是必備,因為可煮飯可燉粥可煲湯,是留學生的好朋友,所以很多人都是手提著大同電鍋,飄洋過海一路寶貝的帶出國去。光是衣服鞋子就塞滿兩大皮箱的我,決定放棄帶電鍋。未來的室友有電鍋,所以我省去打理這件事的麻煩。

2005年七月我搬到紐約。我住在SOHO區一個不到五百平方英呎(約14坪)的公寓,裡面有兩個小臥室、客廳、廚房跟浴室。我是跟人分租房間的,室友是一個年約五十歲的室內設計師。她在這間公寓住了十五年,把這打理的很可愛也很有特色。我好像住在樣品屋一樣。公寓小,儲物空間也不多,所以我開始學習如何簡約生活。每次購買任何東西前,我總是要思考三分,並反覆測量家裡的空間是否可容納這個新物品才能下手。當時我買了一個象印的小電鍋來煮飯。只能煮三杯米的電鍋功能很單純,就是煮飯而已。不過怎麼樣都比用鍋子爐火煮飯容易多。這個鍋子的大小剛好可以放入廚房的櫃子中,不佔空間。Perfect!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天因為出差,我需要坐廣九城際火車,從香港到廣州市開會。早上六點多起床,七點跟公司同事Chris會合,去中環搭地鐵到尖沙嘴,再從尖沙嘴出站走到尖東站,再坐港鐵到紅勘站,就到城際火車站了。從這邊可以坐火車兩小時的車程直達廣州市。

好久沒這麼早起床,我跟Chris兩人睡眼惺忪的坐著地鐵,互相提醒對方不要睡著,並試圖在頭腦不清醒的狀態下找到換車地點。我們必須撐著等到上了城際火車再好好補眠。一坐上城際火車的頭等艙寬敞座位時,我笑了起來。這位子讓我想起歐洲之星的車廂。

我想起2008年在義大利旅行時的搭火車經驗。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3年,我到美國念書,開始體驗西方的各式各樣的節日。其中我最喜歡的是萬聖節。以前在台灣看了很多美國影集跟電影,很羨慕外國小孩可以在萬聖節時打扮得很可愛出門要糖吃。到美國後,才知道,原來大人也可以玩萬聖節!而且,萬聖節的服飾,不是以恐怖邪惡為主,可以很可愛,也可以很性感。

在丹佛,萬聖節常是第一場雪的來臨,所以那時已經很冷了。可是美國人似乎很不怕冷,依然穿著布料又薄又少的萬聖節服裝在大雪紛飛的街上亂走。好強壯。才初到美國的我,還很害羞放不開,在丹佛的兩次萬聖節的裝扮都非常簡單,第一年用羽毛圍巾打混過去,第二年進步了一點,買了巫婆帽外加一身黑,整體造型差強人意。

在紐約,萬聖節變成每年的重點節日。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在台灣南部長大的。南部人的早餐以現在的我來看,是很油膩的。早上我會吃米糕+味噌湯,或菜粽淋上醬油膏跟花生粉,或是最愛的屏東蒸肉圓+魚丸湯。是的,這些不易消化又油又鹹的食物,都是我們南部人的早餐。離家多年後,每次回到屏東,正在度假的我會硬撐著睡意起床,出去吃個屏東肉圓再回家睡回籠覺。因為,過了中午就吃不到肉圓了。它是早餐,過了中午就沒賣了。

到外地上學,上班後,早上我會到當時居住的附近的美而美買早餐,最常吃的是烤火腿蛋三明治+冰奶茶。台式三明治夾上小黃瓜絲實在是絕配。我也愛吃蛋餅。但是很有人情味總會記得我愛吃火腿蛋的老闆娘,每次一看到我走進店門口就會開始準備我的慣例早餐,讓我想換點別種口味時都很尷尬,不知該如何對老闆娘啟齒。

在美國時,有次跟美國同事到附近的日本餐廳吃午飯。我點了親子蓋飯。同事看著鋪在飯上的蛋說,「 這好像早餐。」似乎對美國人來說,蛋是早餐才吃的食物,比如美式蛋餅(omelette)或是水煮蛋之類的。仔細想一想,倒真的想不出任何西式料理在早餐之外有蛋的。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每週五下班後我跟同事們都會去酒吧喝一杯,抒發五天工作的壓抑情緒。通常我們是到附近的Vodka Bar或是Barolo喝。

上週我們去了一個比較fancy的酒吧「Armani Bar」。我知道Armani有不同客戶群跟價位的服飾,比如Giorgio Armani, Emporio Armani, Armani Exchange, Armani Jeans. 我也知道Armani有咖啡店,甚至有Armani Casa家具店,但我還不知道有Armani酒吧呢!   聽說香港這間是全球首家。

P1000248.JPG   <Armani Bar室內吧台區>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我開始戴起眼鏡。

我從小學一年級就開使假性近視,進入霧裡看花的模糊世界。小時候一直帶著老氣的金屬框眼鏡,大大的鏡框很笨重,壓得耳朵跟鼻子好痛,臉頰兩側也被壓出鏡框的白痕。小時候常發生跟同學玩耍時壓壞眼鏡的意外,我爸三天兩頭就要帶我去眼鏡行報到。

每次遇到學校的視力測驗,我總是先戴著眼鏡背下上面幾行的C的左右方向,因為我不想要其實什麼都看不到的事實嚇到同學們。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前在台灣時我是幾乎滴酒不沾的。我不喜歡啤酒的苦味,覺得喝酒是一件無法理解的事情。為什麼會有人喜歡苦的東西?「喝酒是大人的表現」這個聲明我只覺得很矛盾及幼稚。

在丹佛念書時,同學們在每週的設計課結束後會到學校附近的酒吧喝一杯。那時也會因為社交因素而跟著過去。鮮少喝酒的我,酒量非常淺,總是會點調酒喝,試圖以甜甜的果香壓抑這個所謂大人的味道。我只要喝一杯就會滿臉通紅,酒局結束後就像酒鬼一樣全身通紅的坐公車慢慢晃回家。

美國同學告訴我,亞洲人的基因不適合喝酒,他們容易感到不舒服。所以亞洲人比較少有酒鬼,因為在那之前就會因為身體不適而停止喝酒。而美國人(或西方人種)比較沒有這種困擾,再加上他們的喝酒社交文化,所以造成許多酗酒的習慣而成為酒鬼。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家裡有一台現在是古董的蘋果電腦。當時唯一可以玩的遊戲是小蜜蜂。只有玩小蜜蜂卻讓我假性近視,演變成後來的千度近視,實在很神奇。而非常愛打電動的我哥,最後只有五百度的近視。

我從小就滿口蛀牙,而我哥卻是美齒寶寶,一直到三十五歲才出現人生第一顆蛀牙,還擔憂的說,「可以不要拔掉嘛?」傻孩子,蛀牙不代表要拔牙好嘛?你妹嘴裡的補牙都可以鑄成一個銀戒指了。

同一個媽生,吃同樣的食物長大,體質卻差這麼多,一直讓我感到很困惑。我甚至還沒我哥挑食! 向我媽提出這疑問,只見我媽開始喃喃自語起來。經過我逼問的結果,才知道,因為我哥是長子,又是長孫,再加上有個當中醫的爺爺,她懷我哥的時候當然一直進補,所以生下頭好壯壯的他。而我呢,身為第二胎,所以我媽整個很隨便,甚至還一邊懷胎一邊嚼冰塊(不知為何她那時很渴望嚼冰塊的口感),所以生下體質很差的我。從嬰兒時期我就常生病,我有記憶以來,曾數次發高燒到四十度。我想我腦袋在那時燒壞不少,不然現在應該是台大+哈佛,而不是東海+丹佛吧!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