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星期五的晚上,我與友人來到位在灣仔區的「Uno Mas」。香港是個美食天堂,在這裡可以找到道地的各國料理,而位在駱克道的Uno Mas的老闆來自巴塞隆納,也把道地的巴塞隆納口味帶過來。友人曾到這間餐廳數次,非常推薦,今天就讓我們嚐嚐來自西班牙的美食吧。

一走進Uno Mas,就可以看到漂亮的酒吧區,可以先坐在這小飲幾杯。Bartender,給我們一壺Sangria吧!

UM_02.jpg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環手扶梯旁的閣麟街上有一間招牌看起來很嚇人的餐廳,且這間餐廳也總會傳出非常濃郁的味道。那是老字號的餐廳「蛇王芬」。

SW_01.jpg

從店名以及招牌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蛇王芬的特色菜是什麼,再加上從店內傳出的莫名濃厚香味也讓我怯步,一直不敢進去品嘗,深怕看到的是滿山滿谷的蛇群亂竄。今天由於同事的邀約,所以我鼓起勇氣進來瞧瞧。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結束激烈的賽車活動(請按此),我們一行人離開賽車場,搭車來到下一個目的地「黑沙海灘」。黑沙海灘由於其黑色的砂粒而得名,只不過近年來因為黑沙慢慢減少,所以澳門當局鋪上黃沙以填補流失的沙灘。這黃色沙粒比較像是貝殼沙,走起來似乎會很扎腳。

FN_07.jpg

不過我們到這裡不是要戲水,而是要來嚐嚐黑沙海灘旁的著名葡式料理餐廳「法蘭度餐廳」。法蘭度餐廳的入口非常隱密,被茂密的竹林及籐蔓所包圍,旁邊還有不少雜貨店,沒聽過法蘭度餐廳的人應該很容易就會錯過這裡吧。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六的早上十一點,我們一夥人聚集在港澳碼頭。今天要實現講了好幾個月的約定,到澳門去玩小型賽車!

澳門有三個碼頭,分別是外港客運碼頭,內港客運碼頭,以及氹仔客運碼頭(氹字念ㄉㄤˋ )。從上環的港澳碼頭到澳門也有許多方法,可以選擇搭乘噴射船,或是高級一點搭直升機也可以。我們還沒中樂透,也沒被加薪,所以當然是搭噴射船咯!

GK_01.jpg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六點,十二月初的天空跟我的腦袋一樣還沒醒過來,只是灰矇矇的呈現半夢半醒的樣子。我拖著行李箱,站在公寓的電梯大堂一邊打哈欠一邊等著小六。珊姊前天下了聖旨,叫我跟小六一起到香港支援一個國際競圖案,所以現在,星期一的早上,我正等著小六坐計程車來接我一起去機場。

珊姊前一陣子搬回香港,變成長駐香港辦公室。珊姐告訴我們,「香港辦公室需要幫忙。他們需要我。但是我還是會常回來上海辦公室看看大家,或是用電話會議的方式溝通。」珊姐搬到香港後沒多久就升官了。

這個故事要從兩個月前說起。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看著立在會議室外的龐然大物,停住腳步。我看到一棵聖誕樹。一棵醜陋無比的聖誕樹。

「小珍,這棵樹是怎麼回事?」我問道。人事部的小珍站在櫃台旁,正皺著眉頭望著這棵樹。小珍似乎沒有聽到我的問話,只是自顧自的對著站在樹旁邊的工人發脾氣,「先生,我們怎麼可能會買這棵樹的呢?這不可能是我們訂的樹!這是可以退的吧?」工人一臉無辜的站在那,一聽到小珍這樣說,緊張的搖頭。

小珍輕聲嘆了一口氣,並開始用類似自言自語的口氣說話,「這棵樹怎麼會長成這樣呢?樹幹這麼歪,葉子還掉了一堆.....哪有樹長成這樣的.....」小珍轉過頭來問我,「你說是不是?」我趕緊點頭。對啊小珍,我有生之年從沒見過這麼醜的聖誕樹。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午我跟亞娜去吃午餐。我們來到附近一間人潮較稀少的越南餐廳,方便坐下來聊天。在中環吃飯像是在打仗,我們要跟成千上百的白領上班族競爭搶食,看誰能先佔到位子填飽飢餓的肚子。

亞娜是個德國女生,來自東德的她有著一板一眼的個性,遇到不滿的事情總是很直接的批評。比如說她聽到小克吃東西的聲音很大聲,就當面跟他說,「你吃東西的時候可以嘴巴閉起來嗎?很吵欸!」小克聽了只能癟著嘴把頭轉到另一邊,默默的啃完便當。小克跟我說他以前跟大克坐在亞娜旁,兩人依據亞娜每天發脾氣的頻率推敲出她的生理期時間,而得以避開與她對談的機會以免被火藥掃到。真是委屈你了小克。其實我覺得我跟亞娜還蠻聊得來的,大概是因為她還沒用機關槍對著我過,而她的抱不平的偏執態度也跟我的個性很相似。

「上星期這裡很安靜。大家都沒有聊天,只是默默的工作。」亞娜提到上星期的公司氣氛。「去除賈姬以外。她一直很興奮的跑來跑去跟大家說她要留下來了。我們的朋友才剛被裁掉,她卻完全沒有顧及到大家的感受。」亞娜有點生氣的說。亞娜在這間辦公室快四年了,跟卡羅感情也不錯。亞娜應該很難過吧。亞娜繼續說,「然後到了星期五,晚上大家一起去吃火鍋,賈姬開始抱怨什麼她不會講中文所以被撤掉一個職務。這是怎麼回事?」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掙扎著從濕冷的房間中醒過來,離開溫暖的被窩。家裡一個人都沒有,只有兩隻貓正盯著我看。喵~喵~娜醬看著我叫了兩聲,像是在跟我道早安一樣。也很像是在抱怨我睡得太晚,害她只能孤單的跟著馬魯,另一隻貓,在客廳玩躲貓貓。貓咪玩躲貓貓。好玩嗎?

Hide&Seek.JPG  

我坐在客廳一角的玻璃桌旁發起愣。我哥跟大嫂出門約會了,留我一個人在這個陌生的公寓中。我花了好一陣子才熟悉公寓內的各個電器電源開關。我打開電視,讓聲音充滿在空盪的水泥屋中。這個剛入住沒多久的屋子的生活機能似乎還沒完全,冰箱裡也只有幾瓶奇怪的液體。我決定出門找吃的。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走進威靈頓街,踏入這個有著螢光燈招牌的店家。我來到的是「麥奀雲吞麵世家」。

MA_01.jpg

「麥奀」的「奀」字看起來很有趣。「奀」字音同「恩」字,是瘦小的意思。雖然名字是瘦小,但這家雲吞麵店的名氣可是一點都不小。麥奀是香港的著名雲吞麵店之一,不少名人或是食評都來此造訪過。甚至還有美國時代週刊介紹過呢。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星期五早上,我坐在辦公室拿著扇子猛搧,試圖揮去額頭滴著的斗大汗滴。這天上班前,我拖著行李到機場快線預辦登機,並拖運我的大行李箱,之後再辛苦的爬著上坡回到位在荷里活道的辦公室。香港中環的手扶梯從早上六點開始啟動,到十點之前是下坡方向,以便利住在半山的人下山去工作。早上十點以後,電梯變成上坡方向,一直行駛到半夜十二點結束。這個午夜十二點的界線,總讓我覺得好像是灰姑娘喔。過了十二點之後,我的南瓜電梯就會消失,而我則成為落魄的酒醉灰姑娘。至於現在,早上九點的電梯是下坡方向,所以我無法變身成為閃亮亮的公主,只能以緩慢的步伐爬到辦公室。好累。住在其他地方,需要坐地鐵來上班的人真辛苦。因為他們每天要從皇后大道的地鐵站走到荷李活道,也是要爬上坡。若是我的話,可能就會故意遲到,十點以後才到公司,這樣就可以搭到十點以後轉換方向,往上坡行進的手扶梯。

我搧著扇子,聽到遠方傳來一陣咳嗽的聲音。很急促、似乎無法輕易止住的咳法。那是伊蒂。她這星期請了好幾天病假,今天終於回來上班。我等一下應該要過去問候她。

伊蒂是香港人,擔任的是財務總管的職位。嬌小的伊蒂講得一口流利的英文,有個英國籍但是長得很像肯德基爺爺的老公,及現在正在倫敦念大學的兒子。伊蒂在多年前曾與湯大大在那個三個英文字母縮寫的國際公司工作,之後也尾隨他來到我們公司。伊蒂是個直腸子,說話有點瘋瘋的,感覺年輕時是個狂野的女孩。伊蒂也是珊姐的乾媽。「你這乾媽是不是瘋的啊?」珊姐的媽媽在見到伊蒂後,這樣對珊姐說。我想有可能。瘋了才會喜歡珊姐並且當她乾媽吧。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需要懺悔告白。」隔天早上,小克坐在他的電腦椅上,滑到我跟賈姬旁說,「昨天晚上我夢到卡羅。我夢到他被裁員後,我幫他一起把私人物品裝箱並搬到樓下。」小克眼角閃著光芒說,「所以你們看,其實我並不是真的這麼邪惡對吧。雖然我表面上好像並不在乎,但是我的淺意識很關心卡羅。是這樣的對吧?」我笑了出來。是啊小克,其實你是善良的。至於我,雖然好像很關心這些人,可是昨天晚上卻很罕見的一覺到天亮,什麼夢都沒作。是不是在我的潛意識裡,我一點都不在乎這些人呢? 還是酒精的作用,讓我的良心跟腦袋暫時關機了?

我走到茶水間倒茶。回到座位的路上,英雄突然叫住我。他指指液晶的位子,用著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問我,「他今天怎麼沒來?」

我伸出食指,在脖子上作了一個劃過的動作,並吐了吐舌頭。他差點被砍頭啦。但我不知道他今天為什麼沒來。「可能跟老大出門去談合約了吧。」我隨口講了一句就回座位。過了一陣子,夥計寫信給我,「蘇菲亞,你知道我們的專案經理液晶跑哪去了嗎?我們都很擔心他。」有啥好擔心的? 我回信告訴夥計,液晶出去開會的可能性。過幾分鐘,夥計走過來跟我說,「我剛剛去問蘿莉,她說液晶的行事曆上並沒有任何安排,應該不是去開會了。」那我就不知道了。他可能因為太傷心所以在家裡哭吧。液晶曾被裁員過兩次,這次又差點被砍頭,現在應該很害怕吧。夥計繼續說,「昨天傍晚下班時,我們下樓遇到液晶,他看起來心情很糟的樣子。我們拍拍他肩膀問他怎麼樣,他一句話都講不出來然後就走了。」夥計一臉擔憂的說。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追上伊恩問他,「什麼意思?什麼叫做你被裁員了? 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誰跟你說的???」

伊恩擺著死臉,用著好像快哭出來但是強裝堅強的聲音對我說,「我被裁員啦。剛才方大大還有人事部的克麗絲把我叫去會議室說的。」伊恩抽動鼻子,把快要流下來的鼻涕還是眼淚吸回去,繼續說,「我早就預期到這一天了。沒關係,因為我可以回去我以前的公司,他們會要我回去的。」伊恩說完電梯也到了,他就搭著電梯下樓了。

我離開電梯走廊,經過會議室。我從會議室的玻璃門縫隙看到方大大跟克麗絲坐在裡面,而卡羅正坐在他們的對面。我的內心更不安了。我衝回座位區,搖著小克的肩膀,並抑制住很想要飆高的聲音,「小克小克!伊恩被裁員了啦!!!」小克的表情從原本的輕鬆愉悅,瞬間轉成驚恐的樣子,眼球也凸了出來。我不知道小克接下來作了什麼或是說了什麼,因為我五分鐘之前就該去找我老大討論設計了。我沒時間等小克回應,只能趕緊拿著印出來圖,抓了賈姬一起去找老大。即使現在我的內心很不安。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要先聲明,這不是一個愛情故事,而是一個充滿汗水與淚水的故事。也不是一個一夜情的故事。

-------------------------------------------------------------------------------------------------------------------------------------------------------------

「我問你,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你想要是『很笨然後很快樂』,還是『很聰明但是很不快樂』?」星期三的下午,小克轉過頭問我。我聽到他剛剛跟大克在討論這個問題。我的目光從電腦螢幕移開,一臉嚴肅的看著小克,「關於這問題,我需要先釐清一下。」我停頓了幾秒,繼續說,「我很笨的時候,也很正嗎?」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明節的前夕,我決定去算個命。其實我農曆年時就想算命了,只是那時候去了黃大仙廟,而身邊跟了兩個拖油瓶鬼老觀光客(請按此),並不想要他們在我算命時在旁晾著,所以無法如願。現在趁著休假時間,就來重遊黃大仙吧!

WTS_01.jpg

要到黃大仙廟,從中環可以搭乘荃灣線到油麻地後,換搭觀塘線到黃大仙站就可以了。黃大仙廟有名到地鐵都專門為它開了一站。我看著黃大仙廟附近的站名,樂富、鑽石山、彩虹....,讓我覺得搭著這段地鐵,好像要升天了一樣。哈哈!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小姑娘。」我身後的人用上海口音說,「你幫我看一下哪個抱枕顏色比較好看?」我轉過身,只見一個穿著優雅休閒服的歐巴桑,正用著熱切的眼神看著我。我看了一下左右,人來人往的空間中只有我一個人站在這個抱枕架子前。我確認她是在跟我講話。「恩。我想這一個顏色吧,比較耐看,也不容易髒。」我無處可逃,只得回答她。雖然她家要用什麼抱枕不關我的事。

在上海,人們都叫年輕的女孩子「小姑娘」。也可以這樣稱呼商店裡的售貨小姐、餐廳的服務人員。初到上海的我,第一次聽到人家這樣叫我時完全沒有反應過來,還以為是在叫別人。即使後來知道以後,我也因為不習慣而不知道怎麼回應。許多台灣人來到中國就會受感染而開始用當地的口音講話,比如京片子腔之類的。以前在丹佛念書時,我的室友因為常跟中國人相處,所以講話也慢慢帶著兒腔。其實若是我,遇到當地人用當地口音跟我說話時,我比較想用我的南台灣小姑娘口音回話,「這位歐巴桑,有啥代誌?」大家都用鄉音講話,不覺得很親切嗎?說不定他們會被我的台腔感染而開始說起台灣話呢。

不過我應該不會這麼有禮貌的回話。因為我發現我在這裡脾氣越來越差了。尤其是像現在,走在IKEA裡面的時候。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