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The Office-你和我和他和她 (5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隔天早上,我跟小六在旅館大廳碰面,搭著半山扶梯下山,然後到蘭芳園買早餐,再到公司去。就像幾個月前一樣。我到了辦公室,發現捷特出差回來了。雷特看到我不知所措的站著,便說,「你先坐阿偉的位子吧,反正他十點半才會到。」

我知道阿偉總是十點半才到公司。他只要一進辦公室就會上MSN跟我道早安的。阿偉早上會搭貨梯上樓,從公司的後門進來,然後在茶水間倒了茶後走到位子。阿偉的電腦從不關機,所以走經過他位子的人會以為他早就到公司,只是剛好離開座位而已。下班的時候也一樣,阿偉的電腦螢幕仍然呈現正在作業的樣子,桌子也是攤著紙筆,他就這樣離開座位,好像他只是要去上廁所或是下樓抽煙。

我坐了下來,看著阿偉凌亂的桌面。阿偉的公寓總是很乾淨很整齊,地板每兩天清一次,喝完水一定把水杯收起來,筆記型電腦用完就好好的放到桌上。我無法把那個空間跟眼前的畫面連結在一起。我到阿偉家之前,他跟我說了許多次他正在整理家裡,好迎接我的到來。所以我不知道那一塵不染是否是他營造出來的氣氛,或是其實相反的,他營造的是他相反的一面,粗礦不拘凌亂不堪,所以他說到他家會看到意外的東西,指的是我沒有預期到的白淨清透,那才是他原來的樣子。但是現在的我對於很多事都不確定了。不像之前的篤定。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阿偉留了一撮小鬍子。他說,前幾天出差,因為只有帶隨身行李登機,所以不能帶刮鬍刀,結果鬍子就這樣長長了。「我以前曾試過留鬍子,結果過兩天都就受不了而剃掉。這次終於成功了。」阿偉說。留了鬍子的阿偉又有了古惑仔的氣質,那個水汪汪大眼睛的男孩模樣不見了。我伸手摸摸他的鬍子,他把臉別開了。看來剛睡醒的阿偉還有起床氣。他說他昨天晚上跟朋友去唱KTV,到早上才回來,所以只有睡幾小時而已。阿偉最近一直跟朋友出去玩通宵,其實我還挺擔心他的身體的。可是我不想要像老媽子一樣嘮叨,所以只有說,「你真的很青春欸。」

我與阿偉回到他的公寓。諾亞熱情的撲上來,就像之前一樣。「諾亞,你好像比較想我欸。」我語帶含意的說。我總覺得最近阿偉怪怪的。可能是因為這陣子他工作量較大,晚上又要跟朋友出去,所以我們沒辦法像以前一樣從早聊到晚。我看著面帶倦容的阿偉,想起以前他說過的故事。阿偉說他剛到我們公司上班的時候還是繼續在酒吧工作,所以工作時數很長,也因此一直睡眠不足。「那時候好累,又睡不夠,所以火氣很大,常跟女朋友吵架,最後就分手了。」阿偉這樣告訴我。那時我說,「那你可要好好睡覺啊,不然就慘了。」

我走到廁所去,發現這裡的變化。「欸,你洗手台下的櫥櫃門怎麼不見了? 」我探頭問阿偉。那裡本是個玻璃門,現在只剩下門框,玻璃不見了。「喔,那個….。」阿偉遲疑了一下,似乎在決定要不要告訴我。「上星期六我不是喝醉回來嗎? 結果我回到家發現諾亞又亂咬東西,我一雙皮鞋也被咬壞了。我好生氣,就把她關到廁所去,在那裡揍她。結果她咬我的手,然後我不小心打到櫥櫃,玻璃就這樣碎了。」阿偉低頭說,並反射性的摸著右手。我抬起他的手,看到手掌上的結痂痕跡。「還會痛嗎? 」我問他。他搖搖頭。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新年假期結束,我也回到上海,繼續煩悶的上班生活。這天,阿偉打電話給我時說,「辦公室的亞娜要離職了,所以我們晚上一起去喝一杯幫她送別。」

「嗯。然後咧?」我之前有聽說過這件事。亞娜與遠距戀愛多年的男友結婚了,老公在中東工作,所以她為愛走天涯,也準備搬過去。我想到我與阿偉的狀況。不知道何時我兩才能修成正果啊。

「我站在外面抽煙,珊姊走了過來。」阿偉繼續說。「我看她眼睛紅紅的,就問她怎麼了。她說她跟山姆在上海買了一間房子,結果山姆現在想把它賣掉換現金。她跟他說現在房價不好,賣了會賠錢,結果山姆還是堅持叫她處理掉,不然就先去跟她爸借錢,把他的份給他。所以她就哭了。」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晚上要skype嗎?」我問阿偉。

「欸….,」阿偉頓了一下說,「我們才剛在一起好幾天,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我不是愛講電話的人。」

「是喔。」我有點失望。我們剛分開,我以為阿偉會很捨不得我。「好吧,我應該要讓你休息一下,以免你馬上對我膩了。」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阿偉帶我到櫃檯買了到香港的大巴車票。我與阿偉搭上巴士,坐在一起。上次與阿偉見面是一個月之前,現在我們的關係不一樣了。過去的這幾星期,我們每天傳簡訊通電話,用MSN、Skype聊天,親密的喊著對方honey, baby, sweet heart。可是真正見面的時候,這一切似乎變得很不真實。我低著頭,不敢看阿偉的眼睛。

車子開動了。我把頭微微靠在阿偉的肩上,閉上眼睛。車子晃動了一下,我們兩也跟著震動。我伸出手,繞過阿偉的臂膀,輕輕的摟著他的手臂。車子又顛了一下。我的手臂與阿偉的手臂靠得更近了。車子再次晃動。阿偉摸索我的手臂,似乎害怕我會突然消失一樣的緊緊握住我的手。我依然低著頭,與阿偉十指緊扣,透過手心與指尖的溫度感受到他的存在。

巴士停下來了,車掌叫大家下車。原來我們到了深圳灣口岸。我們必須在這裡出中國邊境,然後入境香港。阿偉一手拖著我的行李,一手緊握我的手,進入準備過關的人潮中。似乎所有深圳的人都想在週末的時候到香港去,口岸大廳擠滿人,寸步難行。去除拿著行李的人,我也看到許多人拖著買菜車。「他們為什麼帶這個? 難道要去香港買菜?」我充滿困惑的問阿偉。「逛街用的。」阿偉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很多中國人到香港去購物會帶這個。有時他們買完LV之類的名牌,會在門口整理戰利品,把它們放到菜籃裡去。」果然田僑仔不一樣。我們一邊觀察菜籃團體,一邊排隊。今天的人真是太多了,我們倆光是等著出中國關口,再入香港關口就花了快兩小時的時間。好不容易,出關了。我與阿偉走出口岸大樓,搭上另一班巴士。中國與香港的車牌不一樣,駕駛方向也不一樣,若要在兩地駕駛同一台車就必須有雙車牌才行,因此巴士採用最簡單的方法營運,也就是直接換一台車、換一個駕駛。之前上巴士時歐巴桑給了每個乘客一個貼紙貼在身上,出關時會有另一個歐巴桑招呼這些乘客,指引他們上車。我與阿偉也聽從歐巴桑的指示找到我們該搭乘的車,上車坐下來,繼續手牽手的依偎著,隨著車子的搖晃陷入夢鄉。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隔天早上,我坐上計程車前往盧灣區。阿肯約我跟其他台灣友人吃早午餐,聚餐地點是盧灣區法租界內的卡撒13。卡撒是法文「城堡」的意思,這間卡撒13也很有法國鄉村的小城堡的感覺。我撫摸著餐廳外的粗糙石牆,推開看似陳舊的木門,走進中庭。阿肯和他太太已經到了,正站在餐廳門口與朋友聊天。阿肯向我招手,我走了過去。

今天聚餐的成員是阿肯的大學同學及學弟妹,有的已經在上海住很多年,有的則像凱文一樣剛搬來沒多久。凱文是阿肯的學弟,也是剛加入上海辦公室的成員。剛從研究所畢業的凱文是個認真的小孩,每次聽珊姊說教的時候總會慎重的點頭,然後開始埋頭作事。可憐的凱文,入了虎穴還不知道。

我坐在餐廳內,一直若有所思的看著室內裝潢。黯沉的木頭地板,亮晶晶的水晶吊燈,牆邊的層層酒櫃,這裡真的很有異國風味。我好想跟阿偉一起去歐洲玩喔。阿肯坐在我旁邊,看我一直恍神便問我,「不是說要去海洋公園嗎? 怎麼了?」唉。我嘆了一口氣,開始抱怨。阿肯聽我說完,點了點頭,表示他知道了,沒有評論我的觀點,也沒有跟我一起氣憤填膺的罵人,只是露出他的招牌表情,小丸子聽到爺爺做傻事時的歪眉毛額頭出現三條線的表情。珊姊是阿肯的研究所同學,他是因為她才到這工作的。阿肯也是個好人,我很少聽到他罵人,也從沒聽他說過珊姊什麼事,所以阿肯只是默默的聽著,什麼都沒說。我一邊抱怨,一邊切開水波蛋。蛋汁緩緩地流出來,好像熔掉的黃金一樣好漂亮。我拿起麵包沾上蛋汁,配上沙拉及燻鮭魚送入嘴哩,心情開始好起來。這周末看不到阿偉沒關係,我們再七天就見面了。下周的這個時候我已在香港,我可以跟阿偉一起吃早午餐。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蘇菲亞蘇菲亞!」星期五的早上,雷特在MSN上叫我。

「什麼事?」

「要不要這週末去海洋公園?」雷特說。之前的濱海道路競圖案我們得到其中一個獎項,而湯大大為了獎勵大家的功勞,給了所有隊員三千元港幣的獎金,以及香港海洋公園或是迪士尼的門票。據珊姊的說法是,經濟不景氣,今年沒有年終獎金,也可能不會加薪,所以她堅持湯大大要給大家一些獎勵。至於遊樂園門票這個點子,應該是因為珊姊把我們當小朋友,再加上她自己很想去迪士尼,所以順便把遊樂園門票放到獎品裡。我想我們都應該感激珊姊的大恩大德。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周末的晚上,我與阿偉一如往常的在MSN上閒聊,討論未來的旅行。我們計畫四月去東京,十月回台灣環島兩星期,明年到加拿大,之後去紐約、西班牙、阿拉斯加、夏威夷、西藏……,我們的旅行計畫已經排到2014年了。突然,阿偉說,「珊姐剛剛傳MSN訊息給我。」

「她要幹嘛? 」我皺著眉頭問。珊姐不是沒有阿偉的MSN嗎? 從哪拿到的?

珊姊依然沒事就提起我跟阿偉的事情,我有一次真的受不了所以開口說,「可以不要再講了嗎?」珊姊只是逕自走開,一邊用生氣的語氣喊著,「當然要講,要講一年!」珊姊很像美國校園電影裡面的mean girl,正以她的強勢背景欺壓初到校園的小女生。只不過珊姊並沒有電影中的啦啦隊隊長的金髮碧眼漂亮長相,只有跟女鬼一樣的黑長頭髮及硬要裝上假睫毛的瞇瞇小眼睛。且她生氣的時候鼻孔撐好大,很像漫畫裡的人鼻子出氣那種畫面,好醜。我不知道珊姊現在又想幹嘛,她平常在公司騷擾我還不夠,現在還要打擾我跟阿偉談情說愛,真的很煩。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滿頭疑問的看著這個沒頭沒尾的簡訊。阿偉在發什麼神經? 我回傳簡訊過去。「你在哪裡? 」我懷疑阿偉喝醉了,現在可能倒在路邊胡思亂語。

「在KTV裡啊。」

「那剛剛的簡訊是啥意思? 」在KTV裡面不好好唱歌,傳這種莫名奇妙的簡訊幹嘛?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阿偉到公司上班後,開始像以前一樣在MSN上跟我聊天。我提起看到照片時的反應。「其實我不太記得那天有拍照了。」我老實告訴他。「我想了很久,才記起來我曾喊著閃光燈好亮,照得我快瞎了。這是我唯一記得有關拍照的事。」阿偉,不是我要刻意忘記你喔,你也知道我喝很醉了。

「是喔。」

「對啊,且我後來看你的照片,發現我的膠帶跑出來了,我還Photoshop過那張照片才傳給我同學。」幸好我是學設計的,修片難不倒我。我也在小鄧的照片中看到一張我們坐在人行道上的合照,我也曝光了。我修過那張照片再回傳給小鄧,並逼她把放上Flicker的照片換成修片過的。哀,其實如果沒有那麼多走光照片,我也不用這麼辛苦啦。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回到上海。

我的上海公寓在七樓,可是我卻拖著行李從五樓出來,直到拿出鑰匙準備開門時才發現錯誤。五樓是我之前在香港時住的樓層。我告訴阿偉我鬧的笑話,阿偉的回應是,「你太想念香港了。」

我不知道是太想念香港,還是想念有著阿偉的香港? 或是單純的宿醉效應,所以我的頭腦依然模糊不清? 不過我可以確認的是,那個瘋狂的跨年夜所產生的連鎖效應,已經開啟了。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六點了一個豬排飯。豬排飯上面淋了濃稠的玉米奶油醬,散發出很重的味道。我的噁心感又湧上來。我抑制想要嘔吐的感覺,有氣無力的回答小六,「我只記得片段。」

「那你記得你做了什麼嗎? 」小六鍥而不捨的問。

「我抱了阿偉嗎? 」我不知道小六想要從我這邊得到什麼答案,而現在的我也沒有力氣多作回答。小六露出害羞的表情,欲言又止。這時候我知道了。小六看到了。她看到我跟阿偉接吻了。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睜開眼睛。

我發現我趴在馬桶上,在旅館房間的廁所裡,而背上蓋著一條棉被。為什麼我會睡在這? 我爬出廁所,也把棉被拖出來,癱倒在床上繼續昏迷。再次有意識是過了好幾小時,我被小鄧打來的電話吵醒的時候。小鄧約我去吃午餐。我模糊的答應,辛苦的從床上爬起來,搖搖晃晃的走到廁所。

我看著鏡中的自己。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搭電梯下樓。電梯在五樓打開,門口站的是小鄧。好巧啊。我們本約在大廳見面的。小鄧上下打量了我的裝扮說,「還好啊,你說這件洋裝很性感,性感在哪?」

我把套在洋裝外的皮衣打開,露出開叉開到肚臍的深V領。小鄧看了點點頭,表示讚許與同意。

其實我穿著這件衣服很沒安全感,一直怕曝光,所以即使天氣不太冷我還是穿了外套出來。小鄧聽我解釋後說,「要穿就放開來啊,不然你這樣跟小六有什麼兩樣。」小六在之前的上海年終派對穿了一件緊身平口小洋裝,但是卻在洋裝外面套了一件長毛衣把自己包裹起來,且一整天都不把毛衣脫下來,只是用著很害羞的表情告訴我她今天穿了什麼。其實我每次看到小六這個表情都覺得很蠢。且我非常不懂她的心態。如果要一直穿著長毛衣的話,那何必穿小洋裝呢? 毛衣底下穿什麼都一樣不是嗎? 反正沒人看到沒人知道。我曾向小鄧說過小六的這個舉動,所以小鄧才這樣吐槽我。唉唷。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隔天早上我與小六起床後到翠華去吃早餐。吃完早餐才十點半,距離與阿偉約定的十二點四十五分還有兩個多小時,那我們要幹嘛?「我打電話問珊姐好了。」小六拿起電話準備撥號。我的火氣立刻湧上來。我對著小六大吼,「今天是我的休假日,為什麼我要做什麼還要問珊姐? 」小六似乎嚇到了,趕緊放下電話。我真是搞不懂小六。珊姐不是她媽也不是我媽,為什麼我們的一舉一動都要向她報告? 下班後的時間是我的私人時間,我需要珊姊的准許才可以在我的私人時間做私人的事嗎?

「我…我想說可以問她需不需要幫忙。廣州案說不定還需要我們做什麼嘛。」小六害怕的看著我。

「我才不要去公司。我們昨天才做完簡報,能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我已經很久沒休息了,今天是我的休假日,我要休息! 」我持續著生氣的口氣。小六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啊,可以休息不休息,卻還想要自投羅網去當珊姐的奴隸? 到底是因為太貼心太乖巧還是太笨? 不過我發現我的口氣似乎太兇了,因為小六又出現受傷小動物的眼神。「我們去逛H&M好了,現在應該開門了。」我提議。小六聽了後很開心,開始跟我說她上次看到一件衣服很可愛所以想要買。真是個小孩子。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從十二月初的競圖開始後就沒有休息過。那個地獄般的兩星期我們每天都加班到半夜,而最後一天還通霄。報告書完成後很多人就沒事了,可以補休假一兩天,但是我卻因為要去簡報,所以持續以跑馬拉松的方式熬夜,又是連續三天每天只有睡四小時。回到上海後,我立刻加入廣州案的工作,依然沒休息。我的體力越來越差,心情也越來越差了。

這一天,小六突然神秘兮兮的跟我說,「蘇菲亞,我跟你說一件事。新年的時候,珊姐想要讓我們去海南島跨年喔。」小六壓低著聲音,一邊把手指放在嘴邊做出噓的動作。

「什麼意思? 」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坐在計程車裡,突然接到小六的電話。「蘇菲亞,我是小六啊,你在哪裡?」我剛下飛機,正在從浦東機場回家的路上,要幹嘛?「我跟你說,收到競圖的結果通知了喔。我們贏了其中ㄧ個獎項!」小六興奮的說。

「喔,很好啊。」我沒有太大的感覺,可能因為前一天晚上玩太晚了,且沒睡幾個小時又要爬起來收拾行李去趕飛機,所以我的腦袋還沒醒過來。「還有,雷特跟我說阿偉現在好愛你。」什麼意思?「雷特說你們一起去唱歌,你在那邊大叫著阿偉加油,把阿偉逗得好開心。」這樣就叫愛我? 這些人是怎麼回事?

回到上海辦公室後,我發現小六到處跟人說我們這兩星期發生的種種,還有大肆宣傳我跟阿偉的事。小六說得興高采烈的,好像這是她的故事一樣。我很無奈的看著她,不知道要怎麼阻止。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雷特怎麼了?他住院了嗎?」我問琳娜。我沒在辦公室看到雷特,也不知道爲什麼琳娜一直急著要我打給他。「他沒事,他現在在家裡睡覺。你打給他就是了。」琳娜說。我拉了ㄧ張椅子坐下來,一邊找雷特的電話號碼一邊問阿偉,「發生什麼事了嗎?」阿偉看著我,臉上露出我無法理解的表情,似笑非笑的說,「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講,你直接問他吧。」

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雷特這兩星期來與我日夜相處,愛上我了嗎?星期天晚上大家ㄧ起到芽莊吃飯,姍姊假情假意的想幫我跟阿偉配對的時候,我看到雷特的表情突然莫名的暗淡下來,還開始大口咬著越南肉捲,好像很生氣的樣子。我知道我的幽默風趣很討人喜歡,不過雷特應該不會愛上我這個姊姊吧。

電話通了。「蘇菲亞,你回香港啦。簡報怎麼樣?」雷特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正在睡覺,朦朦朧朧的。「還可以。你怎麼啦?琳娜叫我打電話給你。」我問他。「你不是叫我保管你的筆電嗎?」雷特說。對啊,我正想要問你何時拿來給我呢。雷特繼續說,「我跟你說,我把你的電腦搞丟了。」什麼?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個愛說話的人,每天腦袋裡有一堆莫名其妙的想法或是故事想要跟大家分享。我總覺得我是個口若懸河、辯才無礙的人,我可以連續說話說七八小時不停也沒問題。不過在我們抵達蛇口的第二天,我發現我的大腦語言區出現障礙。

負責上台簡報的人有姍姊、阿肯跟我。姍姊是香港人,所以她很擔心她的普通話說得不好。「上次的深圳商務中心區競圖簡報也是我作的,我緊張的前一天都說不出話來。」姍姊說。聽說那次姍姊不只說不出話來,還因為壓力太大所以在辦公室哭了。姍姊開始練習她的講稿。她果然講得很不順暢。上次的競圖怎麼會贏的啊?ㄧ定是奧利奧的設計太棒了,所以評審忽略姍姊的簡報,還是把獎項給了我們。

輪到我了。我看著投影片,試圖介紹這個濱海道路的景觀設計概念。「所以……我們在這邊的設計就是……欸……。」我以為我很了解我們的設計,也以為我可以很順暢的表達我的意思,卻發現腦袋無法運轉,喉嚨也好像有什麼東西卡住,只發出奇怪的聲音且只說得出片段的詞句。我忽然意識到,我在美國待太久了,而在這間辦公室工作也都是以英文為主要語言,所有的設計概念、專有名詞都是用英文說的,我無法立刻轉換成中文。完蛋了。我頭上冒著汗,臉也開始熱起來。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辦公室後,大家開始進入最後倒數衝刺,也開始進入混仗。我們只剩下不到十二小時的時間,但是報告書還是一片混亂,東缺一塊西缺一塊的。大家的火氣越來越大,說話聲音越來越大聲,每個人的臉都紅通通的泛著油光,看起來糟透了。

我絕望的看著我負責的章節,試圖讓這些頁面看起來像樣點。不過我跟排版軟體In Design很不熟,所以它ㄧ直不好好跟我配合,我花了好多時間卻進度很緩慢。我決定求救。我走到阿偉的身後拍拍他的肩膀,「欸,阿偉,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阿偉轉過頭來。「你現在很忙嗎?可不可以幫我改第五章的東西啊,我改不完了。」阿偉看著我什麼話都沒說。「你速度這麼快,應該ㄧ下子就可以改完了嘛。」我撒嬌起來。阿偉頓了一下,但是還是微微點了頭。太好了!我趕緊把畫了一堆紅字的草稿交給他。

阿偉很快就改完了。果然身為專業的平面設計師還是不一樣。我打開檔案,開始檢查阿偉幫我改的部分。突然,我發現阿偉無聲無息的站在我身後。「啊。我在看有沒有東西遺漏。」我趕緊解釋。我不是不信任你的能力喔阿偉,只是例行的檢查而已。阿偉什麼都沒說,只是給我一個淡淡的微笑,然後就走開了。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 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