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菲亞,妳東西都收好了嗎?凱文問我。我搖搖頭,並輕聲嘆了一口氣。我必須在這兩天把所有東西都裝箱。所 . . . 西。衣服鞋子、鍋碗瓢盆、烤箱電鍋、枕頭棉被,不管東西大小,重或不重,全部放到紙箱中。公司會幫我出搬家費,所以我決定把所有東西都搬到香港去,這樣到那邊就不用買新的了。

「那以後有機會到香港出差的話,再找你吃飯。」凱文說。我點點頭,腦袋繼續盤算家裡還剩下那些東西沒收,那些東西應該要塞在哪裡比較不會被撞壞…..。這一年來我搬了好多次家。不是從城市的這一頭搬到那一頭,而是跨越海洋的大搬家。2009年的五月,我從紐約搬到台灣。同年的八月,我從台灣搬到上海。現在,2010年的七月,我又要搬家了。

突然,小六打斷了我的思緒。

「上次我們到香港出差,阿肯跟凱文說要去看九龍潭的又一城商場當案例參考,我跟著去,結果走得好累喔。」小六一副很委屈的口氣。她看到我的茫然眼神,便說,「對了,那次你不在,因為我們找不到你。」

「什麼叫做找不到我? 我電話一直開著,根本沒人打電話給我啊。我皺著眉頭說。

「喔,因為我以為你會打電話給我們。」

我為什麼要打電話給你們?

「大家都在香港嘛,想說你會找我們一起吃飯之類的。」

「我們也每天在上海啊,我有必要每天打電話給你們約吃飯嗎? 我的音量大了起來。「我沒打電話給你們,叫做你們找不到我? 這是什麼邏輯?」我不懂小六為什麼很愛提這件事,好像很想要別人問她為什麼蘇菲亞那時沒跟他們在一起似的。

蘇菲亞別這樣,都最後一天了。」玲玲緊張地說。她跟韓嫣都露出緊張的表情,不了解我為什麼會這麼生氣。坐在對面的凱文也繃著臉,一直盯著我,似乎在思考要怎麼處理這狀況。我鼻子呼著氣,不再說話。今天是最後一天在上海辦公室上班,大家明天要幫我開歡送派對,理應是個充滿歡樂的時刻才對。

「對啊,別生氣別生氣。」韓嫣說。

「哇,這樣就生氣啦。」小六低聲的說。

小六又來了,撞了人還喊痛,簡單一句話把我塑造成愛生氣的壞脾氣女子。啊!!!!! 我好想一巴掌打到她的大臉上,好好印證我的壞脾氣!!!!!!

 

隔天早上,我跟韓嫣到法租界吃早午餐。用餐的地點是位於桃江路上的法式可麗餅店,是我最喜歡的餐廳之一。這裡的可麗餅不是我們在台灣夜市吃到的那種台式可麗餅,而是非常有法國味道的鬆軟香甜可麗餅。坐在這裡,吃著可麗餅,喝著英式早餐茶,看著窗外的幽靜街道,透過枝葉縫隙灑下的陽光,追著微風的捲髮小女孩,我總會忘記正身處於上海,而短暫的快樂起來。

我突然想起阿偉。幾個月前我獨自到這區逛街,在附近的家飾用品店買了兩雙室內拖鞋。一雙給我,一雙給阿偉。「這樣你來我家的時候,就不會被冷冰冰的磁磚地板凍著了。」我跟阿偉說。之後我到這間餐廳吃了下午茶。我也告訴阿偉這件事。我們約定了,他到上海的時候,我們會一起過來。

TongPingRoad.jpg  

「你昨天還好吧,很不開心的樣子。」 韓嫣打斷我的思緒。 她切開可麗餅中間的蛋黃,金黃色的蛋液流出來,與起士、蘑菇、生菜融在一起,非常好吃的感覺。「晚上小六還MSN問我你還有沒有在生氣呢。

我的視線從可麗餅上移開,看著韓嫣,昨天晚上的氣憤心情又湧上了。小六真的很討厭,先踢我一腳再問我痛不痛,真是夠了。我對小六的不滿積到頂點,必須釋放出來才行。告訴韓嫣好了。不過要告訴韓嫣原因,必須把所有故事都告訴她才行。跟韓嫣相處了幾個月,一起工作一起玩耍一起罵公司,我還蠻喜歡她。告訴她應該沒關係吧。

我要跟你講一個八卦。」我吸了一口氣,起了頭。

「是八卦還是事實? 她說。眨著大眼睛地。

「欸…….,你可能會從其他人口中聽到這件事,那是八卦。但是從我這裡聽到的,是事實。」我說。小六總愛轉述某某人做過的事,某某人說過的話,她沒有自己的想法,是個空白的人。我不像小六,我現在要講的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那是我的故事,只能由我來訴說。

我曾經跟辦公室的某個男孩交往…..。我看著韓嫣,緩緩說著我與阿偉的故事。我們怎麼開始,怎麼結束,還有珊姐在故事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小六的配角責任。當然我沒有省略那些令人反胃的細節,珊姐的詭計,以及小六逐漸顯露的本性。這些故事一直在我的腦海裡循環播放,所以我可以清清楚楚的說出來,倒轉,再放一次。

「我終於知道小六為什麼會那樣講話了。」韓嫣說。「上星期我跟小六還有阿肯去看基地,結果小六突然說,『蘇菲亞搬到香港去,希望她可以跟阿偉在一起。』那時候我搞不清楚狀況,想說她幹嘛沒頭沒腦的這樣說。」

她真的很故意。我才不信她是真的在祝福我,其實是想要你問她為什麼講這句話吧。」我癟著嘴說。我很後悔昨天沒賞她一巴掌。

不過阿肯立刻嚴肅地叫她不要再說了,她只好閉嘴。」韓嫣說。阿肯幹得好。

「話說回來。阿偉打破原則跟你在一起誒。」韓嫣說。

是啦。」我說。但是他很快就後悔這個決定,跟我分手了。好像什麼人開始切洋蔥似的,我的眼框突然溼了。我趕緊抓起桌上的紙巾擤鼻涕,順便偷擦眼睛。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應該去KTV了。 我看看手錶,發現我們兩講故事講過頭,都快遲到了。

上海沒什麼娛樂,我們平常不是去按摩就是去唱歌,所以我也很沒創意的挑了錢櫃KTV當我的送別派對場所。不過我有規定服裝,要大家以夏日花卉為主題穿著,讓這個KTV聚會與眾不同。這樣我也可以穿著可愛的平口小洋裝,以慾望城市中的凱莉模樣出現。我離開了紐約,但是現在又要往下一個慾望城市前進了。

我們到了錢櫃,大家湧上來跟我打招呼,誇讚我的穿著。去除小六以外。「哇,今天是要這樣穿啊。」她酸酸地說。小六完全忽視我提出的服裝要求,穿了T恤短褲及厚底海灘鞋出現。她現在後悔了。「我今天本來也想穿小洋裝的,那是一件白色的洋裝,領口有蕾絲…..。」小六拉著韓嫣抱怨,說著她幻想的穿著。我忽視她,走到桌子的另一頭跟玲玲聊天。小六你今天又不是主角,誰管你要穿什麼。不過小六非常想成為注目焦點,既然無法從外表上得到讚美,她只好拿出手機,上網找到某個網頁,拿給每個人看。「你看,我之前做的大連案上新聞了誒。」我看著網路新聞,上面寫著這個案子在地方上得到的注意等正面消息。

喔。很好啊。」我隨口答了一句。為什麼我要在我的歡送派對中看這種東西? 我在心裡嘟囔著。我抬起頭,看到韓嫣也給我一個無奈的眼神。

唉。還是來唱歌吧。

電視螢幕跳出了小亮點的歌,他猛力從座位起身,開始在電視前扭動身體,以少男團體的眼神熱情的唱歌跳舞。音樂錄影帶放送著絢麗的光芒,我們像是迷失在森林裡的精靈一樣,忘記一切,只是開心的鼓掌呼喊,一起加入他的行列。唱吧,跳吧,忘記煩人的小六。唱吧,跳吧,忘記上海,忘記不愉快的記憶。唱吧,跳吧,我的洋裝圓裙開心的旋轉著。我的新生命即將開始。

再見。



創作者介紹
soa

Sophia & The City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