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各大媒體中出現的漸凍人冰桶挑戰,讓我想起了幾年前,當我還在那個三個英文字縮寫的國際公司工作時所發生的事。(忘記這個好像上輩子發生的故事的人,請溫習辦公室系列之「The Office-你和我和他和她」)

那是剛剛改朝換代的時候。湯大大家族跑路了,珊姐也逃了,然後方大大接手了香港辦公室,還順帶裁掉好多人,清理門戶。那個時候,傳聞滿天飛,誰想走,誰有被裁掉的危機......,大家一邊慶幸湯大大惡魔家族的離去,卻又得張大眼睛,注意任何風吹草動。

我聽說捷特也想走。

捷特是香港辦公室的專案經理。嚴格來說,捷特不是湯大大家族裡的人,不過他與他們合作了好多年,可以算是個養子的身份吧。捷特是香港辦公室唯一的專案經理,所以地位應該不會有問題,但是大概是覺得這公司太亂了,還是換一片天空比較好,所以就開始跟外頭的公司接洽,而這風聲也莫名其妙地傳到我耳裡。忘記是誰跟我說的了。總之,我聽到捷特提說想要辦個夏日出遊活動,讓大家放鬆一下時,我馬上覺得,捷特要走了,所以想跟大家玩最後一趟,以這種方式跟大家說告別。是這樣吧。我腦袋中的小小劇場開始編起內心戲,感嘆捷特的用心,落下一滴淚。

「我來問方大大,申請個一千美金的經費。你們討論看看要做什麼。」捷特跟我說,我則把話傳給大家。

為了這個夏日出遊活動,我們慎重的到會議室開會,所有人提議跟投票,決定要怎麼花公司的錢。噢不是啦,這是Team Building,是個可以增進團隊感情,進而增進工作效率的活動。是非常正當且有益公司的。

「去海邊玩,也可以露營,玩個兩天一夜!!!」

「去澳門好了。去賭場賭一把,贏了就不用回來上班了。」

「廚藝比賽如何? 我知道有這種廚藝教室可以訂,大家一起來做菜,應該很好玩。」

七嘴八舌的,大家提了許多活動,也認真的表决,並在最後決定去做最省事,也最容易被大家接受的海邊之旅。兩天一夜的海邊之旅,想露營的人就露營,不想過夜的人就回去,是個很彈性,籌辦起來也不會有太大壓力的活動。

「反正會留下來的大概就我們這些人,到時我們再自己玩就好了。」小克低聲地跟我說。好像心裡已經開始計劃夜遊還是什麼放縱活動的感覺。

「我在想.....,」方大大不知何時進來會議室,用一貫的緩慢速度說話。不確定是若有所思,深思熟慮,或是只是腦袋空空,很想講出大道理所以努力很久的關係。「既然我們有這麼多人,有這麼多人力,應該好好利用一下。比如,慈善活動。大家覺得如何? 這樣很有意義吧。」

放完屁,方大大就飄走了。

「所以......?」依然坐在會議室裡的我們,瞪著緩緩關上的玻璃門,不知所措。所以要怎樣? 不是要去玩嗎? 現在要做什麼慈善? 什麼鬼東西?

「那小克,你去找找看有什麼慈善活動可以做好了。過一陣子跟大家報告。」捷特說話了。小克的臉垮了。

 BEACH  

這個「出去玩變成做慈善」的轉變,讓我抱怨了好幾天,抱怨到平常懶得跟我們講話的馬屎都受不了,問我幹嗎這麼反對做慈善。

「我不是反對做慈善,只是,做慈善這件事,不是應該要發自內心去做的嗎? 而不是被指使去做。我反對的是『被命令去做一件不是出自內心的事』這件事。而且,如果我不是出自內心去做慈善,不就失去了慈善的本意?」我說。馬屎沒回話。不確定是贊同我的言論,或是懶得理我。

我討厭偽君子。

為什麼做慈善需要讓大家都知道? 為什麼要成為一個拿著擴音筒大聲嚷嚷的事情? 想做慈善,自己默默的去做就好了。有必要拖著別人,逼別人去做嗎? 所以,我討厭這些偽君子。我討厭以慈善之名,行虛榮之實的人。我討厭方大大以這個光明正大的名義,利用我們,去幫他宣傳香港辦公室,去為他加分,升官。我癟著嘴,在腦袋裡舉著抗議牌子,並跟小克兩人一起碎念了好幾天。

「小克,有什麼結果嗎?」好幾天之後,又到了每週的團隊會議時間,捷特問小克有沒有找到慈善活動可以去做的。

「誒....我打了好幾個電話,可是大部份的慈善團體想要的是那種可以持續幫忙的人,而不是只來一次,做個幾小時就走掉的人。」小克挑著字眼的說,以防太明顯的觸犯方大大。小克聯絡的團體有幫忙老人的,幫忙小孩的,幫忙流浪動物的團體。這些團體並不想要來作秀的人,他們要的是持之以恆,可以一直幫忙的人。

「所以我想,最容易做的活動,應該是到海灘撿垃圾。這個不需要得到許可,只要幫忙清潔海灘就是了。」小克建議。

「那個.....可不可以不要把清潔海灘跟去海灘玩弄在同一天啊?」我說。清潔海灘要一直彎腰,感覺會很累。很累的話之後我就不能玩啦。所以分開比較好。

「不行!!!!」捷特突然提高音量,很生氣的樣子。「我絕對不准許有人抱著苟且的心態,想逃避這件事。想要去海邊玩,就得一起做慈善才行。」

「噢...那我知道了。」我低聲回答。把接下來的話在腦袋裡講完。我知道了。我以為捷特你是我們的一員,你是想要跟大家留下美好的回憶才提議這活動的誒。所以到頭來,你還是只是老闆的小狗狗,跟在後面搖尾巴討餅乾吃。我也在心裡打定主意,我決不會參加這個慈善活動,也不管什麼海灘之旅了。怎麼樣,你能逼我嗎?

「這個活動是公司提出要辦的,所以如果叫大家利用自己的週末時間的話,可能不太合理。」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的貝瑞說話了。大概是看我天真地說出想法被罵,看不下去,所以便這樣說。是啊,公司不能逼我在假日出現,去做非關我工作內容的事。若是在上班日去做就沒問題。如何? 方大大,找個星期五,不要做正事,大家一起去海邊撿垃圾吧。

其實在這之前,我跟韓嫣抱怨過這件事。在美國的聖路易斯總公司做事的韓嫣告訴我,他們辦公室也有做過類似的慈善活動。「不過那是一個持續的活動。且是用上班日,大家排班表去參加。」韓嫣說。那麼,同樣在美國總公司做事許久的方大大,為什麼會叫大家在週末去參加呢? 是失憶,忘記工作十幾年的辦公室的做法,還是想要利用無知的亞洲辦公室的人,不花一點公司工時,又能做點事,讓他這個老闆看起來領導有加? 

在貝瑞加入我的行列,以較溫婉的方式抗議後,大家開始你一句我一句的碎念,方大大則站在一旁一句話都沒說。捷特也沒說話。最後,散會了。沒有慈善活動,沒有去海邊撿垃圾,也沒有海灘兩天一夜行。從此,再也沒有人提起這件事。

 

每次聽到「招喚大家來做慈善」的事情時,我便會想起這件事。我有時候會想,當時捷特罵我時,我應該要這樣回話的。

我可以參加公司叫我參加的慈善活動,但是要在你們答應三個條件之下才會參加。

  • 一,這個活動必須發生在上班日,因為這是公司叫我做的事情,是公事。如果你要我週末做這件事,那是加班,我之後可以申請補休。
  • 二,這個活動必須一直舉辦。是個固定時間,有固定的人力去做的活動,而不是那種三分熱,做做樣子而已。
  • 三,所有參加活動的人必須不記名,這個活動不能公開,不能有那種『香港辦公室好有愛心,持續做善事』的公告郵件發出來。也就是說,這個慈善活動不能做為任何公關宣傳的材料。

 

太可惜了。如果當初腦筋轉快一點,可以這樣說的話就好了。好想看到方大大聽到這段話的表情。當然如果我這樣說的話,大概要抱著被炒掉的準備。不過換個角度想,如果我真的因為這件事情被炒掉,我大概可以去告公司,然後就一輩子不愁吃不愁穿了。哈哈。

 

所以,在不能大聲嚷嚷「我做善事了!!!」的時候,有多少人會去做善事? 

所以,那些絞盡腦汁,想出各種動作跟表情,甚至還安排了劇情,精心剪接影片來宣傳漸凍人冰桶挑戰的人,你們在宣傳的,是你的善心,還是那個膨脹虛無的偽君子容貌呢?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ora
  • 冰桶活動的傳播是一個利用社群非常成功的行銷手段,然而無論他成功令世人買賬的是什麼,如果把慈善、助人等元素分離,整個傳播的框架就只剩下偽善與譁眾取寵的引誘。
    大學讓我發現,任何有效的行銷實例,就算是好的出發點,一旦要借由群眾傳播而不是通過知識教育,就難以保持最初的美好,讓我大學畢業後心灰意冷無法讓自己進入這個領域。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