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會懷疑,寶寶的前世是人,而還是小嬰孩的他,意識還沒轉換過來,還是以為自己是人。

同學們還待在屏東的時候,我帶著他們吃喝玩樂,而在某天傍晚跟著爸媽到附近的山上去散步,順便吃山產。跟在萬巒豬腳餐廳發生的狀況一樣,弟弟持續哀嚎,想要掙脫繩索來跟我們一起用餐,寶寶則一樣狀況外的沒有發現大家在吃東西、趴在我旁邊的椅子上睡著了。

「這隻比較笨齁。」我爸看著寶寶說。連食物不知道要討來吃,要怎麼生存? 我爸大概是這樣想。

我決定把寶寶叫起來。我輕聲叫著寶寶的名字,一邊摸著他。本來像嬰孩般熟睡的寶寶,慢慢蘇醒,發出「嗯? 」的聲音。跟人一樣。我試了幾次,寶寶繼續發出嗯的聲音。跟人一樣。狗會發出這種聲音嗎? 我也不確定,不過我知道我從沒聽過弟弟發出這種聲音,以這種方式回答我就是了。

還有一次,我要出門買便當,便把寶寶放在家中。便當買回來了,才走到家門口,我聽到裡頭傳出奇怪哀嚎聲,「嗚……..嗚……..嗚……..。」那是寶寶的哭聲。後來我常形容這是恐龍的叫聲。雖然只有從電影中聽過恐龍的叫聲,但是我總覺得長頸龍大概是這樣叫的。可能跟寶寶總是拉長脖子發出嗚嗚聲有關係吧。我進入家中,看到正站在無人的客廳中哭嚎的寶寶。我把他抱了起來,像是哄嬰兒一樣地說好了我回來了。寶寶停止哭嚎,開始發出抽蓄的聲音。好像哭泣太過用力,所以得用力吸著鼻子。就跟人類小孩一樣。

其實在我剛跟寶寶在一起的時候,我對他還沒產生感情的聯繫。有點像是剛生產的媽媽,看著小嬰兒時無法理解這是從自己身體裡跑出來的東西一樣。可能是因為當時弟弟還在身邊,所以我的情感還無法轉移吧。所以那時候,我還是繼續跟弟弟玩耍,弟弟也跟著我,寶寶則粘著阿乙,那個他從出生就見過的人。

之後,室友們離開, 阿乙也帶著弟弟回彰化,留下寶寶跟我待在屏東。對於一屋子不認識的人,以及陌生的環境,寶寶開始把我當做母親一樣的跟隨。寶寶總是用炙熱的眼神看著我,我走到哪裡眼睛就看到哪裡,腳步也一定緊緊跟隨,深怕我有一刻離開他的視線。剛破殼而出的小鳥,會把第一眼見到的物體當做母親一樣的跟隨,當時的寶寶,就是以這樣的粘膩方式跟著我。即使我是在他四個月的時候才成為他的母親。親戚、鄰居們看到寶寶的黏人舉動,都問我媽「是從出生開始養的喔,怎麼粘成這樣?」

寶寶對我,或是後來對家人的親密與依賴,從他四個月開始,一直到他走到小小的生命的最後一天,都沒有改變。

 

在屏東待了一個月,過完寒假,寶寶跟著我回台中去上學。

已經把我當母親的寶寶,持續黏著我,只有當我去上學,不在家的時候,才會去找阿乙。他還是記得阿乙的。除此之外,他也會去找弟弟。小狗總喜歡找大狗玩。就像小孩子喜歡找大人玩一樣。只不過,年幼的寶寶不知道,弟弟對寶寶的出現非常不滿。就像是年長孩子對於新生兒擁有所有人的注意力,佔據了母親的時間而產生的嫉妒一樣。弟弟不滿寶寶佔據了我心中的位置,不滿他成為這個學生宿舍的新寵兒,所以弟弟持續的生氣,持續的對著寶寶低吼。

我是個一次只能愛一個人的人,而這時候,我的愛已經從弟弟身上轉移到寶寶身上了,我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百分之百的愛弟弟。我對於這個轉變感到訝異。一個月之前,弟弟還是我唯一的寵物,是我最愛的動物,也是我唯一擁抱的生命體。原來我是個善變的人。我的愛就這麼轉移了。我感到慌亂而不知所措,但是最後還是只能無可奈何的愛著寶寶,並對於一直跑到我房間,想要維持舊有狀況的弟弟感到抱歉,並偶爾抱著他,輕聲低語。

寶寶平常總是以好奇的眼光看著周遭的一切,以他那個有點憂鬱的眼神。「好像小媳婦。」小K總是這麼說。

Babe_01

看起來非常溫順,很容易被欺負的寶寶,曾經發出試圖保護主人的怒吼。那一次,我躺在客廳沙發,慵懶的看龍翔電影台裡頭重播了幾百次的電影,一邊猶豫要不要出去覓食。室友波波在這時候走下樓,準備出門的模樣。

「誒,要不要去夜市?」我問波波。

「不要啦。夜市人好多,我只想要買便當就好了。」波波說。

「陪我去夜市嗎~恩~~陪我嗎~~~恩~~~」我發出撒嬌的聲音。恩~恩~恩~~拜託嗎~~~

 突然,本來躺臥在我身旁的寶寶站了起來,開始對波波汪汪大叫。不是小媳婦的低聲哭泣,而是非常有男人味的吶吼。

「叫什麼叫!!」波波不耐煩地說。我則笑了出來。我想,寶寶是聽到我發出從沒聽過的奇怪的聲音 (撒嬌的聲音是很奇怪沒錯),以為我被欺負了,所以決定站起身,保護他的主人。以他的小小身軀。

Babe_04  

大四了,我的肩膀被畢業設計給壓的越來越沈重,也沒辦法像以前常帶弟弟去社區中庭玩一樣的頻繁帶寶寶出去,所以寶寶大部份的時間都待在家中,等待我從學校回來,並在看到我的時候發出抱怨或是委屈的聲音。第一次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我還以為他受傷了,所以一直問寶寶你怎麼了,寶寶只是繼續發出我從沒聽過的聲音,並以責怪的眼神看著我。

後來,我乾脆帶寶寶到學校去。前往系館的路上,寶寶可以在校園中散步,曬曬太陽。寶寶跟一般的可卡不一樣,不會躁動亂跳,所以我不需要用繩子綁著他,不過他會叼著繩子,好像他才是帶我散步的人一樣,而這舉動也總會引起路過的人的笑意。抵達系館後,乖巧的寶寶大部分只會坐在我身旁或是懷裡,安安靜靜,不會吵鬧,像是個有溫度的熊寶寶玩偶一樣,陪伴我做作業,或是跟同學討論。

有一次,我帶寶寶去上課。本來就很安靜的寶寶,沒一會兒就睡著了。不過,不知從哪傳來嚶嚶嚶的機械鑽孔聲,把寶寶吵醒了。他機警的聽著,大耳朵也立起來,開始發出警告的低吼聲,之後甚至汪汪的大叫了兩聲。台上的老師皺著眉頭,尋找聲音的來源,我則趕緊捂著寶寶的嘴,並壓低身子,抱著寶寶跑出教室。

「這個課太爛了,連狗都聽不下去。」下課後,同學們笑著說。後來,系館的佈告欄貼了不准帶寵物到課堂的公告。寶寶,你還是陪我在家裡做作業就好了。

Babe_02

寶寶陪伴我過了學生生涯的最後一年,在寒冷的東海峰侵襲,穿再多衣物都不夠的時候,帶給我溫暖。因為課業壓力而無限疲累的時候,寶寶會湊到我的旁邊,安安靜靜地看著我,然後害羞地用頭頂了我一下,提醒我他的存在,讓我撫著他擁著他,漾起微笑,心情也因此平靜了一些。

那弟弟呢? 弟弟在某個時候,被阿乙送回彰化老家了。理由是沒時間照顧牠。之後,我再也沒見過弟弟了。只有聽說有一天下午,弟弟照慣例自己去外頭散步,然後被人帶走了。如果弟弟現在還活著的話,應該是十六歲,是個老爺爺了。不知道弟弟還記不記得我,會不會想起他把頭枕在我的小腹上睡覺的模樣。

然後,大四結束了。 參與了我的大四生活的寶寶,也參加了我的畢業典禮。跟著我一起帶上學士帽的寶寶,開心的笑著,雖然他搞不清楚現在在做什麼,但是可以在陽光下奔跑,可以跟他喜歡的人在一起,這樣就好了。

Babe_03  

是這樣吧。寶寶。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