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樣做是對的。」阿貓說。

阿貓是我的同事兼好友。阿貓坐在我旁邊,我們倆每天的談話內容天南地北,有時是繪圖軟體的快捷鍵是什麼,有時是老闆這麼笨連話都不會講到底怎麼當到老闆的,有時是前幾天在街上看到一對情侶男的像巨人一樣然後女朋友好嬌小所以走在旁邊好像哈比人噢。類似這樣。想到什麼講什麼。阿貓有時也會跟我分享他的愛情故事,或是一夜情的故事。雖然我沒有太多愛情故事或是一夜情故事可以跟阿貓分享,不過若遇到什麼跟男人有關的事情,阿貓是我第一個通知的人。所以,星期一一到公司,我就跟阿貓說了科迪的事。

「是嗎? 為什麼?」我問。

「如果你那晚跑到『飛 』,就會感覺….,」阿貓停頓了一下,好像想要找個適合的字眼。「感覺太飢渴了。」阿貓懶得挑字,直接說了出來。也好,用太難的字我會聽不懂。阿貓是蘇格蘭人,不過為了讓亞洲人聽得懂他的英文,所以他捨去蘇格蘭腔跟蘇格蘭俗語,說的是清楚明瞭很少難字的英文。阿貓說,因為他很懶,所以寧願這願做,以免要重複很多遍很累。

「也是。不過他後來沒傳簡訊給我誒。」我說。

「等幾天啊。如果他真的對你有興趣的話,就會找你。」阿貓說。我點點頭,繼續跟阿貓討論昨天看的電影內容。

遇到科迪的三天後,當我正坐著半山扶梯,準備下山去上班時,我收到科迪傳來的簡訊。一到辦公室,還沒好好坐在椅子上,包包也還沒放好,我便急忙告訴阿貓。

「他簡訊說什麼? 」阿貓頭也不抬的看著電腦螢幕,一邊說。阿貓正在看Youtub上的音樂錄影帶,很忙。

「 你朋友還在這裡嗎? 他們人蠻好的。」我一字不漏地重複科迪的簡訊。

「很好很好。用閒聊的方式開場,這樣不會覺得太嚴肅,也不會覺得太飢渴,給人壓迫感。高招。」阿貓說。「然後呢? 還有嗎? 」

「有阿。他問我的電子信箱,說這樣他也可以用郵件跟我聯絡。所以我就給他了。我給他公司的信箱。」我說。

「你立刻回他了噢。」阿貓說。

「對啊。不然咧? 」我說。

「可以讓他等一下啊。你沒聽過『三天守則』嗎? 要等三天再聯絡對方。你看科迪也遵守了三天守則,三天之後才聯絡你。」阿貓說。

「我不懂。為什麼要這樣做?」我說。 簡訊收到為什麼不回? 電話響了為什麼不接? 肚子餓了為什麼不吃東西?

阿貓可能覺得我太吵了,音樂錄影帶也看不下去了,所以決定把目光從電腦螢幕移開,轉過身,看著我,開始解釋「三天守則」。

「假設這個男的,拿到女生的電話號碼。就像科迪在閨房拿到你的號碼。這男的應該要等三天再聯絡女生。這樣可以讓女生產生懸念,產生焦慮,想說這男的到底有沒有要打電話給我啊,他是不是真的喜歡我啊。類似這樣。這做法也可以避免表現的太飢渴,才不會嚇到人家。有一種說法是,若第一天就聯絡,代表太飢渴。第二天聯絡,還是很飢渴,止不住這飢渴所以還是聯絡了。但若能撐到第三天才聯絡呢,代表他是真的對你有興趣,但是又很適度,不會讓人覺得粘人。當然『三天守則』不是說什麼很嚴格一定得遵守的事啦,不用在那邊倒數計時,一定得滿七十二小時才能跟對方聯絡之類的。」阿貓停了下來,喝了一口水,繼續說。

「也有人稱這是『等待策略』。也就是說用等待的方式,讓對方產生懸念或依戀或渴求。你知道的,得不到的就是最想要的,所以當你沒有表現出非常想要這東西,好像拖拖拉拉在思考還是猶豫的時候,別人反而會覺得咦你怎麼可以不要我? 那我要讓你想要我,所以就反過來追求。類似這樣的心理遊戲。」阿貓說。

「這樣好累。」我說。

「是啊。不過有時候非得這樣來確定對方的心意。像我剛開始跟艾莉交往的時候,她有時候會一星期後才回我咧。唉。」阿貓一副哀怨地說。

我轉過身來,看著電腦螢幕,想著阿貓所說的等待。是不是就像烤糕餅一樣呢? 仔細地攪拌麵糊, 倒入乾果,加入香料,把烤盤放入烤箱中,然後,我需要等待。太早拿出來,這個派會黏稠不易消化 。太晚拿出來,這個派就焦了黑了難以入口。我需要等待,等待適當時機,才能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ManMap_04  

兩個小時後,我收到科迪的信。不是再等三天後。科迪的郵件沒說太多,只是打招呼,讓我可以也有他的電子郵箱。就像那天晚上他傳簡訊給我,所以我就有了他的電話號碼一樣。科迪寄信的信箱是他的公司信箱,所以郵件中出現了他的簽名檔,包含他的全名跟公司名稱。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代表我可以上網查科迪的底細了!!!

我在瀏覽器上輸入了科迪的全名、溫哥華、香港等關鍵字。大概才花了十秒吧,我就找到科迪了。我找到科迪的臉書,看到他參加印度朋友婚禮的照片,笑得很開心的模樣。我找到科迪的領英 (Linked In) 頁面,看到他的過往學歷,看到他電子郵件裡的公司名稱出現在他的履歷裡頭,還看到他前一分工作是髮廊經理。感覺頗有規模的髮廊的店名跟科迪的姓一樣。所以,那是科迪家開的髮廊嗎? 他本來要繼承家業嗎? 後來為什麼跑到亞洲來了? 為了體驗人生? 為了學習不同文化? 我搜尋著科迪的資料,編織著他的一生,想像他如何住在北京的胡同中跟當地人學習普通話,想像他如何以字正腔圓的中文談生意。我也想像了科迪緊靠在我身邊,對著我露出燦爛微笑的模樣。

然後,我等了三天,傳了簡訊給科迪。「科迪,我晚上會跟朋友到蘇活區的奥卑利街喝一杯。看你有沒有興趣加入。」

「沒問題啊。你幾點會到那裏?」科迪很快回應。

「我下班就會過去了。我會去一間叫做『V』的酒吧。到九點半之前是歡樂時間 (Happy Hour),酒比較便宜。」我也立即回覆他。

「九點半我可能來不及。不然我晚點跟你聯絡,看你在哪裡好嗎? 」科迪說。

「好。」

下班後,我跟同事們來到V。V這名字是從伏特加來的,所以有時我們會叫他伏特加酒吧。V位在中環蘇活區的奥卑利街,他不像閨房一樣神秘,而是有個開敞的臨街店面,不過倒沒有因此而生意比較好。V的內部裝潢沒什麼特別的地方,牆上還有試圖模仿街頭藝術的胡亂塗鴉,只可惜塗鴉畫得不怎麼樣,反而像暗巷裡的角落一樣雜亂,讓人不敢輕易靠近。這樣的地方,卻是我們這群人每周五下班後聚會的場所。大概就是因為V的不起眼,就是因為V的黑暗跟髒亂感,所以這間酒吧不會有莫名奇妙的觀光客走進來,只有我們這些熟客,像是一群愛去巷口茶館翹著腳嗑著瓜子講著當年我怎樣怎樣的阿伯,有東西喝解渴就好了,所以不管這裡的裝潢怎麼樣,調酒的味道怎麼樣,都不重要。我們都會過來關照。

V的調酒也真的不怎麼樣。是啜了一口會皺眉頭的那種。阿貓說,這是阿倫在裡頭加了太多烈酒造成的。阿倫是V的調酒師兼老闆,理著平頭有著黝黑皮膚的他,總是穿著背心跟短褲,好像剛從家裡睡醒就過來的模樣。很隨性的阿倫,調酒也非常隨性,酒錢也算得很隨性,所以他總會在調酒裡倒了超出一般比例的烈酒,讓我們能提早暈眩提早開心,他也不在乎歡樂時間時間只有到九點半,所以我們在這裡喝一整晚的酒錢都是半價。如果夜深了,客人少了,阿倫還會免費送酒給我們喝。我想阿倫開這間店是拿來交朋友用的。輕鬆隨意的V,很適合我們這群只想輕鬆隨意閒聊的人,也因此V成為我們的秘密基地。

這天來到V之後,我開心的跟阿貓說了科迪等會可能會過來的事,順便跟阿貓的女友艾莉說了認識科迪的經過。

「他要比較晚才能見面,有可能是他要先回家去梳洗換衣服。這代表他很重視你喔。」艾莉說。

「是嗎? 」我說。

「對啊。就像是如果男生花了一點時間才傳簡訊,代表他很慎重的在想要跟你說什麼,是重視你。」艾莉說。我看了阿貓一眼。所以當初艾莉花了一星期才回阿貓簡訊,是因為很重視阿貓嗎?

結果,科迪一直沒到V,而是到了十點才傳簡訊給我,問我要不要到閨房。他跟他朋友在那裏。我決定繼續在V再多待一個小時,再去閨房。

懸念。阿貓教我的。不要立刻回應,不要人家叫了就跑過去,讓對方等一下,讓對方多想我一下。慎重。艾莉教我的。花點時間思考,代表重視這個人,代表想要表現最好的狀況。所以,我花了一個小時,讓科迪想著我念著我。所以,我花了一個小時,讓科迪知道我很重視他,也確認他重視我。

一個多小時後,我抵達了擁擠的如同下班時刻的地鐵一樣的閨房。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