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因為加入了台灣團體,我開始了健行活動,幾乎每週都會去健行。不過,參與健行的人太多 (有時超過五十人),而人數一多的話,很容易失控。比如,人數多的話,遲到的人也會增多。我最討厭遲到的人了。我覺得,遲到的人是自私的人。遲到的人不覺得別人的時間也很寶貴,覺得別人理所當然應該要等他們,所以不會計算交通時間,不會提早抵達集合地點,而是姍姍來遲,一點都沒有歉意地抵達。

我最討厭遲到的人了。所以,現在的我鮮少參加那種大團體的健行活動,所以,今年我只有健行過兩次。一次是年初時跟造訪香港的朋友一起到長洲,兩個人的小小健行團。另一次則是復活節前夕跟台灣團體到蒲台島 (請按此),而那次的健行,因為時值連假,很多人離開香港了,所以參加健行的人不多。正合我意。

今天,我跟友人一起搭地鐵到灣仔,準備進行今年的第三次健行。這次的健行只有三個人參加 (包含我),小團體集合很容易,前往健行徑的路上,停下來買個麵包當作健行充饑糧食也只需要多花一分鐘,一切都很隨性但是不擾人,是我喜歡的活動方式。

我們這天要走的是離市區很近的「灣仔自然徑」。從灣仔地鐵站出來後,往北走至皇后大道東,從皇后大道東上的環境資源中心 (昔日灣仔郵政局) 旁邊的灣仔峽道的大斜路上山,便開始了健行。一轉進這個斜坡,我們馬上有種進入山林的感覺。明明前兩分鐘還在熱鬧翻騰的灣仔街市誒。

NT_01.jpg

往上爬了幾分鐘,來到堅尼地道。這時得小心翼翼地跨過沒有號誌燈的馬路,才可以從對面的階梯延續健行徑。

NT_02.jpg

NT_03.jpg

階梯前方有個路牌指示,可以看到上頭寫著「寶雲道健行徑」,確認路線沒錯。

NT_04.jpg

爬了十幾階階梯,緊接著的是綿延幾百公尺的好漢坡。大概有三十度左右的坡度,往山林中延伸,而我們三人奮力地往上坡方向走著,大口呼氣吐氣呼氣吐氣,並感受到小腿的緊繃,頭上的汗水也開始滴了下來。

「天啊。這大概是我一個月的運動量了。」我喘著氣說。已經半年沒健行了,雖然我每週會到健身房去快走,但是那只是在原地運動,我可以隨時喊停。在外頭運動的話,只能努力完成路線,才可以回家。好累喔。

不知走了多久,我在小徑旁看到一個亭子。沿著斜坡設立的長型亭子,好像公車亭,似乎待會兒就會有什麼交通工具停在前頭接人的感覺。可以在這種地方行駛的交通工具,應該是龍貓公車吧。哈哈。

NT_05.jpg

好不容易,我們結束艱辛的斜坡路,來到寶雲道。寶雲道是條位於半山的東西橫向通道,西接中環馬己仙峽道,穿過灣仔峽的灣仔峽道 (也就是我們剛爬的斜坡),東接司徒拔道、黃泥涌峽道及大坑道交界。

NT_07.jpg

位於寶雲道的路徑中間的我們,得決定到底要往東走還是往西走。往西走的話,可以回到中環,可以順便回家,似乎是個比較省力省時的路線。

「東邊有個情人石誒。那我們去看情人石!!」我指著地圖說。大家都同意了。就這樣,三個單身女子,決定往東行,尋覓情人石。說不定會在路上遇到哪個在此慢跑的帥哥,就這樣撿到一個情人喔。

NT_06.jpg

沿著山壁行走的寶雲道,非常平坦,走在裡頭時而被濃厚的綠蔭所包庇,時而有開闊的視野,可以眺望不遠處的城市景觀。雖然不是什麼壯闊令人驚歎的景觀,但是也挺宜人舒適的。

NT_08.jpg

NT_09.jpg

NT_10.jpg

一邊行走,一邊閒聊,或是停下來研究前方的大樓的格局,沒多久的時間,我們抵達姻緣石了。不過,眼前看到的並不是姻緣石,得拾階而上,爬到一個坡頂才行。別擔心,這段石階沒有很長啦,喘幾口氣就可以到了。

NT_11.jpg

NT_12.jpg

姻緣石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本以為是顆圓潤的大石頭,沒想到這顆姻緣石方方正正的,周圍還有紅色台子,好像正要發射的火箭一樣。

「也很像大雞雞。」我笑著說。

據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一名外籍軍官與一名中國女子相愛,卻遭家人反對。所以,他們私奔上山,跑到了現在的姻緣石的地方,最後餓死山林化為石頭。真是一對傻情侶。沒事跑到山上當然會餓死啊,怎麼不往海港邊跑咧? 至少會有比較多機會找到吃的嘛。總之,不幸變成石頭的情侶, 託夢給北角一帶的婦女,並許諾會撮合所有向其膜拜的有情人。由於向其祈求姻緣特別靈驗,所以姻緣石從1950年代起直至今日,都是戀人們祈求良緣的好地方。

去除曾經成功為眾多情侶締結美滿良緣,而有了「求配偶得配偶」之說,也有不少人跟我一樣,覺得姻緣石長得很像雞雞,所以姻緣石也有「求子嗣得子嗣」的傳說。

NT_13.jpg

NT_14.jpg

我們爬到紅色台子上,摸著姻緣石,企圖沾染一些桃花運。我用戴著台北城隍廟求來的紅線的手,摸姻緣石,這樣應該會有加倍功效吧。

NT_15.jpg

姻緣石下頭有個小裂口,我們彎低了身子,鑽了過去。

NT_16.jpg

石頭的後方被人用立可白塗了某某某愛某某某的字樣,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太沒創意了。」我對友人說。各位情侶們,你們沒有其他示愛的方式嗎? 且這顆石頭被當作神明一般的奉祀著,在它上頭塗鴉,應該是不敬之舉吧。

NT_17.jpg

我們還在這個角落發現一個笑得很開心的彌勒佛。 

NT_18.jpg

去除姻緣石附近之外,我們在沿路看到不少小神壇,大多奉祀土地公或是觀音。小小的神像都保養得蠻好的,很漂亮。我們還看到孫悟空呢。拜孫悟空可以求什麼呢?

NT_20.jpg NT_19.jpg

拜完姻緣石,我們回到寶雲道,繼續往西行。距離市區很近的寶雲道很受附近居民的喜愛,不少人在此慢跑,遛小孩或是小狗的也不少。

NT_22.jpg

走了一陣子後,我們看到跑馬地了。跑馬地原稱黃泥涌谷 (簡稱黃泥涌),後來英國人將其命名Happy Valley,中文直譯為快活谷。後來快活谷馬場興建,便出現了「跑馬地」的名字。

黃昏了。跑馬地馬場的燈光亮起,而周圍的高樓群們襯著暈染著橘黃色彩的天空,有種香香甜甜的感覺。

NT_23.jpg

NT_24.jpg

寶雲道在抵達司徒拔道與黃泥涌峽道、大坑道的交界時,結束了。許多慢跑的人在這裡折返,繼續跑步,而我們則決定沿著大坑道,往山下走,這樣我們可以走到銅鑼灣,吃個飯後再回家。

NT_25.jpg

大坑道上出現了一棟很漂亮的建築。

「這是AEDAS設計的,某個香港有錢人的豪宅。」同行的小婧這樣說。小婧是建築師,來自韓國,在我以前工作的那個三個字的國際設計公司工作。我因為小克的關係而認識她。

「我曾經聽過關於這棟建築的演講。這個屋主很喜歡搜集藝術品,所以這棟樓在設計的時候,有不少空間是以能夠展示藝術品來設計。」小婧說。

NT_26.jpg

回家後,我上網查了這棟建築的資料 (請看此參考網頁資料)。這棟豪宅叫做「THR350」,也就是大坑道350號的意思。THR350曾在2013年獲得亞太物業大獎的「香港五星級私人住宅」,屋樓高八層,總面積達1832平方米(約2萬平方尺)。地面層為停車場,一樓是會所設施和戶外泳池,餘下6層為房間和客廳。

三個好像冰塊堆疊的玻璃方塊,是THR350的雕塑形樓梯,也是整棟建築的亮點。「你看那個樓梯的玻璃,是弧形的,所以得特別訂做。」小婧說。

「這樣的地方,可能在數十年後,會成為一個私人美術館吧。就像那些日本郊區的私人美術館一樣。」我說。或是改成精品酒店也不錯,到時就可以進去看看漂亮的建築細節,以及珍藏的藝術品了。 

NT_27.jpg

NT_28.jpg

繼續往山下行走,繼續看到不少豪宅,也有雖然不是頂級豪宅,但是似乎住起來也會很舒服的小洋房。走在這裡,都忘了是在香港了呢。

NT_29.jpg

NT_30.jpg

NT_31.jpg

慢慢的,我們離開住宅區,進入有著霓虹招牌的商店街。好了,那現在來找間餐廳吃飯吧。

NT_32.jpg

今天的健行,從灣仔地鐵站出發,走到灣仔自然徑,沿著寶雲道往東走,遇到大坑道後便下山往跑馬地前進,而到了吃飯地點時,我便停止Endomando的記錄。這樣的路線,我們走了將近七公里,消耗了七百多大卡。吃完飯後,我們又繼續用走的走到銅鑼灣地鐵站,大概又走了兩公里,消耗更多卡洛里。

Endomando Record.jpg  

既然如此,去吃個甜品再回家吧。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