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查爾斯一邊牽著手,一邊聊天說笑,花了差不多十分鐘,上坡路走得都開始喘氣了的時候,才抵達我住的地方。

「噢。你住在豪宅大樓?」查爾斯放開我的手,探了探頭,看著撒著明亮光線的大堂,以及上頭鋪設的大理石地磚,還有坐在大堂的尾端,正在打盹的公寓管理員。

「還好啦。我家只是一間小小的開放式套房而已。」我說。有點不好意思的。就像如果別人看到我的穿著打扮,以為我年薪百萬,身上穿著的都是高檔國際名牌,其實我只是身處中產階級的白領,穿的都是常見的平價衣服時的感覺一樣。我只是有品位,知道怎麼挑東西罷了。我知道怎麼從H&M中找到一百元的衣服,然後把它穿得像一千元的一樣。就像我知道怎麼挑公寓。我知道我想要的空間,我想要的裝潢,我在預算之內設下要求,然後努力尋找,所以找到這間似乎很高檔,但是其實只是性價比很高的公寓。

這間公寓真的稱不上是豪宅公寓。它沒有大坪數的空間或是新穎先進的裝潢,它沒有門禁森嚴的警衛系統,沒有擺著高級沙發的接待大廳,也沒有會所,沒有健身房、游泳池等設備,連洗衣房都沒有。不過公寓的外牆整修過了,每個樓層都打掃的很乾淨,內部格局也方方正正的且有明亮的光線,所以看起來是比許多公寓都還要好。就像我的穿著一樣。打扮過後的我,看起來很像一回事。這是品味所打造的,而不是單純靠錢堆出來的。不過,查爾斯看得出來嗎? 我應該邀他上樓看看嗎? 他若看到我如何佈置我的家的,會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那麼…..。」查爾斯欲言又止的。

「那麼…..。」我重複了他所說的,停頓了幾秒。我決定說些什麼,停止尷尬的互相臆測的場面。「很高興今天晚上跟你出去。我玩得很愉快。」

「恩。」查爾斯笑著看著我。

「你知道要到哪裡叫計程車嗎? 走到巷子底,你會遇到一條大馬路。那裡還蠻多計程車會經過的。注意安全喔。」我沒有停下來,接二連三的說,然後給了查爾斯一個擁抱,以及臉頰的親吻。很西方的再見方式。查爾斯對於我的舉動呈現某種不知所措的表情。不過,最終,他點了點頭,跟我道了晚安,然後往我指示的方向走去,消失在黑夜的暗巷中。

 

「就這樣?」阿貓說。

「恩。就這樣。所以你覺得如何? 」我說。

「英國人還蠻自由主義的,所以他們對於同志啦、變性人啦,都蠻能接受的。所以我不確定他到底是同志,所以一直講到同志這話題,還是他只是對於談論的主題非常開放而已。」阿貓頓了一下繼續說,「我想…..他應該不是同志。你看,週六晚上,他跟你出去喝酒聊天,聊了四五個小時誒。應該是對你有興趣才會這樣吧。」

「他有提到前女友。提到他們一起去哪裡旅行的事。」

「也有可能他是雙性戀。」

「啊? 」我露出驚訝的表情。好複雜噢這人的性向。

「如果他是雙性戀的話,你會接受嗎?」阿貓問我。我搖了搖頭。並不是我無法接受雙性戀的多重性向的觀念,而是我不知道要如何應付這個狀況。我連直男在想什麼都搞不定了,何況是更複雜的雙性戀? 我可能每天光是想他到底在想什麼,就快累死了吧。

「你呢? 你可以接受嗎?」我反問阿貓。阿貓也搖頭了。

「這樣我會好累。太多選擇了好累。哈哈。」阿貓大笑起來。我是擔心我的情緒無法負荷,阿貓則是擔心他選擇太多每天會目光到處漂,看到的每個人都可以是目標,最後因為每個人都想要所以不勝負荷。切。

「我看你去問艾略特好了。他應該比較知道如何判斷性向這件事。」阿貓說。並抬頭看了一下坐在不遠處,正低著頭認真工作的艾略特。艾略特是澳洲人,曾在英國工作好多年,也已經在香港待了將近七年,快要拿到香港永久居民證了。艾略特是同志,不過在他意識到他的性向之前,交過好幾個女朋友,甚至還訂婚了。現在的艾略特,已經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也有個交往多年的親密男友。所以,關于性向問題,艾略特是最好的分析人選。

我走到艾略特身旁。他的電腦螢幕顯示的是YouTube,正在放映一隻巴哥狗被貓咪揍飛了的影片。我拉了張凳子,坐在他旁邊。

「誒我問你啊。我週末的時候認識一個男生,是個財經記者,會講流利的中文。然後…..。」

「我好像幾星期前聽過這故事了。你不是說過你認識哪個會說中文的老外? 」艾略特看著我,一臉疑惑的樣子。

「噢那個是個加拿大人。這個是英國人。很有趣的是,我是在同一個酒吧,在不同時間認識這兩個人的。不過這不是重點啦。加拿大人已經失蹤了,所以別理他。我現在想要問的是這個英國人的事…..。」我開始快速地告訴艾略特關於查爾斯的事情。他的學歷背景、他的工作,以及我沒搞清楚他的性向的事。

「你上網查過他了嗎? 」

「有。可是他的名字太菜市場名了,我用他的全名去找只是找到一堆同名同姓的人。」

艾略特轉向電腦螢幕,打開臉書,然後照我所說的輸入查爾斯的全名。臉書上的搜尋結果如同我之前查的一樣,出現了幾十個同名同姓的人。而這些人中,沒有一個人的照片符合查爾斯的。

艾略特點了其中一個查爾斯。那個查爾斯的首頁照片是一個漫畫人物,是個面露凶光、肌肉結實的光頭猛男。「那是戰神。」艾略特說。據他說是某個有名的電玩,而這個光頭猛男是電玩裡頭的主要角色。我們看了一下那個臉書頁面,裡頭寫著來自伯明罕,在某某某學校拿到哲學學位等簡介。啊,光頭猛男照就是我認識的查爾斯!!!

「他有說過他愛打電動!!! 」我叫著。用這種照片誰會找得到啦。要不是艾略特也愛打電動,所以會去點怪獸照片,不然我怎麼樣都不會把他跟我所見到的那個纖細白皙、斯斯文文的查爾斯聯想在一起。

「我來研究一下他的臉書網頁好了。」艾略特說,然後開始點擊查爾斯的臉書頁面裡的照片。

 ManMap_10  

午飯過後,艾略特跟我報告他的調查結果。「我看過所有他張貼的東西,還看了他的朋友名單,以及朋友的留言。看不出任何他是同志的跡象。」

「哇。」我對於艾略特的調查方式感到驚訝。原來還可以從朋友的留言來判斷啊。

「而且如果他是同志的話,他大可以去同志酒吧,就可以認識新朋友。幹嘛跟你出去。」艾略特說。我點點頭,非常同意他所說的。

「他以前在香港住過,後來搬到上海,住了四年,最近又搬回香港。」我補充說明,試圖給予艾略特多一點背景資料。我想要好好的確認。沒搞清楚的話會很尷尬。

「他以前就住在香港? 誒。那不一樣了噢。那代表他不是因為人生地不熟所以想交新朋友。他本來就有朋友在這裡了。也就是說,他是對你有興趣才邀你出去的。」艾略特一臉肯定的說。

「 我發現他喜歡的東西都跟我一樣。喜歡哲學,還喜歡打電動。我看到他喜歡的電動頁面中有好多都是我喜歡的。所以你好好加油,這樣以後可以介紹他給我認識,我們可以一起打電動。如果失敗的話,也記得把聯絡方式給我。」艾略特說。很認真的表情。

艾略特很喜歡研究哲學,常常一邊上班一邊聽跟哲學有關的有聲書。他也喜歡打電動。他跟查爾斯一樣買了一台3D電視來打電動,所以他假日都宅在家裡不出去。艾略特有時候還會趁午休時間回到離公司不遠的住家,在家裡打一小時電動再回來上班。艾略特不用吃午飯,他打電動就飽了。艾略特說的沒錯,他跟查爾斯非常合,應該可以當好朋友。不過,要介紹他們兩個認識,得先等我跟查爾斯多出去幾次,熟一點再說。

我回到座位,跟阿貓說了艾略特的分析結果,然後也打開那個有著光頭惡人圖片的臉書頁面,開始研究查爾斯張貼的東西。查爾斯的臉書有隱私設定,所以上頭顯示的只有幾年前的分享文章跟照片,沒有近期的。可以看到的照片有三張,其中一張是查爾斯穿著灰色格紋大衣,站在某個金像雕像前的照片。「剛從平壤回來。」照片的說明這樣寫著。所以查爾斯真的跑到北韓去了。好像是去觀光吧。 雖然照片中的查爾斯沒有露出燦爛的笑容,而是一臉嚴肅的表情,但是我卻覺得,那時候的他,內心應該像是好不容易得到心儀的玩具的小男孩一樣,雀躍不已。想到這裡,我也笑了起來。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