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見到查爾斯的時候,已經是三個星期以後的事了。

這三星期中,我的生命起了很多變化。這樣說好像我發生了什麼重大事件,閃電結婚了、懷孕了肚子裡有個小生命了,或是捨棄了一切物質社會搬到阿拉斯加荒原去了一樣。我沒跑到阿拉斯加荒原,相反的,我離開了那個讓我任意享受孤獨的半山的家,搬到一個更接近人群的地方。我找到一間喜歡的公寓,所以搬到靠近熱鬧的街市,離繁忙的城市更近的地方了。

我的新家不在電梯大樓內,沒有管理員,也沒有漂亮的入口大堂,而是位在一個唐樓,也就是低層的,得爬樓梯才可以上樓的公寓。這間唐樓位在老街區,附近都是類似的低層建築,還有不少可愛的精品店跟餐廳、咖啡店,環境很不錯,且距離菜市場、超市、地鐵站、電車站都很近,生活機能很好。有點歷史的唐樓,外牆早已斑駁發黃,樓梯間也髒髒舊舊的,垃圾桶、住戶的鞋櫃或雜物都堆放在那裡,偶爾會看到在垃圾桶覓食的小老鼠,還會看到穿著內褲裸著上身從家裡走出來丟垃圾的阿伯,實在稱不上是優質公寓。不過,這樣的樓,卻讓我想起我在紐約的家。同樣的陳舊,同樣的髒亂,但是卻有歷史的痕跡,有生活的氣息,有獨特的個性。若跟每一棟都長得一樣,彷彿沒有臉孔似的大型開發社區比起來,我比較喜歡這個地方。

新家位在唐樓的四樓,走廊的尾端的位置,內部有著一房一廳的格局,每個空間都設計得恰到好處。「恰到好處」這個形容詞放在香港這個地窄人稠的地方,是個很有意思的說法。應該是說,恰到好處這個形容,對於不同地區不同國家的人來說,有不同的定義。就像是不同的城市的商務旅館有不同的大小跟需求一樣。北京的商務旅館有大客廳有大浴缸還有感覺可以睡五個人在上頭的大床。東京的商務旅館像個小鳥籠似的只放得下一張單人床,連房間內的走廊都只能勉強將行李箱立著放在那裡,打開的話就得用跨的才走得過去。那香港呢? 香港跟東京挺像的。狹小的香港有七百多萬人居住,每個人分配到的地方很小,而在這小小的分配之中,若能得到可以舒適伸展四肢的地方,就是幸福的。我很幸運的,屬於得到幸福的少數人之一。雖然公寓不到十坪,跟台灣或是我在上海的住所比起來像是個火柴盒一樣,但是我一個人住剛剛好。不過度浪費,也不會過於跼蹙,是個恰到好處,每個空間的分配跟設計都很合宜的地方。

一打開公寓大門,進入的是客廳跟開放式廚房區域。這個客廳比之前的客廳大了一些,可以輕鬆放入我的紫色沙發跟茶几,還有我的四十吋電漿電視。與客廳相連的開放式廚房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做菜功能一應具全,且裡頭還個吧檯,既可以當作做菜的檯面,也可成為吃飯或看書、用電腦的工作區。開放式廚房成為客廳的延伸空間,讓這個起居室看起來更大了。臥室在客廳的後頭。臥室小小的,只能剛好塞進一張雙人床跟一個小小的床頭櫃 (雖說是床頭櫃,但其實只是用一張板凳,放個床頭燈跟鬧鐘這樣的裝置),不過臥室旁有個容量挺大的衣櫥空間,還緊連著一個尺寸很不錯的浴室,營造出一個很完整的私密空間。浴室裡還有一台洗衣機呢,所以我再也不用扛衣服到外頭的洗衣店,可以自己在家裡任意的清洗衣物。好方便。

公寓的客廳、廚房、臥室、浴室都有窗戶,而這間公寓位於兩條街的交口處,所以與鄰近的住宅隔了一條街的距離。雖然還是挺近的,但是至少不是一開窗就可以摸到隔壁戶人家的那種距離,所以只要是醒著,我都可以把窗簾打開,讓陽光從不同角落進入,充滿整間公寓。

公寓不僅是空間分配還有採光很不錯,裡頭的一些小細節也做得很好,都有考慮到使用者的需求,可以看得出屋主對於這間公寓花了很多心思,是個有「愛」的公寓。我一看到這間公寓,也真的馬上愛上它了,所以我立即付了訂金,立刻聯絡原住處的房東,解除了租約,然後預約了搬家公司,把所有的家當都裝到搬家公司提供的箱子裡,然後搬到新公寓,住了下來。說得好像是一秒鐘做完的事,其實這可是花了不少錢,花了不少時間,也流了不少汗才達成的。不過我很滿意。我很喜歡我的新家。雖然有點舊,雖然以後回家都得爬樓梯,但是這是我的家。彩色的、溫馨的,有著我的個性的家。

ManMap_11  

新家離工作的地方很近,只有三個街口之隔,所以我走路上班只要花三分鐘。如果不用等紅綠燈的話。不過,在我搬家沒多久,我找到新工作了,所以上班的地點也要隨之變化。

想要換工作這個想法已經存在好幾個月了,不過我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拿到想要去的公司的面試。 我在原來的公司已經待了三年了。這三年中,我看到了也學到了我想學的,也清楚了解我待在這間公司無法學到的東西。所以我決定離開。我需要到新的地方看看,我需要跟新的人學習, 學習新的設計方式或是行政管理方式。想去的這間公司也是國際設計公司,他們在亞洲已經成立辦公室很久了,知道如何跟亞洲客戶溝通,知道如何運用適應亞洲市場、文化,但又不失國際觀的做事方法。也就是說,他們不會死板的將歐美的那一套搬過來,並自大的覺得亞洲客戶應該要照單全收,是一個適度地融合了亞洲跟歐美文化的公司。我到這間公司面試了兩次,已經確認可以拿到這份工作,剩下的只是談合約談細節,申請新的工作簽證,然後我就可以跟原公司辭職,展開新的生活。

是的。新的生活。雖然我還住在同一個城市,還是說著一樣的語言,還會繼續到V去跟阿貓、艾略特一起喝著不怎麼樣的調酒,說著不一定有趣的話題,但是,新的公寓以及新的工作代表我有新的上班路線了,我會經過不一樣的街頭不一樣的角落,我會去以前沒去過的超市買菜,我會面對新的同事、新的規定、新的工作挑戰,我離開了我所熟悉的事物,我的舒適圈,我的未來充滿了未知。不過,我沒有感到慌張或是恐懼。我已經經歷這樣的過程好幾次了。我離開了我的家鄉,我到一個陌生的國度陌生的城市去生活、去求學、去工作,面對以及處理我從未遇過的事情,也曾遭遇挫折,然後繼續進行。就像我曾經自己一人到一個語言不通的地方旅行一樣。我買錯車票,我坐錯車,然後我想盡辦法解決,最後抵達目的地,看到我想要看的風景。只是這樣而已,沒什麼好怕的。

在香港兩年多了。我喜歡這個城市,我想要繼續住在這裡,但是日常工作跟頻繁的出差壓得我喘不過氣,我感到疲乏,我想要有轉變,我想要看到新的東西。所以我決定搬家,我決定換工作。我需要有個現在的我所不確定的未知來刺激我。我需要期待,需要一種我可以看到美好風景、美好未來的期待,然後我會朝著那個方向前進。就像是到未知的國家旅行一樣。

「這會讓我覺得好像換了個城市居住了一樣。」我跟阿貓這樣說。

阿貓對於我所做的決定以及我所邁向的未來表現支持的態度。阿貓不會說什麼「不要走啊我會想你誒」這種矯情但其實自私的話。他也不會說「你確定你要這樣做? 現在不是很穩定嗎? 如果未來怎樣怎樣的話怎辦? 」。阿貓如同我所了解的阿貓一樣,他只是笑著對我說「我很高興你這樣做。我相信你所做的決定是對你自己最好的。」 然後繼續跟我說最近看到的電影中的故事情節與現實人生的相似處,或是他前幾天跟艾略特之間的愚蠢對話。

這三個星期中,我以加快的速度運轉,我處理了好多事情,我做了好多重大的決定,我用力地轉動方向盤,讓我的人生朝向另一個方向前進。雖然目的地可能跟原有的相距不遠。但是現在的我即將走不同的路徑,遇到不同的人事物,看到不同的風景。然後,我想起了查爾斯。那個突然牽起我的手,讓我心跳不已但又無比困惑的查爾斯。他人在哪裡呢? 他到底在做什麼,在想什麼呢? 他可以一起搭上我乘坐的快車,一起前往目的地嗎?

然而,我再次見到查爾斯,是三個星期以後的事了。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