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前方友人的摩托車,我轉動龍頭,彎近一個小巷子,進入一個狹窄的地方。這裡會有廟嗎? 到底在哪啊? 我心裡問著。以前在國外認識的朋友現在正在台南修廟,所以這次造訪台南,這位友人也成為造訪的對象之一。星期六,友人沒有放假,依然在修廟,所以我們要到廟裡找他。

看到了。在我又轉了個彎的時候。巷子底端變的開敞了些,出現一個帶著大榕樹的小廣場,以及位在巷底的小小廟宇「八吉境關帝廳」。

TNE_01.jpg

TNE_02.jpg

八吉境關帝廳是個有三百年歷史的老廟,它不像其他台南廟宇一樣有著大大的牌坊,從街邊就看到得到,而是隱匿在巷弄裡頭,安安靜靜的在角落守護著大家。

其實八吉境關帝廳本來不是在這裡的。它本位於中正路上,但後來道路拓寬的關係只得拆除,拆除後舊料部份移至現址重建,又經過幾次的整修,成為現在的模樣。八吉境關帝廳裡頭有不少極具價值的歷史文物,比如清朝乾隆皇帝所提的「浩浩其天」匾額,或是知名的廟宇畫師潘麗水的彩繪,書法名家朱玖瑩、黃國書的作品,再加上廟宇中的石雕、木雕及石造金爐,是個極具藝術跟歷史文化價值的珍貴廟宇。

只可惜,這麼漂亮的廟宇,在經過歲月的摧殘,百般的風霜後,整體風貌不復當年風光,廟宇也漸漸殘破,比如梁柱遭到蟲蟻侵蝕,門板龜裂了,漂亮的彩繪作品可能顏色剝落或遭香火燻黑,再也不是當年的漂亮精緻廟宇。

TNE_04.jpg

TNE_12.jpg TNE_13.jpg

TNE_03.jpg

被定為國定歷史建築的八吉境關帝廳,經由廟方報請文化局文資處自行修護,從2014年6月開始動工,進行修復工作。

八吉境關帝廳中一樣很受到注目的文物,是潘麗水所繪製的門神。共計四幅的門神門板,是潘麗水在七〇年代的作品,漂亮的門神門板經過歲月的摧殘,出現了髒污、龜裂、撞擊、損壞,彩繪顏料的防護層也老化,失去原有的光澤跟美麗。這個因為潘麗水彩繪而出名的門板,不是由一般的廟宇工匠維修,而是由油畫修復師蔡舜任處理。

油畫修復師,這個有著電影裡才會聽到的職業的人,是我在紐約時認識的朋友。蔡舜任是東海美術系畢業的,多年前跑到佛羅倫斯拜師學藝,先從掃地撿垃圾幫師傅搬木頭開始,像是武俠電影中跟高僧學武功的情節一樣,從這些小事情中學會如何挑選老畫框老畫布,學會從看似垃圾的雜物中找到寶物,並了解耐心是做油畫/古物修復最需要的東西,還得拋棄藝術家急欲表現自我的心態,才能成為一個好的修復師。

義大利是個有悠久歷史,有優美藝術,生活非常悠哉,非常清閒的地方。這個地方,也有非常緩慢的行政速度,所以不少外國學生都經歷了簽證沒辦好,得先出國一陣子的時候。我就是在蔡舜任的義大利簽證出了問題,得出境一陣子,所以跑到紐約去找朋友的時候,認識他的。後來,我到義大利玩,那時遊覽了好幾個城市,到佛羅倫斯的時候便借住在蔡舜任的家,他還當了我幾天的導遊,帶我逛佛羅倫斯,告訴我哪個教堂裡的油畫是他修復的,或是帶我到著名的烏菲茲美術館 (Uffizi),看著只在書本中看到過的知名畫作,興高采烈地告訴我這些藝術家的風花雪月,恩怨情仇。

蔡舜任的英文名字是Leo,Leo有雄獅的意思,所以那時跟著Leo去觀光的時候,他會開心地喊著「雄獅旅行團出團啦」。非常有趣。

好像沒多久前才發生,在我腦袋中有著鮮明畫面的義大利之旅,其實是2008年的事了。 後來,我離開了紐約,搬到上海去,而剛好那時蔡舜任在荷蘭工作,被荷蘭美術館指派到上海世界博覽會擔任荷蘭館的藝術修護師,所以就借住在我家。似乎我們這些在國外居住的人,總會在某個時候再相會。只是相會地點不同就是了。就像現在一樣。我們這群當初在紐約一起玩樂的朋友們,在台灣台南再次相會。雖然不居住在同一個城市了,雖然在不同領域工作,但是見了面,卻好像還是在紐約的時候一樣,沒有產生生疏感,只是像昨天才見面一樣的歡笑閒聊。

TNE_14.jpg

蔡舜任所負責的潘麗水門神,在經過三年的修復之後,終於能重現門神原有的細節筆觸與飽滿色澤,完整保留其原始樣貌。這個成功的修復成果,獲邀參加2014年在瑞典舉辦的第五屆國際建築彩繪裝飾藝術研討會(APR),並於這場國際的修復盛會中,首度發表四扇門神的修復經驗。帶著門神出國,感覺很有意思呢 (相關報導請按此)。

3c5b1e9fc861e9784887b9fa70d9919b <圖片截自網頁>

潘麗水門神修復完畢,八吉境關帝廳的修復依然得繼續努力,所以蔡舜任帶著團隊,不管南台灣的氣候多麼的炎熱,不管熱氣堆積在廟宇廳堂之間而讓這裡的溫度高達四十幾度,依然繼續彎著腰,低著頭,專注的一點一點的用棉花棒抹去沾染在屋簷梁樑柱上的污漬,一點一點的回復寺廟原本的面貌。

TNE_05.jpg

TNE_08.jpg

TNE_06.jpg

TNE_07.jpg  

TNE_09.jpg TNE_10.jpg

TNE_11.jpg

八吉境關帝廳不是二十四小時開放的廟宇,到了晚上七點多就會關閉,所以修復工作不能利用晚上較涼爽的時候做,得在白天抓緊時間做。

「滿身臭汗,變成工人了啦。」蔡舜任笑著說。這並不是抱怨,只是在陳述事實,叫我們不要在意他的汗臭味罷了。多年後再遇見蔡舜任,他依然有著南台灣大男孩的親切笑容,還是一說起修復就會滔滔不絕的解說,眼睛也閃著光芒,帶著無限的熱誠。

八吉境關帝廳預計在2015年修復完成,到時再去逛逛,看看這個經過許多人的心血,好不容易才修復完成的漂亮廟宇吧。到時若遇到蔡舜任,再聽他說故事吧。

TNE_15.jpg  

--------------------------------------------------------------------------------------------------------------------------------------------

八吉境關帝廳

  • address: 台南市中西區友愛街40巷11號

--------------------------------------------------------------------------------------------------------------------------------------------

2015一起兜台南 (請按以下標題)

--------------------------------------------------------------------------------------------------------------------------------------------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