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這個年紀,今天,我終於瞭解到什麼是劫後餘生。

故事是這樣的。

最近積極健身的我,去除每週末去健身房走跑步機以及上瑜伽課拉筋塑身外,還利用中秋長週末的時候跟友人小C 到港島南區的龍脊健行徑去,走了十公里的路,消耗了一千多大卡,最終在石澳海灘曬日光浴、睡午覺,還順便看了肌肉猛男,心情非常愉快。之後,我們決定每週找條路線去健行。健行可以運動又可觀光,消耗熱量後又可大吃大喝補充熱量而不用怕變胖,比在健身房運動還要有效益。也因此,這週末我也找了個健行路線,持續進行健身計畫。

這次我找是大嶼山的梅窩到愉景灣之間的健行徑,六公里的路線,可以看山看海,抵達愉景灣之後,可以在愉景灣的碼頭餐廳吃飯,然後到附近的海灘泡水曬太陽。也就是說跟上週的行程安排類似,只是換了個路線,行進路線比較短就是了。沒想到,本以為輕鬆閒逸的散步計劃,最後卻讓我吃了好大的苦頭。不過,倒也因此得到不少人生領悟就是了。

週六早上,我跟小C 坐上十點二十分從中環往梅窩的船,十一點抵達梅窩,正式開始健行。一抵達梅窩,即可看到梅窩著名的腳踏車碼頭。梅窩位於大嶼山的東南部,村子裡的人多半以腳踏車當代步工具,也因此,大家都從家裡騎腳踏車到碼頭,然後坐船到港島,所以碼頭旁的停車場停了密密麻麻的腳踏車,也因此被我戲稱為腳踏車碼頭。

我的好友大克跟小奇曾住在梅窩,所以我若到梅窩拜訪他們,也會騎著腳踏車在附近溜搭。大克跟小奇在兩年多前搬回澳洲了,在那之後,我再也沒到過梅窩了。

MD_01.jpg

MD_02.jpg

我跟小C 站在碼頭前看著健行地圖,發現健行路線是沿著銀礦海灘走,然後跨越一個小山頭到愉景灣,路線長6.3公里,步行時間一小時40分鐘。

map_01  

「走到山裡可以看到瀑布。還可以經過大克家。」我說。並指著臨著瀑布的健行道奧運徑。

「好啊。感覺距離差沒多少。」小C說。

所以我們走的路線是,梅窩碼頭→銀礦瀑布→奧林匹克徑→老虎頭郊遊徑→梅窩碼頭。路徑長10公里,需費時兩小時四十分鐘。只比之前的路徑多3公里,多一小時,這個長度跟上星期的龍脊健行+石澳差不多。沒問題啦。不過後來我們才知道,我們只有估算路徑長度,忘了看高度變化,所以後來被折騰得半死。

人生領悟一:做事情應該考慮各個面向,而不是只有單看一面。

map_02

決定路線後,我便熟稔地帶著小C在梅窩村子裡頭行走。地圖都不用看。離開碼頭後,沒多久的時間,便看到銀礦海灘。原來的健行路徑便是穿過銀礦海灘,往西北前進。

MD_03.jpg

接著,穿過渠道,進入梅窩村子裡頭。渠道不長,裏頭停靠的也只是簡易的小漁船,不過襯著背景的山頭跟綠意,畫面還是挺優美挺閒逸的。

MD_05.jpg

走入村子裡,看到的是低矮的民房、很鄉土的雜貨舖、穿著汗衫的阿公、在前院曬太陽然後睡著的狗狗,是個非常純樸,在中環絕對看不到的景象。

「以前走到這裡,都會聽到打麻將的聲音。」我說。冒著汗,一邊喝著茶,一邊打麻將的汗衫阿伯們,會偶爾抬起頭看著我們這些城市土包子,然後一臉不在乎的將視線轉回麻將桌上。

MD_06.jpg 

經過幾間民房所聚集成的小村落,我們隨即進入田野區,也快要到大克家了。大克家不在主要道路上,而是在田中間,得離開主路,進入一條小路才可以到。

「會有牛在窗邊出現的那種地方。」我回憶著大克告訴我的景象。據說大克的狗小蜘蛛第一次看到牛出現的時候,非常驚奇,一直趴在窗口看。我想牛兒看到小蜘蛛這隻大耳朵的法國鬥牛犬的時候,應該也覺得看到怪物了吧。

MD_07.jpg

我們走到大克家。大克跟小奇已經搬離這裡兩年了,這間房子也當然早有別人入住,所以可以看到屋子裡的雜物、晾的衣服等。我在門口擺了個姿勢拍照,準備待會寄給大克他們。

MD_41  

大克家後頭是另一個小村落,五顏六色的村屋很有味道。

MD_08.jpg

快速經過村子後,隨即抵達文武廟。梅窩文武廟供奉文帝文昌帝君和武帝關聖帝君,是梅窩最古老的廟宇,其建於明朝萬曆年間(1573年至1620年),比上環的文武廟還要早二百多年。不過梅窩文武廟面積較小,又在離島,所以不像上環的文武廟這麼香火鼎盛就是了。

MD_09.jpg

MD_10.jpg

之後,便進入山林裡了。沒幾分鐘的時間,便可看到一個中式涼亭,涼亭後方就是銀礦瀑布了。

MD_11.jpg

每次大家聽到哪裡哪裡有瀑布,總會發出哇的一聲,並決定把它當作目的地而前往。或是開車經過什麼山林時,看到路旁出現一個小水瀑,大家也會眼睛閃著光芒的說,「瀑布欸。」

瀑布這兩個字,總是有著某種吸引力,帶著什麼神秘的力量似的。不過,瀑布有大有小,銀礦瀑布在我看來,是屬於小瀑布,也就是說,看到時不會發出嘩然驚嘆聲的意思。雖然如此,銀礦瀑布還是成為梅窩的重要景點之一,假日也有不少人到此來,看風景啦,野餐啦,燒烤啦,或甚至爬到濕搭搭的瀑布懸崖上看起來很危險啦 (今天甚至看到穿裙子的穆斯林在上頭。穿裙子怎麼爬上去的啊?)。

在這裡沒有得到什麼人生領悟,倒是被被蚊子咬了好幾口,所以我跟小C只有短暫停留,拍幾張照片,在身上噴了防蚊液就走了。

MD_12.jpg

MD_13.jpg

瀑布旁的登山徑便是奧運徑。

奧運徑西北起三鄉(白芒、牛牯塱、大蠔三村的統稱)白芒,東南迄梅窩白銀鄉,全長五點一六公里,昔為東梅古道部分。這個路段於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沾光改名為奧運徑,不過奧運聖火在香港傳送期間,並未經過這條路徑,所以只有虛名,唯一會覺得跟奧運有點關係的,是路面上偶爾會看到奧運比賽項目圖案的混凝土,包括馬術、乒乓球、賽艇、射擊、鐵人三項、擊劍、游泳、羽毛球、田徑、自行車、帆船等。

奧運徑不是個好走的健行徑,他大多是有點陡的斜坡或是樓梯,所以我忙著流汗忙著往上爬,累得半死,忘了拍奧運刻印混凝土的照片了。「我想這條路是給奧運選手訓練用的,所以叫奧運徑。」我這樣跟小C說。

奧運徑走了一陣子,我們經過幾間村屋,還看到親切且好奇的黑狗兄弟,用力地聞著我們身上散發的防蚊液的味道。 

MD_14.jpg

MD_15.jpg

接下來,又是一段持續不斷的斜坡。好不容易爬到上頭,有個涼亭 (涼亭有名字,叫做「望渡坳避雨亭」)供人休息,還可在此眺望梅窩風景。梅窩渡輪港口、銀礦海灘、梅窩平原…..清晰可見。 

MD_16.jpg

MD_17.jpg

我的中暑症狀,是在抵達涼亭前的這段斜坡開始的。可能是剛才爬坡爬很急,太陽又出來把我曬得一身汗,所以暫時性的頭暈,感覺有點頭重腳輕吧。我心裡想著。或是說,我心裏是這樣希望著,希望這只是短暫的症狀,休息一下,吃根香蕉補充熱量,便會消除。只可惜,後來發現事與願違。只是那時候的我不知道就是了。

在涼亭休息了一會兒,雖然頭暈症狀沒有減輕,不過因為不嚴重,所以我們繼續上路。不到一公里的路程,我們抵達了亞婆塱。亞婆塱有個涼亭,也有健行徑地圖。如果沿著這條路繼續走的話,則會走完奧運徑,並可順著路徑走到東涌。我們的目的地是愉景灣,所以須在此轉向老虎頭郊遊徑。

老虎頭郊遊徑全長3.4 公里,需時一小時20分鐘,其起點是亞婆塱,終點則是老虎頭,是個貌似老虎頭的岩石。我們看著地圖,確認方向沒問題,便繼續上路,沒有在亞婆塱的涼亭休息。

MD_18.jpg

MD_19.jpg

我們在某個角落看到一個小洞窟,洞口放了兩隻不知道是狗還是老虎的小動物。是誰放的啊?

MD_20.jpg

進入老虎頭郊遊徑之後,我的中暑症狀越來越嚴重了。 雖然今天是個陰天,但是非常悶熱,而偶爾露出來的太陽依然強烈,會讓人全身發燙。老虎頭郊遊徑與奧運徑很像,大多是沒有遮蔭的斜坡路徑, 走在黃土路徑上的我,身體內的熱氣慢慢積鬱,慢慢堆積,我的頭開始變重,步伐開始變慢,眼前所見的物體也開始染上淡淡的黃色了。我很清楚地知道,我中暑了。不是肚子餓血糖低,是中暑了。

不是我自誇,對於中暑這件事情,我還蠻有經驗的。

大家還記得,小學跟國中的時候,每天早上我們都得參加升旗典禮嗎? 穿著制服帶著小帽子齊步走到操場去,站定,手舉在帽子旁,唱國歌 (還是國旗歌?),旗子升到柱子頂端後,手放下,繼續以僵硬的姿勢站在烈日下,聽著站在陰影下的校長或是訓導主任或是某某老師訓話,聽他們斥責我們站姿不好一直扭來扭去的。烈日繼續曬著,身體逐漸加熱著,我則一直瞪著站在陰影下的老師們,並發現我的視線開始染上淡淡的黃,過一陣子,畫面從黃色調變成黑白色調了。

「XXX應該又要暈倒了。」瞇著眼睛試圖在逐漸模糊的黑白畫面中看清楚事物的我,聽到同學的耳語,聽到我的名字。

是的,然後我就暈倒了。沒什麼出人意料地。因為我常中暑暈倒,沒幾天就會發生一次。這時便會有個同學熟練著扶著我,帶我回教室。走回教室的路上,如潑灑的墨汁般渲染我的腦袋的黑白色調會慢慢褪去,我開始可以看到東西。中暑症狀就在我的一身冷汗中消去了。

長大後,因為再也沒有無意義的升旗典禮的關係,所以中暑暈倒的機會沒有了。不過,暈倒的狀況還是會在我空腹喝酒的時候發生。空腹喝酒時,腦袋血糖不夠,所以身體會產生類似中暑的狀況 : 呼吸不順暢、口水吞不順、視線開始轉黃然後轉黑白、腦袋關機、暈倒。

所以我說嘛,我對於中暑,或是說暈倒這件事情,還蠻有經驗的。也因此,這天爬山爬到一半,身體開始出現症狀的時候,我立即提高警覺,告訴小C,並開始每走幾步就休息一下,希望症狀可以就此消去。只可惜,雖然我常找機會休息,但是健行徑多為曝曬度高的路徑,所以我依然是坐在烈日下,身體無法降溫。更慘的是,我們的水都喝完了!!!!

我坐在路邊的草叢,覺得好不舒服,好想吐,可是卻吐不出來。最後我決定躺一下,希望能夠冒個冷汗,然後症狀便消除了。小C 當然也不知道要怎麼辦,所以只能陪在我旁邊,貼心地告訴我要休息多久就休息多久。不過後來她說,當我告訴她我需要躺一下時,她嚇到了。我想小C沒有中暑經驗,不知道這是處理辦法之一 (在陰涼處休息是發生中暑症狀時的處理辦法)。

躺在草叢跟石頭堆上頭,實在不是很舒服,且我的症狀是卡在一半的尷尬狀況,視線沒變黑白,我沒冒冷汗,吐也吐不出來,卡住了。好難過。沒辦法,我躺在那邊一陣子,聽著路人經過的談話聲,某個小孩的哭鬧聲,大概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吧,我決定起來。

「我們慢慢走吧。」我說。每走十分鐘休息五分鐘,總有辦法走完吧。我心裡這樣打算。不然一直坐在這裡也不是辦法。

「對啊,不然待越久可能會脫水越嚴重。」小C說。

這時候的我們,已經走到愉景灣高爾夫球場後頭,可以看到球道,可以清楚看到穿著乾淨的高爾夫球裝,揮著球桿的人,也可以清楚的聽到他們談話的聲音。好清楚好清楚,好像好近好近,可是他們在山下,我在山上,他們在另一個世界,我在自己的中暑迷宮中,走不出去。

「如果有辦法下去就好了。可以求救。」我看著修剪的漂亮的高爾夫球場,低喃著。

MD_21.jpg

「我們應該要跟人要水喝。」走了幾分鐘後,我跟小C說。我很清楚知道我的體力沒有問題,是中暑這件事情阻止我腦袋運作,所以我需要消除中暑症狀才行。沒有水,中暑症狀不會消除的。

「大家帶的水都不多,不過如果每個人要幾口水,就不會對他們造成太大影響。」我繼續說。小C點頭表示贊同。

過沒多久,我們遇到一群正在路邊休息的歐吉桑。考慮了幾秒後,我鼓起勇氣向他們要了水。歐吉桑們剩的水也不多了,不過還是倒了一些到我的水壺裡。向歐基桑們道謝後,我們繼續前進。

「每遇到人就要水,應該可以讓我們撐到走完。」我說。後來證明,這個舉動真的救了我們 (救了我啦)。

人生領悟二:遇到困難(或做錯事)時,不用怕丟臉,應該勇於向他人求助 (或是承認失敗)

 

老虎頭健行徑多半走在沒有大樹遮蔭,只有草叢的山頭上,沿路可以看到不少形狀奇異的大石塊,挺立在荒野中。這些石塊,去除成為沿路風景外,也成為某種地標物。比如前方看到的這個三四米高的金字塔型的大石頭,像是燈塔般的出現在遠方的山頭,石塊旁也有不少行山客,正在那裡休息跟拍照。

那裡應該是行山路徑的最高點了吧。到那裡,轉個彎,就可以下山了吧。我們心裡都這麼想著,並奮力地朝著它前進。幾百公尺的距離,平常的我,幾分鐘就可以走到了。可是,現在的我不是平時的我,我的腦袋依然發脹,身體依然熱滾滾,嘴角也繼續持續乾渴狀態。

我想起最近看的電視影集True Detective第二季最終集,文斯范恩在沙漠中拖著腳步行走的畫面。就是這樣吧。拖著腳步,腦袋裡想著某個目的地,希望在某個時候可以得到救贖,可是依然無助的心情。當然我們現在所處的場景沒這麼的戲劇化,我也不是孤單一人被丟在荒野中就是了。

MD_22.jpg

好不容易爬到坡頂,可以看到山的另一頭的時後,我們發現,接下來的是繼續綿延到遠方,並依然逐漸往上升的登山路徑。「天啊。這什麼東西啊!!!」我喪氣的喊著。

「好像人生喔。」小C說。「以為一個案子終於交了,可以休息時,結果又有下一個deadline出現了。」

唉是啊。人生領悟又出現了。

人生領悟三: 人生充滿了挑戰。當你以為困境已經解除時, 挑戰還是會繼續出現。

MD_23.jpg

雖然沒有任何遮蔭,我還是決定在大石塊旁休息一下,並請小C去跟這群在大石塊旁休息許久的路人團體要水。這群歐巴桑歐吉桑團體,聽到我中暑了,便走過來關心,其中一個歐巴桑從包包中掏出一罐白花油,抹在自己的手上用力搓了搓,然後將手掌伸到我鼻子前,叫我用力吸氣,將充滿薄荷味的刺激味道吸到身體裡。這個動作反覆了好幾次,之後我也用白花油抹在脖子上。

「到這個地方休息。這裡有陰影,會比較好,不然會越曬越暈。」歐巴桑歐吉桑七嘴八舌地說,並指引我到某個角落。歐巴桑們臨走前,給了我們半罐水,還有一塊麵包。我坐在角落,呆呆的看著遠方的風景,緩緩地啃著麵包,緩緩地啜著水。

「白花油好厲害。」我緩緩地轉過頭來,這樣跟小C說。吸了幾口白花油之後,我的腦袋像是被什麼強力清潔劑沖刷過似的,突然乾淨了。混沌的感覺沒了,我的視線不再蒙著淡淡的黃色,身體也似乎變輕了。我恢復正常了。

中暑症狀已經清除,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繼續坐在原地休息。這時候,另一個團體來了。那是一群年輕外國男女們,他們穿著輕便的運動服,手上拿著水壺,嬉笑的走了過來。

「可以去跟他們要水嗎?」我請小C再去要水。雖然剛才已經拿到水,但我們兩也喝掉不少。所以還是一有機會便要水吧。這群年輕人,聽到小C解釋我的狀況後,立刻倒水到我的水壺中,還給了我們一顆蘋果跟一個巧克力棒。

「哇,他們把水壺裝滿了?」我接過水壺時,驚訝地說。

「對啊。超佛心的。且這群人很有經驗的樣子,每個人身上都拿著兩升的水。」小C說。

「可能是住在愉景灣的人吧,常爬這座山,很有經驗。」我說。

在金字塔大石塊這裡接受許多路人的救助,拿到不少補給,並將中暑症狀完全清除後,我跟小C繼續上路。沒有了中暑症狀後,我可以輕鬆地行山 (路徑依然不輕鬆啦,但是至少我的體力沒問題),而我們也終於跨越山頭,看到愉景灣的住宅群,以及它附近的水潭了。

MD_24.jpg

MD_25.jpg

MD_26.jpg

我跟小C坐在行山路徑的告示牌旁休息,看著綿延到遠處的山頭,飄渺的雲霧,發出了嘆息聲。

「真不敢相信我們爬到這麼高。」我說。我拿出手機,看著Endomando (運動紀錄App),以及上面顯示的登高高度。我們攀登了六百多公尺,等於二十幾層樓的高度。

MD_27.jpg

行經老虎頭觀景台,可以遠眺大嶼山北方的風景。不過今天天氣不太好,霧霾挺重的,所以看不太清楚就是了。

MD_28.jpg

MD_29.jpg

接著,我們抵達老虎頭了。

MD_30.jpg 

老虎頭是某個山頭,因為狀似老虎頭而得名。看得出來嗎? 就是前方左邊突出的部分,據說像老虎的頸背,而老虎頭前方眺望的區域,便是愉景灣。

MD_31.jpg

從地圖上看起來,下山的路徑是沿著老虎頭的旁邊走下去,可是我們走到那裡後,卻看不到什麼路徑,只有一個雜草遮掩住,可能是路徑的地方。這條路,去除很不清楚外,也非常陡,非常危險的樣子。觀察了一陣子後,我們放棄走這條路,決定爬回上頭,走回剛才經過的路線分叉口。 在這裡可以接到一條往北,走在山脊上的路線。這條路雖然要走遠一點,但是至少看起來正常多了,且剛才看到不少人走在那條路上,可信度較高。走吧。

MD_32.jpg

遠看覺得蠻容易的路徑,真正走了之後,才發現不怎麼好走。主要原因是我們開始走下坡路,所以得很小心腳步,注意踏的階梯等。後來,我們甚至遇到非常陡的路段,有多陡呢? 我想應該有40度吧,總之是陡到我們站在上頭,開始慘叫說這到底要怎麼下去啊的那種坡度。

「真的是走這裡嗎?」小C問。

「是啊。剛才那些人就走這條路上山啊。」我說。我們準備下山時,有一對情侶正一邊聊天一邊爬這個坡上山,所以我很確定我們沒有迷路。

「用坐的好了。就像滑雪不小心走到黑鑽石坡度的時候,我都用坐的。」我說。不過滑雪道的地面是軟軟的雪,這裏是硬邦邦的石塊,且不小心踩滑了可能會咚隆咚隆滾下山然後頭破血流之類的。

小C感覺很猶豫的樣子,所以我決定示範一下。我把本來拿在手上的相機跟手機收到背包中,空出雙手,然後壓低身子,以手扶著地面,半蹲坐的往下走。這樣如果不小心腳滑了的話,最多只會坐在地上,不會滾下去。

我們兩個花了好長的時間,才走完 (坐完) 這段斜坡,來到緩一點的地方。回過頭,看著剛剛爬過的坡道,我們也發現剛剛那對情侶已經爬到山上,正坐在大石頭上看著我們。

「應該覺得我們很蠢。」小C說。

「哎唷,安全下來就好了。」我說。且不走不行啊,總是要下山的,總是要想辦法往下走。我們已經過了那個哭一哭鬧一鬧然後就會有別人幫我們解決問題,把我們攬在身上一起走的年紀了。且我們也不是可以隨便叫台直升機來接我們的特務或是有錢少爺,所以還是認命點,靠自己的力量慢慢下山吧。

人生領悟四: 人生 (或是說工作) 中會遇到很多困難。不管多艱辛,都得勇敢面對,想辦法解決。畢竟,這是自己的人生,自己的路得自己走,沒人會背你的。

MD_33.jpg

雖然後來沒有再遇到需要坐著下山的路段,但是這段下山路真的很艱辛,有好多很難走的路段,得小心翼翼的判斷下一步要踩的地方,然後緩慢地往下走才行。走這段路的時候,我們偶爾會遇到其他行山客。這些人應該是愉景灣的住戶,對他們的後山很熟,所以即使坡很陡且沒有修整完好的道路,他們還是健步如飛,沒幾分鐘就消失在我們的視線範圍了。

慢慢的走,還是會走完嘛。我們已經遠離容易曝曬的荒原路徑,進入茂密的樹木區。我們就快要到山下了,愉景灣的住宅已經在眼前了,很快就可以抵達文明世界了。我跟小C互相安慰著。沒想到,這時候,天空開始發出轟隆轟隆的低吼聲,過沒多久,雨滴落下來了。老天啊!!! 你到底是要給我們多少挑戰!!! 啊!!!

雨越下越大,小C決定撐傘走。我不願意撐傘,因為我需要把兩手空出來,扶樹幹扶石塊,以此穩住自己的腳步。身上濕了就算了。且現在這狀況,不能再慢慢走了。泥土路已經開始變得濕滑,本來被人弄出一個一個凹洞便於大家落腳的地方開始積水了,如果不快點下山的話,等下會會更難走。

然後,路突然沒了。小徑沒了,終止在樹叢之前,旁邊看不到任何路徑。咦? 難道我們走錯路了嗎? 可是沿路沒有看到任何叉路啊? 剛才走在我們前方的路人,他們不是走這裡嗎? 怎辦? 雨這麼大,不可能再往上爬去找路了吧。

這時候,我發現草叢間的排水溝。水泥做的人工排水溝,而不是草溝。有這種東西,代表我們靠近住宅區了吧。排水溝有個往下的緩緩坡度,所以走在排水溝上頭,也可以往下走,最終可以抵達地面才對。果然,走了沒多久,我看到一個樓梯,看到另一個人造的東西了!!!! 我沿著樓梯走,並看到樓梯底端出現的人工鋪面。

我轉過頭來,對著小C喊著,「我看到鋪面了,我看到鋪面了!!!!!! 」噢。鋪面,我好愛你!!!!

MD_34.jpg

鋪面代表的是開發區,所以我們從草叢中鑽了出來之後,便進入愉景灣這個住宅區了。回到文明世界,好開心喔。

我跟小C 跑到某棟樓的下方避雨,並在一旁的自動販賣機買了飲料,站在那補充水分,並看著前方的這個草叢。我們剛剛走的應該是維修通道吧。 有可能這是附近的居民喜愛走的捷徑,算是 「野的健行徑」,所以道路狀況很差很難走。不過這些居民都走習慣了,所以可以像飛的一樣前進就是了。

稍微休息一下後,我們走到馬路上,找到公車站牌等公車,並在這時發現這裡有公車通往東涌,所以我們決定到東涌的東薈城吃飯,然後從那裡搭地鐵回家。

MD_35.jpg

來到東薈城,雨已經停了,我們看著漂亮的購物商場,以及在前方廣場走動,穿著整齊精緻的人群們,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不到半小時前,我們還在山上,還在樹叢裡掙扎欸。

「哼。這些都市人,都不知道我們浩劫餘生,剛從山裡爬出來。 」我撇著嘴說。請叫我大嶼山魯賓遜。

 

東薈城的美食街有個台式鐵板燒,我們到那裡去各點了一份餐點,大口大口的吃著,以補充這段艱辛健行所損耗的體力。 台式鐵板燒真的挺台式的,不過他的青菜不是用豆芽菜,而是用香港常見的油麥菜,所以感覺有些不同。

MD_36.jpg

MD_37.jpg

吃完鐵板燒,坐地鐵回到中環後,我們肚子又餓了。今天消耗的熱量實在太多了,且我們沒有吃午餐,所以鐵板燒感覺只是點心,我們得吃個真正的晚餐才行。因此,回到中環後,我們又到歌賦街的周月去吃了個拉麵。

「其實這樣吃,還沒有補足我們消耗的熱量。」小C說。小C的手機裝了個Myfitnesspal的軟件,可以記錄每天吃的食物的熱量,然後計算是否超過今天應該消耗的熱量。 

MD_38.jpg

MD_39.jpg

MD_40.jpg  

所以我們今天到底走了多少路,消耗了多少熱量呢?

今天我的Endomando記錄器不小心中斷了幾次,有時候是我休息時按暫停然後開始走時忘了啟動,或是不知道是我不小心按到還是Iphone秀逗,總之Endomando讓紀錄停止並且按下完成鍵,所以最後我有三個紀錄,其中還有小段路線沒有記錄到。這三個紀錄加起來,長度是9.9公里,爬升651公尺,耗時3小時50分 (不包含休息時間),消耗的熱量是1285大卡。所以,加上沒記錄到的,可能要再加個1公里,以及幾百大卡吧。

MD_42

MD_43

MD_44  

你看,是不是我們再吃掉一大碗拉麵,也不超過?

好啦,浩劫餘生故事到此結束。我們從早上十點出門,十一點開始健行,到下午四點才回到文明世界,也就是說,我們總共走走停停了五個小時。還是趕緊回家休息,拿個什麼跌打損傷貼布幫自己貼一貼,拿牛角梳刮刮痧吧。

明天要去買白花油,隨時帶在身上當作救命小物。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