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在遙遠遙遠的國度,有個樵夫上山去砍柴,回家路上不小心把斧頭掉到湖裡去了。樵夫非常傷心,因為這是他的生財工具,沒了斧頭就沒辦法工作賺錢。這時候,一個女神從湖裡冒出來,問樵夫發生什麼事。樵夫說斧頭掉了,女神便掏出一把銀斧頭說,這是你的嗎? 樵夫說不是。女神又掏出一把金斧頭說,這是你的嗎? 樵夫說不是。最後,女神掏出一把鐵斧頭,樵夫很開心的說這才是我的斧頭。女神看在樵夫很誠實且不貪心的份上,去除把鐵斧頭給他之外,連金銀斧頭都送他了。回到村子後,樵夫跟鄰居說了這故事,鄰居便跑到湖邊,丟了一個斧頭進去。同樣的,女神又冒出來,手上拿著金斧頭銀斧頭鐵斧頭,問鄰居哪個是他的 (女神應該會想怎麼每天都有人掉斧頭,好煩喔)。貪心的鄰居連忙指著金斧頭說那是他的。女神知道鄰居騙他,甩頭就走 (不對,應該是說,直接沉到水裡去),什麼斧頭都沒給鄰居。鄰居沒拿到金銀斧頭,連原本的鐵斧頭都沒了。

上次想到金斧頭跟銀斧頭的故事,是我在緬甸的茵萊湖坐船,一邊拿著手機拍照,一邊擔心手滑而把手機掉到湖裡的時候。

「手機掉下去的話,就會有女神浮出來,問我說掉的是Iphone 5還是Iphone 6,是白的還是金的。哈哈。」我笑著對同遊的小K說。當然我沒蠢到把手機丟到湖裡去妄想拿到新手機就是了。然而現在,當我身處在深圳寶安機場的時候,又想起金斧頭跟銀斧頭的故事了。

因為要到濟南出差,而香港直飛濟南的航班無法與會議時間配合,所以我們得從深圳搭機。來到深圳寶安機場。過安檢的時候,機場工作人員去除叫旅客把筆記型電腦、手機、IPad拿出來之外,還列出了雨傘跟充電寶 (台灣叫做移動電源) 。過了X光機後,工作人員拿起我的充電寶,檢視了一會兒,然後說,「這個充電寶上頭沒有寫電容量,不能帶上飛機。」

「可是我前幾天才飛到上海,也帶了這個充電寶,完全沒問題啊。」我說。

「我不知道上海機場是怎麼樣。不過全國機場都有這個規定。你看這裡。」工作人員指著貼在後頭的告示海報,然後把我的充電寶交給另一個女性工作人員。她拿著我的充電寶,帶我走到安檢處後方一個儲藏室般的辦公室,那裡頭坐了兩個年輕女孩,其中一個女孩接下我的充電寶。

「可以讓你免費放兩天,之後才收保管費。你會飛回這裡嗎? 如果兩天內回來的話,直接到商務中心領就好了。」女孩A說。

「我明天晚上就回來了。商務中心開放到幾點?」我問。

「早上八點到晚上十點。」她說。

「我飛回這裡已經超過半夜十二點了,怎麼辦?」我說。

「商務中心從早上八點開到晚上十點。」女孩A像機器人一樣重複著。這種回答有任何幫助嗎? 我帶著不滿的眼神瞪著她,以放大的音量說,「你們這樣合理嗎? 把我的東西收走了,然後我沒有辦法可以領? 」

「規定就是規定。不然,你有沒有朋友可以來代領?」女孩B說。

「沒有。」我繼續擺著死臉,簡單的回答。誰會沒事跑到機場,只是要幫人領一個充電寶啊。又不是很閒。

「可以用寄的嗎?」我接著問。

「要過年了,快遞都沒送。要等過完年。」女孩B說。

「沒關係,那就過完年送。」我說。

「這樣的話要三十幾塊錢喔。」女孩A說。三十幾塊錢。這點錢我出得起好嗎。

女孩A遞給我一張快遞單,並告訴我快遞只能送深圳當地。沒關係,我可以把東西送到深圳辦公室。送到哪裡後,很容易找人轉交。我拿起手機,打電話問助理深圳辦公室的地址,並一邊拿筆記下來。

「單子填完沒?」我電話剛掛掉,女孩A便瞪著我說。很不耐煩的樣子。沒看到我剛掛完電話嗎? 且你們又沒在幹麻,急什麼? 我要趕飛機都沒你們急。我瞪回去,但是沒再說什麼,只是緩慢地在快遞單上填寫資料。

好了,故事講一半了,結束了我如何失去充電寶的過程。那時候,我的心裡完全不信任中國機場人員的作業模式,也已經有了心理準備,準備失去我的充電寶了。大家可能會覺得,不就是一個充電寶嗎? 再買一個就好啦。哎唷,這個充電寶是幾前年Iphone 5 剛出來時推出的,那時候市面上還沒有太多充電寶,選擇不多又很貴,所以我花了六七百元港幣才買到這個Just Mobile的充電寶(請按此)。雖然已經用了好幾年了,市面上早已出現許多便宜且造型可愛的充電寶,但是既然我的Just Mobile充電寶很實用,體積小重量輕攜帶方便,所以我一直沒買新的。也不覺得有必要買新的。如果現在因為白癡的中國機場的規定,導致我得花錢買一個新的,我會很生氣。

IMG_6827 <照片節自網頁> 

到濟南出差了兩天一夜,最後由於會議提早結束,所以我們可以搭早一點的飛機回深圳,晚上八點多即可到深圳寶安機場。那我應該可以去領充電寶,不用寄了吧。還在濟南機場時,我便打電話到深圳寶安機場的商務中心。工作人員說,快遞要到過完年後才會送貨,所以東西還在商務中心,叫我出關後到二樓的商務中心領。然而,寶安機場二樓商務中心的人員卻這樣跟我說,「沒有這個東西。到四樓的商務中心去。」

「你確定在四樓? 之前我打電話來,你們的人說在二樓。」我說。

「總之不在這。你到四樓去找。」工作人員說,然後就低頭做事,不理我了。

四樓的商務中心是個相對明亮的辦公室,裏頭也有好幾個工作人員。說明來意,也拿出單據後,一個女性工作人員用電腦查了資料,然後開始打電話。「欸,你們那裡有沒有一個充電寶? 用黑色布袋裝的充電寶。昨天客人寄放的,現在人家要拿了。你看一下有沒有在架子上,因為我們這裡沒收到。」

那個工作人員打了好幾個不同的電話,同樣的對話重複了好幾次,最後她掛掉電話,轉過來對我說,「小姐,所以你的充電寶是什麼樣子?」

「黑色的,放在布袋裡,裡面還有一條線。」我說。你剛剛不是還跟人形容了模樣嗎?為什麼還要問我? 我皺起眉頭,瞪著她。

「很不好意思,我們現在找不到你的充電寶,不知道在哪了。不然,我先給你個充電寶應急,然後我們再繼續找。」她說。

「啊? 」這是什麼狀況? 

「我們這裡的辦公室有好幾個,運送過程比較複雜,那個充電寶可能在運送途中,或在誰身上吧。我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總之這一刻我們真的找不到。」她說,非常慚愧的表情。我點頭同意後,她便走到辦公室的某個角落,翻了好一陣子,然後拿出三個充電寶。那三個充電寶都不是我認識的牌子,且有的看起來很虛的樣子。這些充電寶是哪來的啊? 該不會是別人寄放在這裡忘了拿,或是被工作人員搞丟後來又找到的。就像我那個不知在何處的Just Mobile充電寶一樣。

「這一個是太陽能的喔。」工作人員拿起其中一個充電寶,試圖討我歡心。

「這個有充電線嗎?」我拿起另一個看起來比較不糟的充電寶說。

「任何Andriod的線都可以用吧。」她說。我一句話都沒說,只是瞪著她,連帶嘆了一口氣。

「我再去幫你找一個有線的。」她立即回應,然後轉身回到辦公室裡,好幾分鐘後拿了一個還裝在盒子裡的Sansung充電寶出來說,「這個是全新的,所有的線都還在裡頭。」

「那我拿這個。還有,快遞單請還給我。」我說。

「啊? 可是你已經拿了一個充電寶了。」她驚訝地說。

「你剛剛不是說這是讓我應急用的,之後要繼續找? 所以剛剛講的這些都是騙我的? 你們就不再找了? 明明是你們搞丟的欸。這樣像話嗎!!!!! 把單子還給我,我會再打電話回來查!!!!」我提高了音量,大聲的罵著。我才不想要你的Sansung,我只想要我的Just Mobile。還我!!! 

工作人員自知理虧,只得把快遞單拿給我,並留下我的手機號碼。

 

「所以,你拿到新的充電寶喔。真幸運。」一起出差的同事大維跟盧卡斯,看著我的充電寶,幸災樂禍地說,並開始研究這個充電寶的電量。

「哼。I don't care。我只想要我的。那是台灣製的。」我說。我才不要韓國製的充電寶。哼。

「但這是新的,有更多新的技術在裡頭。」大維說。我才不管。我只想要我的舊充電寶!!! 現在拿到這一個,只是讓我不用再多花錢去買一個而已。我才不管它有什麼新技術呢。

「下次你丟個電腦看看,說不定可以拿到一個更新的。」盧卡斯說。我沒有回話,只有瞪了他一眼。

IMG_6829

我們三人坐上車子,離開寶安機場,十五分鐘後,我的手機響起了。「小姐,你還在機場嗎? 我們找到你的充電寶了。」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我已經在高速上了。」我說。

「那我們就照原計畫幫你用快遞送吧。剛剛那個充電寶,就當作送你的禮物。」她說。

「喔好。謝謝。麻煩你了。」我說。並掛掉電話。

 

所以,我的充電寶遺失在深圳寶安機場裡頭。沒有什麼女神冒出來幫我的忙,只有一堆講話不負責任的工作人員在那裡兜圈子。不過,最後我拿到了我原來的黑色Just Mobile充電寶 (假設農曆年後,它真的順利送達深圳辦公室的話),還有一個綠色的超薄Sansung充電寶。

金斧頭銀斧頭鐵斧頭。黑充電寶白充電寶銀充電寶。你掉的是哪一個?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