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上環的巷弄中,常會有意外的驚喜。不知道何時冒出來的文青咖啡店,或是好像東西都好好吃的小餐館,或是某個牆角出現讓人停下腳步的藝術塗鴉,或是穿著輕鬆手上拿著外帶咖啡正準備回家代表住在附近,我一邊偷瞄一邊幻想以後還會遇到的帥哥型男.....。走在這裡,很容易心情很好呢。

Mitte是以上這些讓我突然心情很好的事項之一。

MT_01.jpg  

某天晚上,我跟幾個友人聚會,聚會結束後,覺得意猶未盡,所以我們便在上環街道中亂竄,尋找可以續攤的地方。因此,我們來到了Mitte,這間位於上環差館上街,放著熱鬧音樂漾著活力的酒吧。

MT_04.jpg

Mitte這間酒吧,老闆一個來自德國,一個來自義大利,兩人在德國相遇,最後在香港開了這間有著柏林區名 (Mitte是柏林中心區的區名) 的酒吧,引進柏林酒吧的複合式風格,讓Mitte既是特色音樂酒吧,也是文藝分享空間,也是可以享用美食的餐廳。

一走進Mitte,看到的是調酒區兼廚房兼吧檯座位,用餐區則僅有八個位子,剩餘的是靠著牆邊的少數高腳凳吧台座。空間不大,座位不多,所以如果人一多,大家便會肩膀靠肩膀的互相磨蹭,很熱鬧。

MT_08.jpg

MT_03.jpg  

第一次到Mitte的時候,我們只有喝酒聊天,一邊聽著動人音樂,一邊緩緩搖擺身體,享受Mitte的活力。在這裡喝酒時,一直聞到好香好香的食物味道,所以隔了一週,我便跟友人盧卡斯重訪Mitte,到這裡試試餐點口味。

Mitte的餐點是義大利菜,由於廚房不大,用餐座位也不多的關係,所以餐點種類選擇也不多。不過服務生說,這裡的餐點每幾週就會換一次,所以可以常來試試新口味。

我跟盧卡斯各自點了一個義大利麵分著吃。一個是海鮮義大利麵疙瘩,一個是蕃茄培根貝殼麵。這是我第一次吃義大利麵疙瘩,感覺他有點像是義大利燉飯,只是顆粒大顆了點,口感則是很有嚼勁,我很喜歡。

MT_05.jpg

蕃茄培根貝殼麵也挺不錯的。

MT_06.jpg

用餐的時候,Mitte的女帶位員走到我們桌邊,跟我們聊了起來。女帶位員叫做珊,是個來自美國,不過在義大利住了好一陣子的漂亮女孩。

「你們上週有來,對不對?」她說。

「對啊。上週經過這裡,覺得氣氛很好,就進來喝了酒。這週就過來吃晚餐啦。」友人盧卡斯說。

「我記得你們喔。應該是說,我記得妳。」珊指著我說。

「咦? 」我? 我上週打扮得很普通欸。且她竟然不是記得長相帥氣的金髮盧卡斯,而是記得我?

「我記得妳的臉頰。 」她笑著說。

「我一開始沒認出他,因為他換眼鏡了,我以為是不同人,然後想說你大概帶不同人來約會了。哈哈。」她眨著眼睛說。

「聽到沒有,她記得我,不是你欸。 」我也笑了起來,得意地對盧卡斯獻寶。

接下來,盧卡斯告訴珊,我們一致覺得她長得很像女演員凱薩琳海格(Katherine Heigl)的事情。我們上週到這裡時,一直覺得她長得很像哪個明星,想了好久好久,一直想不出來很痛苦。這週再看到她,終於想起來是像凱薩琳海格啦。我們還懷疑她該不會是凱薩琳海格的姊妹,而上網搜了一下。只可惜不是。

「我已經好久沒聽到人家這樣說了。以前還真的挺多人這樣覺得的。」珊說,「凱薩琳海格是我的朋友的朋友喔,所以我們也認識。有一陣子,凱薩琳海格把頭髮染成棕色,我還開玩笑罵她說幹嘛學我,這樣大家真的分不出誰是誰了。哈哈。」

漂亮的珊跟我們聊了好一陣子,告訴我們Mitte常不定期的展覽藝術作品,還會邀請DJ到這裡放音樂,可以加入Mitte的臉書粉絲頁,就可以知道活動最新消息。

「等下你們吃完飯跟我說,我給你們神秘小禮物。」珊眨著眼說。

所以神秘小禮物是什麼呢? 是兩杯shot啦。我沒法喝烈酒,所以就把我的份給了盧卡斯。他咕嚕咕嚕喝下肚,像是喝水一樣,完全沒有感覺。

「好了。現在要換去哪續攤?」盧卡斯說。

------------------------------------------------------------------------------

Mitte

------------------------------------------------------------------------------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