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是這樣的。

前往歐洲之前,盧卡斯曾幫我排了華沙觀光行程。「你可以先到瓦金基公園 (Lazienki Park),那是皇家浴場,也就是皇室的後花園的意思。你可以在公園逛逛,然後公園的北邊有個美術館,可以在那邊的咖啡廳吃飯看風景。吃完飯再沿著外面那條大馬路往北走,途中會經過國家博物館,然後你會看到棕梠樹,接著街道就會變成很多商店跟咖啡店的路段,可以逛街。」盧卡斯指著Google Map,以導航的方式一個畫面一個畫面的交代看到的風景。

「打斷一下。棕梠樹? 這東西有啥好提的,幹嘛特別講? 」我說。

「因為那是顆假的棕梠樹,在路中間。華沙的人都知道那棵樹,很有名的。」盧卡斯說。

到底為什麼華沙的路中間要放一顆假的棕梠樹呢? 我對於盧卡斯的華沙導覽說明中,記得最清楚的大概就是這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棕梠樹吧。好啦,不管棕梠樹的來由是什麼,我到華沙的第二天早上,便照著盧卡斯幫我排的計畫,啟程前往瓦金基公園。

瓦金基公園位於華沙老城中心的南邊大約3.5公里處,不遠。不過既然我會沿著原路走回老城中心,所以我決定坐車過去以節省體力。詢問青年旅館的工作人員到瓦金基公園的公車路線之後,我便拿著旅館提供的免費地圖,走到街角尋找工作人員跟我說的公車站牌。

「親愛的,你需要幫忙嗎? 」突然有人操著流利的英文問我。說話的人是個老太太。老太太穿著深藍色的風衣外套跟深藍色的窄裙,頭上帶著太陽眼鏡跟遮陽帽,左肩掛著一個綠色的皮手袋,右手提著一個緹花包包,全身打扮挺得體的。

「我要去瓦金基公園。旅館的人說這附近有公車可以搭。」我說。並講了公車號碼。

「我也要去那裡,也要搭那班公車喔。你跟著我走吧。」老太太說,並親切地挽著我的手臂,朝公車站牌的方向走去。

「你是來玩的嗎親愛的。你從哪來的啊?」

「對啊。到這邊來觀光。我是台灣人,但是現在住在香港。」我說。「你呢? 你住在這裡嗎?」

「是的。不過我也住在瑞士。」老太太說。喔? 所以旅居國外,只是回家鄉看家人,像盧卡斯一樣嗎? 我在心裡想著。

「接下來還有什麼旅行計畫嗎? 」我一邊等公車,一邊跟老太太閒聊。

「有的。我要去美國,要去華盛頓。你知道的,有白宮的地方。」老太太說。有白宮的地方是華盛頓特區,只講華盛頓的話會讓人誤以為是華盛頓州,兩個地方差很遠。我在心裡糾正著老太太,不過我什麼都沒有說,只是保持我的好女孩形象,微笑,點頭。

「你說你是台灣人。你知道嗎,我好喜歡你們的蔣介石先生。他真的好有軍人風範,好英俊。」老太太說。眼睛好像閃著少女漫畫的星星光芒似的。蔣介石? 我幾十年沒聽到這名字了,今天竟然是從一個華沙的老太太口中聽到? 真是太神奇了。

搭上公車後,老太太跟我坐在一起,偶爾介紹沿路看到的風景,剩餘的時間則是問我家裡有幾個人哥哥大我幾歲我的工作是什麼在香港住多久了之類老人家很愛的那種打聽身家的系列問題,在外觀光心情很好的我,乖巧地一一回答,沒有露出煩躁的表情,也真的沒有在心裡感覺任何煩躁。

「你看那裡!」老太太突然指著窗外。那是華沙的無名塚紀念碑 (The Tomb of the Unknown Soldier),紀念碑牌樓前方有一列士兵踢著正步走過來,似乎正要進行換班儀式。「穿著制服的男子們真是英俊瀟灑,你說是吧。雖然是舊時代的象徵,但是我真的很喜歡軍人的氣質。制服、紀律......啊~就像你們的蔣介石一樣。」

「ㄜ ......。」我思考著要不要跟老太太提起戒嚴解除之後,蔣家歷史一一揭露,人們的心情跟想法也轉變了。不過我是個不愛讀歷史不愛研究政治的人,如果老太太叫我解釋細節的話,我可講不出來,所以我只是順著老太太的話,禮貌地微笑,點頭。

抵達瓦金基公園了。

我跟著老太太下了公車,走進公園裡,老太太持續介紹著公園,講解現在看到的建築是什麼時期建的,公園哪個角落有宮殿,哪裡有劇場,還有夏日音樂會之類的,像是我的私人導遊一樣。

瓦金基公園真的很漂亮。綠茵茵,讓人很想躺在上頭的草地、灌木叢間叫不出名字的美麗花朵、剛冒出翠綠新芽昭告春天來臨的大大小小樹木、被微風拂起陣陣漣漪的池塘......,我跟老太太在公園裡漫步著,享受眼前的一切。

「你晚上有什麼計畫嗎?」老太太問我。

「現在還沒有任何計畫欸。」我說。

「那我們可以晚上再碰個面,喝杯酒聊天。你覺得如何?」老太太說。「我很想要繼續陪你逛公園,跟你聊天,可是我要到公園的另一頭的商店,那間店很早關,所以我得過去了。不過我還是想要跟你多聊聊,我想要多聽聽台灣的故事。」

「好啊。」我爽快的答應了。反正我極有可能是自己找間餐廳吃飯而已,有個人跟我聊天也不錯。說不定我還可以因此聽到什麼有趣的華沙歷史故事呢。

老太太很開心我答應了她的邀請。老太太不像是個會用手機的人,所以還是現在以傳統方式約好時間地點好了。我心裡想著。並提出在華沙老城區的城堡廣場前方的西吉斯蒙德圓柱 (Sigismund's Column,是個柱狀紀念碑,是華沙的著名地標之一) 碰頭。老太太點頭同意了。

「瓦金基公園裡有幾個宮殿,可以去參觀喔。我帶你去買票吧。」老太太說,並領著我往宮殿售票處前進。

幾分鐘後,我們抵達位於宮殿旁的小小售票處建築,走了進去。我研究一下門票選擇,選定後便跟售票人員說想要的票種,並掏出錢包。

「你可以借我一百元嗎?」老太太突然這樣對我說。 咦? 

雖然歐元是歐盟國家的通用貨幣,不過很多歐洲國家還是繼續用自己的貨幣,波蘭也是這樣。波蘭的貨幣是茲羅提 (zloty),一茲羅提等於兩元多港幣,而老太太跟我要的一百元是一百茲羅提,等於兩百多元港幣,其實不是一筆嚇人的金額。不過,老太太為什麼突然跟我借錢呢? 她這句話真是出現得太突然了,突然到讓我措手不及,而我就像反射動作似的,從錢包掏出一百元茲羅提給老太太了。請收下。這句話也差點反射動作的冒出來。哎呀。

老太太拿了錢,收到她的綠色手提袋中,繼續以淡淡的微笑看著我買完宮殿參觀門票,並跟著我走到售票處外頭。

「那我先走了。晚上七點在西吉斯蒙德圓柱前方件。」老太太說。

我站在原處跟老太太揮手告別,看著她消失在小徑的尾端,我的心中則冒出一個什麼東西,哽在那裡,即使我看到如詩如畫的湖中宮殿,那個哽住的什麼東西,依然無法化開。

 

 

創作者介紹
soa

Sophia & The City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