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我就很喜歡學習語言,所以英文這個科目成為我最喜歡的學科,我可以花很多時間背單字練習文法,一點都不覺得辛苦。我想跟三民主義這種東西比起來,英文有趣多了。不過,即使我的英文成績總是拿高分,大學聯考也靠這科成績來彌補其他分數的不足,但是出國後卻發現,大家說的話我還是聽不懂。正確來說,應該只有聽懂三分的程度,很多時候都是鴨子聽雷,不知道老師說的是什麼,同學開的玩笑是什麼,只能坐在一旁點頭微笑,一邊說著oh yeah, really, hahaha,假裝聽得懂。因為我裝得太像了,所以同學們以為我什麼都懂,完全不知道我們這些外國學生的字彙程度非常低,連掃把抹布釘書機這種日常用品的單字都不懂。不過字彙 (與智慧) 是可以累積的,所以在國外住了許多年,我也終於可以瞭解大部分的菜單,聽得懂外國友人的笑話,甚至進入以英文思考的生活了。

從美國回到亞洲三年了,現在住在香港,一個東西文化強烈交雜的國際城市,而工作的地方是一間國際設計公司,我每天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同事們一起工作、一起玩樂、一起嬉鬧、一起聊八卦、一起罵公司,也就是說,我的英文都用在一些五四三的地方。不過也因為這樣,我說英文的時間比以前住在美國的時候還要多,所以我的英文程度沒有因為住在亞洲而退步,算是一件正面的事吧。

上次回台灣,跟還在念大學的表妹球球碰面。球球陪我去看醫生,趁等掛號的時候拿出一本GRE單字出來念。「這本是你的誒。」她說。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