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我的男人地圖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再見到查爾斯的時候,已經是三個星期以後的事了。

這三星期中,我的生命起了很多變化。這樣說好像我發生了什麼重大事件,閃電結婚了、懷孕了肚子裡有個小生命了,或是捨棄了一切物質社會搬到阿拉斯加荒原去了一樣。我沒跑到阿拉斯加荒原,相反的,我離開了那個讓我任意享受孤獨的半山的家,搬到一個更接近人群的地方。我找到一間喜歡的公寓,所以搬到靠近熱鬧的街市,離繁忙的城市更近的地方了。

我的新家不在電梯大樓內,沒有管理員,也沒有漂亮的入口大堂,而是位在一個唐樓,也就是低層的,得爬樓梯才可以上樓的公寓。這間唐樓位在老街區,附近都是類似的低層建築,還有不少可愛的精品店跟餐廳、咖啡店,環境很不錯,且距離菜市場、超市、地鐵站、電車站都很近,生活機能很好。有點歷史的唐樓,外牆早已斑駁發黃,樓梯間也髒髒舊舊的,垃圾桶、住戶的鞋櫃或雜物都堆放在那裡,偶爾會看到在垃圾桶覓食的小老鼠,還會看到穿著內褲裸著上身從家裡走出來丟垃圾的阿伯,實在稱不上是優質公寓。不過,這樣的樓,卻讓我想起我在紐約的家。同樣的陳舊,同樣的髒亂,但是卻有歷史的痕跡,有生活的氣息,有獨特的個性。若跟每一棟都長得一樣,彷彿沒有臉孔似的大型開發社區比起來,我比較喜歡這個地方。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跟查爾斯一邊牽著手,一邊聊天說笑,花了差不多十分鐘,上坡路走得都開始喘氣了的時候,才抵達我住的地方。

「噢。你住在豪宅大樓?」查爾斯放開我的手,探了探頭,看著撒著明亮光線的大堂,以及上頭鋪設的大理石地磚,還有坐在大堂的尾端,正在打盹的公寓管理員。

「還好啦。我家只是一間小小的開放式套房而已。」我說。有點不好意思的。就像如果別人看到我的穿著打扮,以為我年薪百萬,身上穿著的都是高檔國際名牌,其實我只是身處中產階級的白領,穿的都是常見的平價衣服時的感覺一樣。我只是有品位,知道怎麼挑東西罷了。我知道怎麼從H&M中找到一百元的衣服,然後把它穿得像一千元的一樣。就像我知道怎麼挑公寓。我知道我想要的空間,我想要的裝潢,我在預算之內設下要求,然後努力尋找,所以找到這間似乎很高檔,但是其實只是性價比很高的公寓。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天空呈現某種灰藍色彩,外加厚厚的,好像髒掉的棉花糖似的雲層。不過,即使如此,雨卻一滴都沒落下來。

「太好了,逛街的好時刻!!!」我拉起窗簾,開心的對著還一臉睡眼惺忪的小雨跟玲玲說。她們在香港的這幾天都是撐著傘,提著大包小包的在雨中行走,非常狼狽。在香港的最後一天終於可以輕鬆的觀光了。

我帶著兩個觀光客,在銅鑼灣的巷弄中穿梭著,在精品店中把玩可愛小玩意,或是到服飾店、鞋店任意的試穿,並利用逛街的時間聊天,說著以前認識的誰誰誰是不是還在紐約,或是誰誰誰回到台灣現在在做什麼工作,或是聽我介紹香港的文化、生活、職場、好吃好玩的東西。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夏天的香港,陰雨綿綿,好像有什麼傷心事似的止不住地哭泣,停都停不下來。斷斷續續的雨勢,讓天空、建築、地面都一直濕搭搭滑溜溜的,空氣充滿著高密度的水氣,好沈重,好像快要結成果凍了一樣,我的胸口被這個果凍包圍著,像是沈浸在深海中似的感受到某種壓力,喘不過氣。該買個除溼機了。我心裡想著。家裡的木地板好像開始滲出水滴了的感覺,一直濕濕涼涼的,我也擔心衣櫥裡的那些冬季衣服,會不會發霉腐壞,就像我鬱悶的心情一樣。

「香港的天氣常這樣嗎? 這樣很像台北誒。」小雨手上撐著傘,緊盯著地面,避開不時出現的水窪,一邊問我。

小雨是我住在紐約時認識的台灣朋友,那時常一起去海邊曬太陽,一起去山上滑雪,一起去跳蚤市場尋寶,一起去珍奶店吃台式雞排飯。二零零九年的金融海嘯後,大部份的海外遊子都迴游回家鄉,那時在紐約認識的台灣友人們也是,一個一個的搬回台灣,包含小雨。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好想你。來見我。」科迪的簡訊說。

在夢境中漂浮遊蕩的我,被簡訊的聲音所驚醒,模模糊糊的看著手機上發亮的字體,像是看到大海的遠端出現一個細微的閃爍光點似的,感到懷疑、茫然,以及困惑 。我瞇著眼睛,看著簡訊,過了幾分鐘後才像是好不容易踏到淺水區的泥土般的穩住我的身軀跟我的意識。只不過,這個地面太濕潤太鬆軟,我需要花好大的工夫,花好大的力氣,才可以再度拿起手機,回覆科迪的簡訊。

「我早就睡了,不出門了。你過來吧。」我說。現在的我沒有力氣走動,也沒有力氣在深夜中尋找從未到過的科迪的家。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六下午,我的手機跳出一條簡訊。「你昨天有安全回家嗎?」阿貓傳來的。

阿貓,我有安全回家喔。科迪送我回來的。科迪一邊說著他週末喜歡去爬山你明天要不要一起去,一邊跟著我下計程車跟著我上樓,然後在我家過了一夜。科迪告訴我他見到我的那天就想跟我在一起了,那你呢? 他問我。我沒有回答,只是任由他擁著我吻著我。怎麼能見到某個人幾分鐘就想要跟他在一起? 不需要花點時間做決定嗎? 那是如同雛鳥破殼而出見到第一個物體就認定是母親的求生本能反應,還是把渴求的物體投射成海市蜃樓的期許與欲望? 我在心裡想著。不過我什麼都沒有說,只是任由科迪擁著我吻著我。現在似乎不是思考跟問問題的時候。

我與科迪的夜晚,像是進入某種模糊不清的夢境一樣。我們盡情地擁抱著,親吻著,有時像是夏日的冰淇淋一樣既炎熱又冰涼,有時則是浪濤一般的濕搭黏膩但是隨後消逝,或陣陣襲來。我被科迪緊緊的包覆,在恍惚中睡著,像在繭裡頭,沈穩安靜的睡著。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站在閨房門口,看著寸步難行的空間,傳了簡訊給科迪。

「我在門口。你在哪? 」按下送出鍵,抬起頭,我看到站在離我不到三公尺處的科迪。剛剛怎麼沒看到呢? 科迪側著身子,低著頭,正看著手機。沒兩秒的時間,我的手機螢幕上顯示了科迪傳來的簡訊。

「我過去找你。」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這樣做是對的。」阿貓說。

阿貓是我的同事兼好友。阿貓坐在我旁邊,我們倆每天的談話內容天南地北,有時是繪圖軟體的快捷鍵是什麼,有時是老闆這麼笨連話都不會講到底怎麼當到老闆的,有時是前幾天在街上看到一對情侶男的像巨人一樣然後女朋友好嬌小所以走在旁邊好像哈比人噢。類似這樣。想到什麼講什麼。阿貓有時也會跟我分享他的愛情故事,或是一夜情的故事。雖然我沒有太多愛情故事或是一夜情故事可以跟阿貓分享,不過若遇到什麼跟男人有關的事情,阿貓是我第一個通知的人。所以,星期一一到公司,我就跟阿貓說了科迪的事。

「是嗎? 為什麼?」我問。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前我哥哥結婚,所以我回台灣吃喜酒。婚禮前,我媽從衣櫥中挑出幾件比較有丈母娘味道的洋裝出來,試穿給我看,並叫我給意見。」轉過身來,我繼續對寇特妮說故事。「其中一件是暗紅色的長洋裝,我媽覺得她穿起來老氣,我就說,那等我結婚再穿啊。我四十六歲結婚,那時你已經很老了,穿這個老氣洋裝剛剛好。」

「 那你媽怎麼說?」寇特妮說。

「 我媽說,也對。然後就把那件老氣洋裝掛回衣櫥裡了。」我說,並張開嘴巴哈哈大笑,嘴裡的銀色補牙被看得一清二楚。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好像是個孤僻的人齁。有時我會這樣想。

什麼時候變成這樣子的呢? 在美國唸書跟工作的時候,我常跟台灣朋友混在一起,假日總是排得滿滿的,可愛咖啡店的早午餐、周末的跳蚤市場、藝廊美術館的展覽、夏日的海灘衝浪、冬天的雪山滑雪,除此之外,我們也常到台味十足的珍奶店吃雞排喝奶茶,或是到誰家煮火鍋吃台菜,那時候的我,好像沒出門、沒跟朋友在一起就不行,宅在家裡的日子只屬於上班日的晚上。

好像從某個時間點開始,我厭煩起跟台灣友人相處的時間。明確一點,應該是說厭煩「某些」台灣友人。對我來說,交朋友是這樣的。遇到聊得來的就常在一起,聊不來的就少見面,跟喜歡的東西常吃不喜歡就不要吃一樣。可是,在國外,好像大家都有一種「我們都是同一個國家來的,所以應該要容忍個性上的差異,無條件地接納對方,反正大家在一起吃喝玩樂開心就好了」的心態。我不了解為什麼人在異鄉就得接受不喜歡的東西。身邊有不少個性溫和善良,腦袋聰明又有趣,有正面影響的「正面人」。花言巧語,只想從別人身上得取利益,滿嘴虛假的「負面人」也不少。為什麼要跟負面人當朋友呢? 如果我們現在在台灣而不是在國外的話,還會跟他是朋友嗎? 當我提出這問題時,友人大多給我不置可否的表情,從不正面回答。大家都只想當好人,所以不想指出房間裡的大象,寧可被象腿踩到,也要擠出笑容說我好開心喔。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側躺著的我睜開眼睛,看著枕在脖子下的那隻手臂。現在幾點了? 手機不知丟哪去了,臥室又沒有時鐘,所以我只能瞪著前方,看著陽光透過百葉窗灑進來,那隻手臂上的細毛在陽光下發出細微的光芒,好像秋天草原中的芒草般。現在大概早上七八點吧,我想。

身後的男子發出細微的呼吸聲,呼......呼......呼......悶悶的聲音伴隨著濕濕的氣息,我的後腦勺也跟著發熱起來,頭髮像是受潮的紙張一樣貼著我的脖子,好不舒服。我試圖調整姿勢,可是我的床太小了,除非把那男人踢到床下,不然我怎麼樣都不可能呈大字型躺著,好好的伸展僵硬的身軀。最後,我只有把頭往前挪了一吋,讓自己與身後的男人的距離多了一吋,再度閉上了眼睛。

那男人的名字叫做金。應該是吧。我幾個小時前才認識他而以。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還記得兩年前,站在維多利亞港邊吹着海風,看著IFC噴灑出可以照亮夜空但是沒有持續太久的煙火,與友人在十二點整的時刻用力擁抱說著新年快樂笑得嘴巴好酸的時候。2012結束了, 天空沒有火球海港沒出現海嘯,傳說中的末日沒有到來,我們的日子依然繼續。

2013年,我決定寫個新的長篇故事。故事寫了一會兒就中斷了。我的2013年有好多起了頭卻中斷的故事,藉口是工作太忙碌,旅遊太頻繁,身體太疲憊,心情太浮亂,就這樣,電腦裡,心裡,存著那些偶爾想起會喊著哎呀應該要繼續寫的東西,卻一直繼續告訴自己工作太忙碌,旅遊太頻繁,身體太疲憊,心情太浮亂。這一拖,一年就過了。

2014年了。我決定把沒寫完的小系列寫完,以及繼續寫這個長篇故事。雖然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才可以寫完,也不知道最後會寫多少,不過如果發佈了,至少會有某種動力會讓我繼續寫下去吧。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