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The Office-進行式 (5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在各大媒體中出現的漸凍人冰桶挑戰,讓我想起了幾年前,當我還在那個三個英文字縮寫的國際公司工作時所發生的事。(忘記這個好像上輩子發生的故事的人,請溫習辦公室系列之「The Office-你和我和他和她」)

那是剛剛改朝換代的時候。湯大大家族跑路了,珊姐也逃了,然後方大大接手了香港辦公室,還順帶裁掉好多人,清理門戶。那個時候,傳聞滿天飛,誰想走,誰有被裁掉的危機......,大家一邊慶幸湯大大惡魔家族的離去,卻又得張大眼睛,注意任何風吹草動。

我聽說捷特也想走。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又到了這個時候了。年終晚會。今年的年終晚會不像去年有強烈的主題 (大家記得我們去年扮成印度人嗎?),而是弄了個很無趣的「ECO環保」當作題目。

AD_01.jpg

「爛透了。」真先生碎碎念。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還不到萬聖節,我卻出現在石板街的道具服店,翻看著一件一件女高校生制服,皺著眉頭猶豫不決。

GP_01.jpg GP_02.jpg

今年一月的時候,公司發佈了辦公室將從港島的上環區搬到新界的沙田的震撼消息 (請按此)。接下來,每一陣子我們便從各種管道聽到搬家的細節消息,比如搬家的日期、搬家公司的名字、新公司的樓層、每一個團隊的座位區域.....。即將離開擁有絕佳海景的辦公室,通車時可能耗費的體力,對於新辦公室的好奇,一切的一切都讓我們充滿莫名的矛盾情緒。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我的那些男生朋友們,一個一個結婚,也一個一個有小baby了。」小克一邊啜著冒著熱氣的皮蛋瘦肉粥,一邊自言自語似的說。小克去除我們這群朋友,女朋友跟女朋友的朋友之外,還有一群常一起踢足球的哥兒們,也就是他現在提起的男生朋友們。

同桌一起吃飯的的人有我、小佩、山迪跟索妮。我們一邊吃著各自點的東西,一邊聽小克說。雖然我跟小佩都換工作,不在原辦公室工作,可是我們跟之前的同事們還是常見面,天氣好時會買三明治到維多利雅港邊野餐,像今天這種細雨綿綿的陰霾天氣,則選擇到西港城附近的熟食市場裡吃飯,並像往常一樣天南地北的聊著。

「然後他們就問我,什麼時候輪到你要結婚啊?」小克繼續說。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星期四的早上,我比平日早起,不過卻不是要去客戶辦公室開會,而是在中環的三號碼頭與小克他們集合,前往愉景灣。我們這群人早上翹班,正準備到愉景灣去參加史提的婚禮。

雖然年過三十但是卻好像才剛大學畢業般的非常不社會化,即使不覺得自己在搞笑但是其實很好笑然後被我們取笑的史提,今天要結婚了,結婚的對象是以前曾在我們公司上班的琳娜。琳娜當時才剛從研究所畢業,生澀害羞的表情遮掩不住美麗的臉龐,所以吸引了不少辦公室男生的注意,包含史提。當時坐在琳娜後頭,可以看到她背影的史提,好像著了迷一樣,無時無刻盯著她,琳娜只要一起身,史提就會像向日葵一樣頭跟著琳娜走動的方向而移動,琳娜如果離開辦公室,史提也像失去陽光一樣垂頭喪氣。暗戀的日子過了幾個月,史提開始發動攻擊,約琳娜出去。

「史提很像跟蹤狂,會鍥而不捨的追問琳娜要不要出去。」小克回憶起當時的狀況。那是大約三年前的事吧。小克開始模仿當時史提與琳娜之間的對話。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克要離開了。

大克來自澳洲墨爾本,到倫敦工作居住多年後,本想要回澳洲的,結果轉機時經過香港,愛上了這個小島 (以及這小島裡的男人),所以改變計劃,決定住在香港。這一住就是七年。在這七年當中,大克換了一次工作,搬家無數次,男朋友呢.....就我所知的只有小奇一人啦 (小奇之前有幾個我就不清楚了)。大克跟小奇養了一隻狗狗,是隻名叫小蜘蛛的法國鬥牛犬,據說本來脾氣很暴躁,不過經過大克小奇的溫柔教導後,變成一隻偶爾會發脾氣但是大部份時間都很溫馴的可愛狗狗。

大克在我之前工作的三個英文字縮寫的國際設計公司呆了五年,五年間曾因為想去念博士班,外加不爽老板白目而辭職。不過他後來發現香港沒有他想要念的科目,而一直待在家裡打電動也挺無聊的,所以大克又回原公司工作了。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拎著長長的Sari裙襬,踩著高跟涼鞋,走在蘇活區的士丹頓街,來到我們平常常去的小酒吧。還沒走到店門口,我就看到小克、大克、馬屎站在街上,一邊喝啤酒一邊說笑,似乎完全沒發現我正走近他們。

「唷。」我在他們面前站定,打了招呼。三人同時轉過頭來,瞪著我。

「What the Fuck,什麼鬼東西? 」馬屎大聲地說。小克則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好像很想要說什麼,花了好大的力氣才壓抑下來的感覺。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更衣室並不像我想象的那樣跟教室一樣大,裡面有掛滿亮片小禮服的衣櫥、好像貴妃椅的沙發,或是放滿粉絲送來的鮮花以及愛的小紙條之類的。小小的更衣室不到2坪,沒有沙發但是有廁所,還有鏡子周圍裝了無數白燈泡的梳妝台,這一點倒是很有後台更衣室的感覺。不過燈開起來超熱的,會一直冒汗毀掉新化的妝,所以我沒開。

我先幫自己把Sari穿好,接下來一個一個幫其他女生穿。穿好Sari後,又繼續幫大家戴首飾,在頭上掛珠寶之類的,好像造型師。我沒有轉行真是太可惜了。

幫所有人都打扮好了,我才坐到梳妝台前幫自己化妝。平常上班時我總是穿著簡單,大多是長版上衣加內搭褲,以舒服為主。現在的我很少戴隱形眼鏡,大多戴眼鏡出門,所以我的妝都畫得很簡單(眼妝不用太濃,睫毛也不刷,避免捲翹的睫毛刷到眼鏡鏡片),以不要看起來太憔悴為原則。至於耳環等首飾我也很少戴,因為覺得耳環會跟眼鏡卡在一起,而項鍊手鐲容易打到工作桌,所以更是免了。也就是說,我成功打造了認真工作不在乎外表的形象。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這一天到了。

今天早上我提著好大一個包包到公司,裡面裝了要換的衣服、化妝品、一堆首飾(我多帶了很多,可以借給需要的人),自以為是外拍Model一樣。到公司後,我向大家分享了昨天晚上自己在家裡纏Sari的心得(其實不難,我自己可以搞定,不需要別人幫忙),而妙妙把昨天錄的影片放到公司的伺服器上分享給大家,所以早上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反覆看影片。

除此之外,真先生還把大家叫到會議室去練舞。是的,最後真先生決定還是叫大家上台去,所以我們這些女生要當印度舞孃了,都得在台上扭腰擺臀。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昨天回家拿我的首飾試一下,發現放在額頭就可以展現印度女生的貴氣風,還不錯誒。」我說。聽我說話的對象並不是我的姐妹掏,而是真先生。我們這一組的女生多半打扮樸素,而能聽我傾訴如何打扮的人,大概只有真先生了。

「我找到一個鑲鑽手環,想要褂在鼻子上,就是那種從鼻子旁連到耳朵邊的褂法。」我在臉旁邊比劃着,解釋那個好像牛環一樣的裝飾法。「耳朵邊可以用髮夾夾住,那鼻子旁邊要怎辦? 用雙面膠粘得住嗎?」

「雙面膠承受不了手環的重量,會掉下來。」盧卡斯說。波蘭人盧卡斯與敗犬女王中的男主角同名,不過他不愛熟女,而是跟真先生一樣愛男生。通常GAY都很重視外表,很會打扮,所以盧卡斯理所當然的加入了這個話題。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亞州人 (或說是台灣人、香港人) 的尾牙很愛搞成主題趴,我們公司也不例外。今年的主題是Odyssey,科幻片愛好者應該會立刻聯想到「2001: A Space Odyssey」這部片,而Odyssey的意思就是「漫長的旅程」。荷馬所寫的史詩「奧德賽」也是這個字。

主題是旅程,所以公司要求大家想象在旅程中可能遇到的世界各地的人,依此裝扮自己。

「所以我們要穿什麼?」我晃到真先生的座位旁問。我是那種知道朋友要結婚,就從半年前開始找小禮服的人,公司尾牙應該就跟吃喜酒差不多吧,我也得提早準備才行。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蘇菲亞,你會跳舞嗎?」真先生不知道何時站在我身後,用着好像其實也不是很在意我有沒有聽到的音量問我。

我轉過頭來,看了真先生一眼,又轉回來,繼續看我的臉書頁面上的朋友照片,一邊回話。「看你是指哪種舞啊。」舞有好多種,國標舞、街舞、爵士舞、土風舞.....百百種,我最擅長的是在夜店裡隨便搖一下屁股代表自己有融入環境的那種舞,反正夜店通常燈光昏暗,裡頭的弟弟們似乎也不在意到底女生的舞步如何,臉長的正身材好就可以了,其他什麼都不在意。阿離題了,所以真先生你指的是哪種舞?

「我們尾牙的時候有樂團表演,表演兩首歌後有個壓軸,要表演江南Style,需要在後頭伴舞的人。」真先生說。真先生是菲律賓人,多才多藝的他與辦公室的其他菲律賓弟弟組了一個搖滾樂團,會唱槍與玫瑰等經典搖滾樂,女神卡卡之類的流行歌曲也會。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家到會議室去,我們要開個臨時的大組會議。」螢幕上跳出一封郵件,發信人是助理琳娜。看到信件後,我站起身,拿著手機跟水杯,走到大會議室去,坐在查理的旁邊。查理是菲律賓人,黑黑胖胖的他總是穿著筆挺的襯衫跟西裝褲,是個個性溫和,說話也很有禮貌的乖巧弟弟。

「你有聽說嗎? 早上大家都在討論這件事。」查理說。

「什麼事?」我說。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你的新年假期過的如何啊?」走進酒吧後,我點了一杯馬西多,拉了吧檯椅坐下來,對著小克說。新年假期時很多外國人都回鄉過節,小克也不例外,他回英國探望家人兩星期,所以我好一陣子沒跟他聊天了。

「還可以啊,就是跟家人聚會,還有去找一些老朋友敘敘舊而以,沒啥新鮮的。」小克意興闌珊的說,好像還有時差似的呈現疲累感。他繼續說,「我那些朋友大多已經結婚有小孩了,所以我到他們家就要陪小孩看卡通。你知道那些卡通有多白癡嗎? 是那種看了會讓你智力倒退到嬰兒時期那種。」

「那本來就是要給小嬰兒小朋友看的啊,你是要多有智慧。」我說。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聖誕節快到了,大街小巷百貨商場都擺上各式各樣的裝飾,五彩繽紛的聖誕樹加上亮麗的燈飾掛飾,佳節氣氛非常濃厚。我們公司也不例外的擺了聖誕樹。不過身為設計公司,如果只是從外頭買一顆樹來擺就太遜了,所以呢,就自己設計吧!!!

公司舉辦了聖誕樹設計競賽,採自由報名方式,而因為我們是個提倡綠設計、環保至上的設計公司,所以鼓勵聖誕樹的材料用辦公室裡的東西製成。現在就讓我們看看辦公室中出現的創意聖誕樹吧。首先,現在看到的這棵樹放在公司大門附近,彩色的聖誕樹非常俏皮可愛,其中每一個組件都是用厚厚的海報紙摺成的,雖然費了不少功夫,效果卻非常不錯呢。不過這個聖誕樹的外型較傳統,創意上有點小打折。

XT_03 XT_04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換了新工作,這個辦公室有沒有故事可以講呢? 現在還看不太出來,不過就說說最近辦公室辦的活動吧。

今年的萬聖節落在星期三,公司很應景的辦了萬聖節Happy Hour,辦公室內掛起骷顱頭、蜘蛛網等相關裝飾,雖然不是很恐怖,不過公司也算有用心,而我也沒有作什麼萬聖節的打扮 (才剛加入這間公司,先隱藏本性比較好),只是想隨興的吃吃免費食物,喝免費酒,所以就不苛求啦。

HO_01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連續到海南出差三星期,住在旅館房間的時間比呆在我的香港公寓的時間還要多。出差時雖然有機會住高級度假酒店,不過因為班機時間的問題,我們常搭不到香港飛海南的航班,只得花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到深圳,從那裡飛。抵達海南的時間多半是晚上十點十一點了,再花一個小時到酒店,Check-in,等我真正到房間,洗完澡準備要睡覺的時候,時間已經將近或是超過午夜了。去除晚睡外,我還要早起,因為老闆想要一早就去見客戶,一早就去開會,一早就去看基地,所以我們得六點多起床,吃早餐,Check out,再花一個小時的車程到客戶辦公室,進行馬拉松式的會議。

如果沒有出差,呆在香港的時候,我則要跟團隊一起加班趕設計,依然不能好好休息。沒多久時間,我病了。一開始是我的眼睛。出差的時候我總是長時間帶隱形眼鏡,外加飛機內的乾燥空氣,我的眼睛開始發紅充滿血絲,癢痛感也出來了。除此之外,我的視線也很模糊,好像每天都沒睡醒似的,進入霧裡看花的世界。接著,頭痛、喉嚨癢、肚子不舒服這些有的沒的症狀不時冒出來,讓我覺得全身都不對勁,心情也開始煩躁起來。

就在我已經決定再也不要出差,不想危害自身健康的時候,捷特告訴我,隔幾天我們需要到北京去,向客戶的大老闆簡報。就這樣,我又坐上飛機,來到前一天才下了五十年從未出現的強烈暴雨的北京。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邊跟大家打招呼,一邊拉開餐桌椅坐下來。「天啊,這裡怎這麼熱!!!」我擦着額頭的汗水因為要跟客開會,所以我跟同事昨晚從香港飛到海南三亞,住在喜來登度假酒店,現在正準備一起吃早餐。

「昨天睡得怎樣?」捷特客套地問。

「不怎樣啊。」我著眉頭,一點都不客氣地說。「我們到旅館的時候不是已經很晚了嗎? 所以我洗完澡就去睡了。結果咧,躺下沒多久,有一隻蚊子出現了。嗡嗡嗡嗡嗡,一直在我耳邊繞啊繞的,之後我的手臂就被咬了。我好累,根本不想爬起來打蚊子 (因為我也打不到),所以想你吃飽一點,吃完趕緊離開吧。結果,它在房間晃了很久,也吵了我好久嗡嗡聲沒停過,好不容易走了或是我陷入半昏迷所以沒聽到,被叮的手臂開始癢起來,我只好一直抓一直抓一直抓。就這樣,整晚沒睡好。」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帕文丟了工作,女朋友也在這時甩了他,黑暗降臨在帕文的世界,而帕文也苦著一張臉,無奈的用倫敦腔英文說「 It's all right. Mate. It's all right.(沒問題的兄弟。沒問題的啦)」

「帕文最近怎樣? 他還好吧。」我偶爾會問小克帕文的近況。小克在香港最好的男性友人是大克,帕文的出現讓他多了個可以一起出去玩的兄弟,所以兩人常碰面,會一起出去喝酒鬼混。

「帕文是那種可以很快陷入一段感情,但也可以很快走出來的那種人。所以不用擔心。而且,他沒閒著,」小克意有所指地說。據小克說,帕文現在正在派對模式,每天晚上都跟朋友出去喝酒,認識不同的女孩子,艷福不淺,早就把亞娜拋到腦後了。我想起亞娜面色凝重地跟我說她跟帕文分手,希望帕文能很快忘掉她,不要一直說什麼要跟她當朋友,保持聯絡之類的。我想亞娜多慮了。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想要來介紹帕文這個人。

認識帕文是2011年的十月左右,那時他從倫敦搬到香港,開始在我們公司的建築部工作。有著黝黑皮膚的帕文總是戴著細框眼鏡,穿著開襟羊毛衫,一邊微笑一邊撥著前額的捲髮走進會議室,這樣的畫面引起了我的注意。

「公司最近來了新男生,長得還蠻帥的。不過我搞不清楚他的種族,可能是英國來的黑人吧。」我跟朋友說。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