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玩在歐洲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故事是這樣的。

前往歐洲之前,盧卡斯曾幫我排了華沙觀光行程。「你可以先到瓦金基公園 (Lazienki Park),那是皇家浴場,也就是皇室的後花園的意思。你可以在公園逛逛,然後公園的北邊有個美術館,可以在那邊的咖啡廳吃飯看風景。吃完飯再沿著外面那條大馬路往北走,途中會經過國家博物館,然後你會看到棕梠樹,接著街道就會變成很多商店跟咖啡店的路段,可以逛街。」盧卡斯指著Google Map,以導航的方式一個畫面一個畫面的交代看到的風景。

「打斷一下。棕梠樹? 這東西有啥好提的,幹嘛特別講? 」我說。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以,」瑪莎停頓了一下,眨著洋娃娃般的大眼睛,睫毛像是漂亮的羽毛扇似的刷啊刷的,然後問我,「你對華沙的感覺是什麼?」

「欸.....」我停頓了一下,思考要怎麼回答瑪莎的問題。老實說,華沙對我來說一直只是電影中出現的地名,而在電影中,她總是灰灰暗暗的,不管建築或是人都是,所以我總以為華沙是個窮苦髒亂的東歐共產城市,也壓根沒想過要來這裡觀光,所以要我說什麼我早聽過華沙的盛名,期待已久,果然不負所望之類的台詞,有點困難。可是,我總不能這樣回答瑪莎吧。

那麼,為什麼我現在會出現在華沙呢? 唉唷,還不是因為盧卡斯的關係。盧卡斯是我的同事,波蘭華沙人,已經在香港居住及工作超過十年了。金髮碧眼的盧卡斯,總是穿著硬挺俐落的白襯衫,總是帶著微笑,所以在我們的辦公室有王子之稱。我想是因為我們的主管常號稱自己是女王,所以長相帥氣的盧卡斯順理成章的成為王子。那麼,我是不是也可以順理成章的成為蘇菲雅公主了呢? 哈!  離題了。現在是要討論華沙,以及我對華沙的感覺,不是要爭取公主稱號。總之,因為常跟盧卡斯一起工作,也常一起打屁的關係,所以我從盧卡斯那聽了不少波蘭或是華沙的故事,他也會沒事轉寄宣揚波蘭風光明媚的影片給我看,才引起我對波蘭的興趣。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天因為出差,我需要坐廣九城際火車,從香港到廣州市開會。早上六點多起床,七點跟公司同事Chris會合,去中環搭地鐵到尖沙嘴,再從尖沙嘴出站走到尖東站,再坐港鐵到紅勘站,就到城際火車站了。從這邊可以坐火車兩小時的車程直達廣州市。

好久沒這麼早起床,我跟Chris兩人睡眼惺忪的坐著地鐵,互相提醒對方不要睡著,並試圖在頭腦不清醒的狀態下找到換車地點。我們必須撐著等到上了城際火車再好好補眠。一坐上城際火車的頭等艙寬敞座位時,我笑了起來。這位子讓我想起歐洲之星的車廂。

我想起2008年在義大利旅行時的搭火車經驗。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