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若超過三天,便很容易忘記今天是幾號,以及今天是星期幾。不需要上班的話,就不需要數著日子,倒數週末的來臨。是吧。所以,旅行的時候,我大多只記得今天是旅行的第幾天,我昨天看了什麼,我今天要到哪去,還有明天是否要早起。不過,我倒是沒忘記今天是除夕。會記得日子,是因為昨天才搭了飛機,機票上有日期,所以12月30日這日子印在我腦袋裡了。隔天是12月31日,這一點我知道,不過正在吳哥遺跡中觀光、欣賞精雕細琢的寺廟、感受著前所未見的景色的我,對於12月31日是除夕,馬上要過新年了,感受卻非常的低。畢竟在這種場景,要與歡欣鼓舞人潮洶湧還可以看到煙火的新曆年除夕夜做連結,真的有點困難。

直到看完了巴肯山的日落,結束一整天的觀光行程,要返回暹粒市區,結果竟然塞車動彈不得的時候,我才強烈地意識到除夕來臨這件事。「為了慶祝新年,市區封街了,所以就塞車了。」司機金林把嘟嘟車停在煙塵滾滾的馬路旁,轉過頭來跟我說。非常無奈的樣子。金林試著在加油站停留一下,想稍稍等待車潮過去,但又按耐不住,繼續上路。他也曾試過繞個路,走到某個路況不是很好的泥土路上,以此繞過阻塞的道路。好不容易,我們回到市區了。但是也卡在河邊的某個角落,動彈不得了。

VT07N_01.jpg

本應該持續行駛的車子,一台接著一台的沿著河濱道路緩緩移動,讓河岸變成亮晶晶的光帶。從對岸欣賞時很漂亮,但是若是卡在這光帶中,就沒有欣賞的心情了。

「你的旅館就在對面而已。我們下車用走的好了。」金林把嘟嘟車隨意停在路邊,然後帶我在擠滿車子擠滿人的道路間鑽動。用步行的果然快多了。沒幾分鐘的時間,我就回到旅館了。金林跟我約好明天見面的時間,便與我道別,然後消失在車陣中。

回到旅館,花了一點時間洗淨沾了一身的灰塵跟髒污,我擦乾身體吹乾頭髮,換上適合夜晚的城市的薄罩衫跟短褲,先到旅館的餐廳吃了燭光晚餐 (請按此),然後散步到河對岸的市中心去。過新年嘛,好像應該要熱鬧點才對。所以我決定到酒吧街看看。可能找一間適合的酒吧坐下來,喝個雞尾酒,並一邊看街上的人。說不定,在這過程中,會遇到什麼人對我微笑,過來跟我聊天,我們可以交換旅行的故事,聽聽彼此的人生。這樣應該很不錯。

一走過河岸,我經過一個好像是旅館的地方。旅館前廣場有DJ在某個角落放音樂,還有好多人隨著音樂擺動身體,或是任意歡笑。這裡變成露天舞廳了。

VT07N_02.jpg

隨著酒吧街的靠近,街上的人潮也越來越多。 

VT07N_03.jpg

連小魚去角質池邊都擠滿了人。

VT07N_04.jpg

然後,我走到了酒吧街,看到了不可置信的景象。

才晚上十點而已,暹粒酒吧街卻已經塞滿了人群。我看不到地面,不知道哪裡是人行道哪裡是車道,只能看到一個接一個的人頭,一個蹭一個的肩膀,還有嘈雜的歡笑聲從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蹦出來,並看到遠方正在噴灑不知道什麼東西,白白的,好像太白粉似的。是什麼當地的新年慶祝粉末嗎? 

VT07N_05.jpg 

VT07N_06.jpg

我決定鑽到人群裡頭瞧瞧。都到這裡了,就進去看有沒有什麼好玩的吧。或是至少穿過人群,把酒吧街走一回也好。

不過,才走進人群中沒多久,我馬上發現剛剛看到的白色粉末是什麼了。那根本不是粉末,是啤酒啦。狂歡的人潮興奮地把啤酒用力地搖晃,然後用力地噴灑,像是開香檳似的把啤酒倒到身邊的朋友上,或是前方路過的陌生人身上。雖然離噴灑區有一點距離,但是我還是被噴到了。哎喲,我剛洗完澡,剛洗完頭髮誒。我可不想要啤酒漬留在我身上,留在我的髮根,然後發出莫名其妙的氣味。我決定離開。以這樣的擁擠程度,似乎很難毫髮無傷的穿過人潮到街的另一頭,所以我放棄了。

還是去找個離酒吧街有一點距離的地方,喝個稍微安靜的雞尾酒好了。

之前安排行程時,我把除夕跟新年排在暹粒,本來是想要一個安靜一點的,不太瘋狂的新年。沒想到,這個有著千年古蹟的老城鎮,卻有著比擬香港蘭桂坊的瘋狂跨年夜。

VT07N_07.jpg

VT07N_08.jpg  

摸著被啤酒沾溼的頭髮,擦著不小心踩到什麼液體的雙腳,我花了好大力氣,才離開擁擠喧鬧的酒吧街,進入與他緊鄰的街道。這裡雖然也有很多人,但是至少沒那麼瘋狂,那麼擁擠。

這時候,我看到位在一旁的按摩店,決定進去做個腳底按摩。雖然不確定這間店的品質,不過今天在吳哥遺跡公園走了一整天,走了大概有十幾公里,爬了好幾百公尺,雙腳早已痠痛無比,正需要好好的按摩,所以我便走進這間按摩店。忘記按摩店叫什麼名字了,只記得他在小魚去角質水池旁,店招牌還寫著正宗按摩,以及一堆日本字,一副這是日本式按摩店的樣子。

按磨店裡頭有一整排的按摩椅,不過一個客人都沒有。大家都在外面狂歡喝酒了嗎? 我坐下來沒多久,也有幾個韓國觀光客走進來,坐在我身邊做腳底按摩。 

VT07N_10.jpg

坐在按摩椅上,我看著前方牆壁上的塗鴉。那是曾經到此的旅客所留下來的留言。這裡似乎是個很受歡迎的按摩店的樣子。 

VT07N_11.jpg  

不過,一開始按摩沒幾分鐘,我便發現我做了錯誤的決定了。

幫我按摩的按摩師,即使我一直告訴她我需要強一點的力道,卻忽視我的要求,並持續不耐煩的在我的腿上重複的抹著乳液。為什麼要一直重複塗乳液? 我想要的是有力道的按摩,可以消去痠痛的按摩啊。如果要擦乳液的話,我自己擦就好啦。按摩師持續的抹乳液,並不時分心的看著外頭的人潮,或是跟一旁的按摩師聊天,然後一邊像是做假動作似的在我腿上按壓。

我瞪著牆壁上稱讚這間按摩店的留言,覺得好諷刺。那些五彩繽紛的留言,也像是說著哈哈哈被我騙了齁似的,正對著我發出竊笑聲。

這時候,坐在我旁邊的韓國大叔拿起手機,開始放影片看。沒有戴耳機,而是讓影片的聲音直接在按摩室中放送出來。我轉過身,瞪了他一眼。這時候的我已經被不負責任的按摩師搞得心情不好了,還有沒公德心的路人在旁邊製造噪音? 韓國大叔的友人看到我的怨恨眼神,低聲跟大叔說了什麼,大叔才把音量調低。

結束了讓人很不滿足的按摩,走出按摩店的時候,我看到幾個正推門進來的觀光客。「不要進來。這是一間黑店。按了不會讓你消除疲勞,只會讓你心情不爽。」我在心裡喊著。不過最終我什麼都沒說,只是默默的離開按摩店。

我想,這樣的店家只能在觀光區生存吧。到這裡的客人只是逗留幾天隨即離開的旅客,所以即使他們不喜歡這間店,接下來還是會有搞不清楚狀況的觀光客進來,所以他會持續有生意,他會持續提供低品質的服務。即使這樣的店家會讓人對這個城市產生反感,對這裡的觀光品質留下不好的印象,他們也不在乎。 唉。

街上的人潮變多了。連剛剛經過的,沒有很多人的小酒吧也都坐滿了人。我放棄找酒吧喝酒的計劃,決定回旅館去。今天四點多就起床了,我看了小吳哥的日出,還看了好幾個大圈的遺跡景點,一直逛到天黑了才回到旅館。這之中,我完全沒有眯上眼睛小憩,可是卻不覺得疲勞想睡。大概是看到新景點的興奮感讓我的腎上腺素分泌的關係吧。而現在,腎上腺素用光了,睡意跟疲勞突然湧上,我只想要趕緊躺到床上,攤平身體,舒展雙手雙腳,進入夢鄉。

躺在床上,身體逐漸失去重量,意識即將飄忽到什麼地方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這好像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一個人跨年誒。不過好像去除說出這句話讓它變成一個句子之外,這件事沒有太大的意義。就像我去樓下的菜市場買菜一樣,沒有讓麼沈重或是輕盈的,只是像呼吸一樣自然產生的動作。

遠方傳來的陣陣煙火聲,告訴我新年到了。2015年來臨,而我在暹粒的旅館,緩緩進入夢鄉。

--------------------------------------------------------------------------------------------------------------------------------------------

2014越南胡志明市&柬埔寨吳哥之旅 (請按以下標題)

越南胡志明市

   
DAY1 DAY2 DAY3
DAY4 DAY5 DAY6

柬埔寨吳哥

   
DAY6 DAY7 DAY8
DAY9 DAY10  
 

-------------------------------------------------------------------------------------------------------------------------------------------- 

s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